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农卡里有猫腻?2万余人主动说清问题的背后

2018-12-08 9:27:02 中国纪检监察报

  2万余人主动说清问题的背后——看四川如何精准发力开展“一卡通”专项治理

  初冬时节,四川省雷波县阿合哈洛草原仍美景如画。高山草原是这里的名片之一,养活了一代代人,也束缚了当地的发展。这片生态脆弱的高原草场,是四川大小凉山集中连片特困地区的一个缩影。

  “草原补贴是国家保护生态、促进牧民增收的一项补助,这片美丽的草原绝不容许乱伸手的‘土拨鼠’为非作歹。”在烂坝子乡日前召开的清退草原补贴和生态补偿金截留款现场会上,乡纪委副书记舒钦勇的话音刚落,会议室里就响起了热烈的掌声。马路口村村民张永富拍到手心都红了,心中也跟着热火起来。

  从今年6月开始,四川省持续开展惠民惠农财政补贴资金“一卡通”管理问题专项治理,从群众最关切、最急需解决的问题入手,疾风厉势整治“一卡通”领域违纪违法问题。专项治理期间,全省共清理银行卡4000余万张,2万余人主动向组织说清问题。不少像张永富一样的农牧民,终于领到了本属于自己的补贴金。

  惠农卡里有猫腻——

  一个股长引发的“大行动”

  去年12月22日,还在草场放羊的张永富,偶然听邻村村民说起,国家有一笔草原补贴。“怎么从来没听说还有这样的补贴,村里也没通知去领。”张永富想不通,自己应得的补贴为何被截留了。

  赶回羊群,趁着暮色,张永富跟20名同样没有拿到补助款的村民,怒气冲冲地敲开乡纪委办公室的门。

  此时,舒钦勇还在加班,见这么多村民挤过来,还没回过神,就听到张永富急切地控告:“草原补贴被个别村干部‘吃’了,村民一直没拿到惠农卡,也没领到钱。我们需要一个说法!”

  张永富不知道,他们所反映问题涉及的“一卡通”乱象,早已引起凉山彝族自治州纪委的关注。

  问题出在哪?作为全国深度贫困地区之一,凉山州目前尚有贫困村1118个、贫困人口49.1万。2017年,全州仅惠农补贴项目就有60多项,10多个部门参与管理、多家银行负责兑现,一户贫困户最多有14张卡。这些难以集中管理的惠农卡,成为少数基层干部垂涎的“唐僧肉”。

  彼时,喜德县民政局救灾救济股股长程鹏菲案发,揭开了“一卡通”乱象的“盖子”。

  喜德县纪委发现,在发放高寒山区农牧民特困群众生活救助金期间,程鹏菲利用职务之便,与该局工作人员郑贵林合伙,借用他人身份证和银行卡信息,以一户多人的方式将信息多次复制粘贴到24个乡镇资料中。一年之内,两人先后6次套取资金共计209.6万元。

  “钱来得太容易了,动动手指就可以。我自己也没有想到。”程鹏菲坦言。

  多卡发放、多头管理,容易带来监管盲区。四川省纪委监委通过分析近年来全省扶贫领域查办的案例发现,“一卡通”管理发放各环节都存在风险:信息不够公开,资金“一拨了之”,兑付差错较大,监管缺位,虚报冒领、挤占挪用等问题易发多发。而来自省审计厅的数据也证实了这点:惠农资金专项审计中抽查的757个乡镇,查出违纪违规及管理不规范金额19.73亿元。

  问题就是导向,精准扶贫也需精准治理。今年4月20日,按照省纪委监委部署,凉山州率先启动“清卡行动”,严肃查处“一卡通”发放过程中存在的贪污侵占、截留挪用、虚报冒领、私存私分等违纪违法问题。

  6月11日,针对“一卡通”管理发放中存在的问题,四川省纪委监委联合省委农工委、省财政厅、省审计厅、省银监局,在全省集中开展为期3个月的惠民惠农财政补贴资金“一卡通”管理问题专项治理,推动各级党委、政府及有关职能部门履职尽责、建章立制、强化监管,确保惠民惠农资金每一分都用在群众身上。

  集中解决突出问题——

  执纪重槌敲向“鼓心”

