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积极跳出“领导很忙”的怪圈

2019-01-13 22:02:35 红网

  日前,一则关于“江苏徐州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王剑锋职务调整通知”受到广泛关注。通知显示,该干部一人身兼46个议事协调机构领导职务,其中组长17个、副组长24个、总指挥1个、主任1个、副主任3个。徐州官方回应称,这些机构都是临时性的,是为了完成某项特殊性或临时性任务而设立,不单独设立办事机构,不增加编制和经费,不涉及干部职级,在达到期限或预定条件时予以撤销。(1月13日《新京报》)

  虽说机构将“过期作废”,但诸多职务集于一人之身,还是产生了不小的舆论漩涡。然而,其暴露的症候并不鲜见,检索江苏省多地政府网站,议事协调机构普遍过百,不少领导兼职近半百的现象由来已久。有领导干部大吐苦水,议事协调机构众多已成为“文山会海”之源。

  如今,政绩考核呈现明显的多元化,基层政府的“命门”往往不止一处,感到压力陡增、设置多个议事协调机构也不难理解。但问题在于,许多任务工作需要耗费精力、人力,议事协调机构过多过滥,不仅使得领导干部包揽事务繁冗,无暇深入了解群众诉求,工作整体上呈现分而治之的运动式特征,头疼医头,脚疼医脚,缺乏必要的持久性,易于陷入形式主义的陷阱,还扰乱了政府部门正常的行政节奏,大大降低运行效率,屡屡出现履职真空、推诿扯皮的情况。长此以往,必然带来行政资源的损耗,政府运营成本的增加,并损害个体福利,最终给地方治理带来越来越大的负面效应。

  鉴于此,全国各地已大量裁撤合并议事协调机构。新华社2014年10月发布报道称,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以来,全国一次性减少13万余个相关机构。但随着时间推移,应撤未撤的阶段型、临时型机构又卷土重来。

  撤并议事协调机构之难,从这里可窥见一斑,其与领导干部施政理念落后,事事指望通过会议、协调来解决不无关系。但不跳出这一“领导很忙”的怪圈,精简政府机构、加快职能转变、提高行政效率或许无从谈起,必须愈难愈进,非进不可。

  推进议事协调机构的清理工作,必须靠两个轮子,一个是行政法规,一个是问责办法。首先是将议事协调机构纳入到法治的轨道中,根据现行宪法和法律,制定相关行政法规,创新依法长效监管机制,严格规范临时性议事协调机构的设置、任务、职责、撤销条件及期限等,并加强地方领导干部法规学习,进行价值的定性校正,使其思想上率先挣脱事务主义的泥淖。其次,建立地方主要领导问责制,从源头打击议事协调机构“叠床架屋”,抵遏其野蛮生长。

  文/孔德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