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头条·千里追逃】挪用公款还赌债,潜逃的14年生活暗无天日

2019-01-14 11:00:48 红网

2018年5月15日,民警把危月蒙押送回怀化。

  编者按: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指出,“不管腐败分子逃到哪里,都要缉拿归案、绳之以法”。

  近年来,在中央纪委和湖南省委的坚强领导下,湖南省委反腐败协调小组国际追逃追赃工作办公室加强统筹协调,各地各部门认真履职,科学部署“天网行动”,全省追逃追赃工作取得良好成效。2018年,湖南从12个国家和地区追回外逃人员23人,从境外追回赃款6965万余元。

  今日起,红网时刻新闻推出“清风头条·千里追逃”系列报道,揭秘千里追逃的背后故事。

  红网时刻记者 张英 通讯员 向云清 怀化报道

  2018年5月10日下午,广东省江门市鹤山市共和镇一处出租楼群,几辆突如其来的警车打破了平静。

  在此租住的“石修先”听从老婆建议,走下楼去看看究竟。刚到楼下,只闻一声“就是他!抓!”,“石修先”便被迎面而来的两位公安人员一把抓住并带上了警车。

  至此,网上追逃对象、怀化市中方县财政局社保股股长危月蒙被抓获,一场持续14年的潜逃与追逃博弈终于尘埃落定。

  待公安人员唤出那一声他久违了14年的真名“危月蒙”,假“石修先”之名在江门生活十余年的他明白:过去5000多个日日夜夜,既不安也习以为常的仓皇出逃生涯终于画上句号,人生将从此改写。

  2018年9月13日,怀化市中方县人民法院依法公开宣判该县财政局社保股原股长危月蒙贪污、挪用公款一案:对被告人危月蒙以犯挪用公款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九个月,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四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七年六个月。

  2018年年末的一天,记者在怀化监狱见到危月蒙:身着囚服,个头瘦小,面带沧桑。对于媒体的到来他事先没有准备。面对记者的提问,他还是流畅清晰并坦诚地讲述了过去十余年刻骨铭心的逃亡经历。

  赌博陷入深渊 社保股长挪用公款还赌债

  直到现在,危月蒙过去的同事仍然表示出对他个人能力的肯定,说如果不出事,他势必要走上局领导岗位。而后来的改变源于他被设局的一场赌博。

  因为平日嗜好打牌,危月蒙结识了一帮社会上的闲杂人员。一次酒后和他们赌博,他以“炸金花”的方式一口气输掉了40多万元。没有那么多钱,旁人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给他现场放了高利贷。

  “从那以后,我的工作和生活便被彻底打乱了。”危月蒙说,为了讨债,债主们四处跟踪他,有的还直接找到单位来。

  债催得紧,窟窿填不上,他却不敢告诉身边任何人,包括妻子。为把事情捂住,危月蒙通过偷盖公章、私开支票的方式挪用国家专项资金,前后共挪用公款200余万元用于赌博还债。

  一面用公款还债,一面也用公款赌博,期间还借了高利贷,也曾先后拿回50余万打回公款账户上。对此危月蒙解释,再去赌博也是想赢回来,把挪用的公款也补上。

  毕竟输多赢少,入不敷出。2004年,中方县财政局开展公款私借清理专项整治。危月蒙心感不妙,萌生了逃跑的念头:不逃也会走投无路,逃出去说不定能赚点钱,扭转局面。

  2004年5月21日上午,危月蒙先去了单位,拿着事先开好的支票来到银行,最后一次取走了9.9万元公款,其中4万多元用来还了催得紧的债务,留下5万余元在身上。

  那天下午,他还早早地到幼儿园把5岁的儿子接到家附近的老乡家里,陪着孩子和老乡的小孩玩了1个小时左右,对儿子说“爸爸要有事去了,你在这里玩啊!”“爸爸去吧!”孩子天真无邪地回答让危月蒙掉下眼泪,但不敢让儿子看见。

  转身离开后,危月蒙还在百米开外听了一会孩子玩耍嬉闹的声音,之后没给任何人留下只言片语便走上了逃跑的道路。而从那以后到入狱他也没再见过儿子。

  潜逃14年 假身份始终是“紧箍咒”

  离开怀化后,危月蒙第一站到了长沙,在那里办了假的身份证,换了手机卡。路向何处?全然没谱。“只知道不能去大城市,不要去南方,我觉得那是找我的人容易想到的地方”他说。

  离开长沙后,他坐火车到了安徽安庆市。差不多同一时间,单位发现危月蒙无端消失,同年5月28日,危月蒙因涉嫌挪用公款罪被中方县检察院立案侦查,6月9日,被公安部门列为网上逃犯。

