【今天我当班】长铁便衣民警李金辉:天下无贼是我们的“终极目标”

2019-02-13 17:11:40 红网

春节后的第2个工作日清晨,长沙火车站笼罩在雾霭中。

“双手插袋,黑色羽绒服和蓝色牛仔裤。”民警李金辉着便装在出站口附近巡视。

火车站边上的一家餐厅里,李金辉默默观察着周遭的一切。

李金辉在售票处门口,佯装成一名正在等人的旅客。

偶遇因车票实名制而“失业”的“黄牛”,得知对方即将赴外地打工。

候车室内,李金辉四处巡视,无暇顾及上方的列车始达信息屏。

如今,民警们日常面对的大都是问路、忘带身份证的旅客。

  时刻新闻记者 张易 长沙报道

  “走!出去转一圈。”2月12日,李金辉一天的工作如往常一样开始了。36岁的李金辉是长沙铁路公安处长沙站派出所治安刑侦大队大队长,负责全所的治安和刑侦工作。

  上午9点,记者跟随李金辉,记录下反扒民警的真实工作状态。

  每天都在“角色扮演” 反扒需要吃点苦头

  春节后第2个工作日的早晨,长沙火车站还笼罩在晨雾里,李金辉搓了搓手,向几位同事叮嘱了几句,便朝火车站进站口走去。

  “快餐店里顾客身旁的行李、桌面上摆放的手机、形迹可疑的人员,这些都要特别注意,”李金辉介绍,作为反扒民警,视线必须集中在取票机、进站口等一些人流密集的地方,“还有一些戴耳机的旅客,显眼的耳机线其实就是在告诉小偷手机的位置。”

  “帽子、墨镜、口罩,是我们的必备物品,因为好多老扒手都认识反扒民警了,”李金辉说,“暗中观察”是反扒的第一课,抓贼要有一定的追踪技术,同时要具备一些乔装本领,避免被发现,“几乎每天都在这里角色扮演各式各样的旅客”。

  说着说着,李金辉在售票处停下脚步,缓缓地点燃一支香烟,佯装成正在等人的旅客。

  “那个是扒手。”没过几分钟,李金辉便发现了目标。按照他的指点,记者看到一名男子总是盯着打电话的路人,不时会瞄向放手机的口袋。

  然而扒手始终没有找到下手的机会,在取票处转悠了30分钟左右便离开了。

  “像这样折腾几十分钟没有收获根本不算什么。” 李金辉说,今年元旦的时候,所里的一位民警跟着扒手从车站东头跟到西头,又从西头跟到东头,来来回回一直跟了4个多小时,可最后还是没能抓现行。

  “反扒其实没什么技巧,就是要吃些苦头罢了。”李金辉收起了刚刚看到扒手时的尖锐目光。谈起春节前,一次连续蹲守7个晚上抓扒手的经历。

  缺席的12个春节 寄托着3000多公里的思念

  今年1月6日,有旅客报案,称其手机被盗。经查,实施犯罪的是一名绰号为“小老鹰”的惯犯,该犯罪嫌疑人从小在长沙长大,对火车站周边比较熟悉,常年在此以扒窃他人财物为生。在民警对“小老鹰”的行径轨迹进行研判后,李金辉和他的同事便开始了漫长的蹲守,终于在第7个晚上,成功将其抓获。

  “我们工作性质是这样,必须坚守岗位,旅客的人身财产安全才会有保障。”春节,是火车站派出所民警们工作最繁忙的时候。自2006年来到长沙,李金辉已经有12年没能回东北老家过年。

  “谁不想回家啊……”李金辉坦言,虽然父母嘴上没说什么,但他能体会,爸妈看见别人家孩子过年回家团圆时内心的感受。

  “从长沙坐火车到哈尔滨要27个小时,回老家鸡西还9个小时,往返一趟要花费四五天时间。”候车大厅内的列车始达屏幕,聚集了无数远行者的目光,乔装成旅客的李金辉却无暇顾及他头顶上的“Z236”——那列开往哈尔滨,跨越3000多公里、通往家的方向的列车。

  “今年除夕那晚,真是恨不得马上飞到爸妈身边。”李金辉在候车室内四处巡视,目光在一对年迈夫妇身上停留。

  “站内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安全,很多记录在案的犯罪分子是无法通过安检的。”李金辉介绍,这些年,辖区内的治安状况不断改善,“以前,每天光报警就有四五十起,如今,通过天网、实名制等信息化建设的有效防控,报警率大幅下降。”

  “一天没有收获会不会失落?”“抓住小偷固然兴奋,但抓贼不是目的,没有小偷、没人失窃才是我们的‘终极目标’。”李金辉笑答,逼得贼不敢伸手,让他们每次空手而回,这个效果同样令人高兴。

  如今,李金辉他们面对的大都是问路、忘带身份证的旅客。“每次帮助他们后,得到的哪怕只是一句简单的谢谢,都觉得特别欣慰,觉得自己的这份工作、这份事业——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