  张永富走出乡纪委办公室后,舒钦勇一刻也没耽搁。

  次日,乡纪委便派人到马路口村,逐家逐户了解草原补贴和生态补偿金发放情况。考虑到案件时间跨度长、涉及群众多等情况,乡纪委将了解到的情况上报给了雷波县纪委。

  雷波县纪委迅速组织力量,全面梳理群众举报线索,对烂坝子乡村组干部截留村民草原补贴和生态补偿金问题进行立案调查。

  经查,2014年,马路口村红光组组长罗戈立门在任期间,从该组43户群众的草原补贴资金中截留1290元私用;2017年,罗戈立门再次从20户群众惠农卡中支取4600元私用。雷波县纪委给予罗戈立门党内严重警告处分,相关资金被追缴。

  从省纪委监委了解的情况看,钻惠民惠农财政补贴管理漏洞,从中浑水摸鱼的现象并非个案,治理工作从何入手?

  “惠民惠农资金每一分都是群众的‘救命钱’‘造血钱’,对胆敢伸‘黑手’的,发现一起、查处一起,严惩不贷。”四川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省监委主任王雁飞明确要求。

  6月20日,四川省纪委监委发布《关于限期主动说清问题的通告》,敦促在惠民惠农领域,尤其是扶贫领域存在私自保管代管、违规扣留群众“一卡通”,以及利用群众“一卡通”截留挪用、优亲厚友、吃拿卡要等问题的有关人员,在8月15日前向当地纪检监察机关主动说清问题。

  “以前还心存侥幸,最近看到到处都是纪委监委关于限期说清问题的通告,吃不好也睡不好,压力很大……”泸州市江阳区丹林镇丹松村党支部书记汪某说,自从“一卡通”专项治理工作启动以来,看到那么多人被查处,他总担心纸里包不住火。最终汪某和村委会主任夏某先后来到镇纪委,主动交代了违规截留村民耕地地力补贴资金的问题。

  重槌敲响鼓,贵在敲向鼓心。四川各级纪检监察机关严把实事求是原则,精准研判、处置问题线索。“对限期内主动说清问题的,综合考量性质情节、后果影响等因素,运用监督执纪‘四种形态’,依规依纪依法从宽处理。”省纪委监委党风政风监督室相关负责人说,对限期内未主动说清问题,以及对组织不忠诚、不老实,避重就轻、欺骗组织的,严肃查处。

  截至目前,该省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已掌握相关问题线索2.61万件,党纪政务处分1949人,公开曝光2134人,追缴退赔相关资金8098万余元。

  做好“后半篇文章”——

  变“一卡通”为“一卡统”

  “现在,镇里干部会定期上门,询问大家领取各类补贴的情况。”张永富说,“公开透明是最好的监督,村组干部再也不敢乱打‘一卡通’的主意了,我们的利益得到了维护。”

  在四川省纪委监委领导班子看来,专项治理工作不能止步于成效初显,而更应着眼于建制度见长效。

  “以为没人发现,借用一点补助资金,揩一点油,应该不会出事。”威远县高石镇九里村村委会原主任王玉明抱着侥幸心理,截留本该发放给该村村民的危房维修、灾害防治搬迁款17230元,用于个人开支。王玉明受到留党察看处分,违纪款已全部追缴。

  威远县将此案作为典型,在全县范围内进行通报。县纪委监委以纪检监察干部“联村清风行”走访活动为载体,组织165名纪检监察干部,覆盖全县374个村(社区),走访群众3400余户并发放廉情联系卡,在深挖问题线索的同时,督促相关部门建章立制堵塞漏洞。

  四川省建立省、市、县、乡四级纪委联动脱贫攻坚政策落实情况督查工作机制,进一步聚焦“卡、资金、人”三大因素,精准发现问题。专项治理期间,21个市(州)均抽调相关职能部门人员,组成若干工作组,交叉分赴所辖县(市、区),对惠民惠农财政补贴资金“一卡通”领域问题进行多轮次、地毯式监督检查。

  “专项治理既要治标,更要治本,在不放松专项治理的同时,也要积极推动‘多卡’变‘一卡’,变‘一卡通’为‘一卡统’。目前,四川已在凉山、乐山和内江等地先行先试,依托社保卡由财政部门集中直接发放财政补贴资金。”四川省纪委监委相关负责人表示,以“一卡通”专项治理为契机,该省正探索建立长效监督管理机制,并向其他领域拓展,加大群众身边腐败和作风问题整治力度,以实际成效增加人民群众获得感。(记者 何旭 宛远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