  到安庆后,他进了一家电脑培训班,待了三个月,让自己静静心。之后,他又到了杭州、宁波、上海,每到一地都不敢久留。到上海松江区后,他用假证件在某企业谋得一份财务工作。这位1987年毕业于财务学校,有17年工作经历的原财政局中层干部以突出的专业能力赢得了老板青睐,被提拔为财务主管,却不久就在税务部门办理业务时被识别出使用假身份证,引起工作人员怀疑。

  危月蒙慌了神,他来不及回厂里取行李,也丢弃了留在宿舍的存有两万元现金的银行卡,径直走到马路上拦了一辆出租车便直接出了城。随后一路辗转至武汉、重庆等地,于2007年初来到了广东江门市。

  时间离他出逃已经过去3年,此间他与过去的所有人断绝了一切联系。

  到江门不久,一次在外吃夜宵时,他隐约听到隔壁桌有人操着湖南口音,便主动上前搭话。他们恰好是在当地一个工业小镇谋生的怀化老乡。“我便随他们一起到了镇上,在一个工厂的物流部找到了工作。”因为工作表现突出,他又被老板提为部门经理,却在随后的暂住证办理中因无法提供真实身份而作罢。

  好一点的岗位和职位都容不下自己,最后只能靠做零工维持生计。就在此时,他偶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一个因丈夫离世独自带着三个孩子的湖北女子。“患难让我们走到了一起,彼此都很珍惜,我的心思也逐渐放到了家庭上。”危月蒙说,尤其是第三个孩子,生父去世时她才几个月,自己对她视同己出,孩子也一直以为自己就是她的爸爸。

  日子一过就是10余年。他一边打零工维持生计,一边不时和老乡们打牌混圈子。在与他们的交往中,危月蒙无意中记住了一位怀化老乡石修先的身份证信息。在之后参与的一次小赌中,他被当地派出所训诫,登记时便报了石修先的身份信息。因为照片与本人不像,被当地警方列为重点甄别对象,这也为后来的追逃成功提供了突破口。

  十年追逃 锲而不舍

  从此,危月蒙便以“石修先”的身份在小镇上生活。没人知道他的真名和过去,包括他的妻子。“她几次问起,但不敢如实相告,也我被搪塞过去。”危月蒙说。

  十余年,他与过去唯一的联系,便是每年父母生日的当天夜里,一个人跑到无人的地方朝家乡的方向,给双亲烧纸钱磕头。“出事时,父亲已是古稀,受了这么大的打击,我觉得他们可能不在人世了。”危月蒙说,如今回来后,知道双亲还健在,对自己是莫大的安慰和惊喜。

  “在外的生活质量很差,平日里看到公安就会紧张。”他说,自己也做好了被抓的心理准备,只不过想等女儿长大成人,到那时自己再回来主动投案也心无挂碍了。

  他没有如愿。自出逃那天起,一边是他不计代价的逃亡,另一边则是怀化警方十年不遗余力的追逃。

  中方县纪委相关负责人介绍,多年来,尽管领导班子更替,但从未放弃追逃。他透露,追逃过程极其曲折,其间想到的多个以为能捕捉到信息的地方最终都扑了空,最远的一次去到了中缅边境,办案人员还遇到了危险,结果也无功而返。

  2018年1月初,怀化市监察委员会挂牌成立,承担了追逃追赃的统筹协调责任,调配充实专业人员力量,设立第一纪检监察室,专司反腐败国际追逃追赃和防逃工作。

  与此同时,怀化市各级成立了以市、县委书记任组长的追逃追赃工作领导小组。中方县监委挂牌后,主动与县检察院对接,在人员转隶期间确保了危月蒙案在监察体制改革后有人盯、有人管、有人抓。

  考虑到追逃工作已进行了10余年,县监委根据此案特点,研究制订详细的方案,充分发挥县检察院转隶干部熟悉该案的优势,从公安、检察院抽调精干力量充实到专案组,实行集中办公、专人专责。

  2018年5月,中方县公安机关向有关部门发出协助请求。请求发出后,发现广东省江门市鹤山区查处的赌博违法人员“石某某”疑似危月蒙,县公安局立即请求江门警方协助核实“石某某”身份,经核实确系在逃人员危月蒙。

  5月10日17时许,危月蒙被抓获。被抓时,他向警方请求留一张字条给妻女。如此,他过去的一切才水落石出。

  5月15日,危月蒙被怀化警方带回湖南。

  8月,中方县人民法院公开审理了危月蒙涉嫌犯挪用公款罪、贪污罪一案。危月蒙最终获刑七年六个月。

  开庭时,已改嫁另组家庭的前妻以证人身份到庭,而已上大学的儿子两次开庭期间都未能见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