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位论文失范,“连坐”导师合理

2018-10-13 22:17:15 红网

  9月29日,暨南大学发布的《关于处理2015-2016学年度博士学位论文抽检评议结果的决定》指出,该校力学专业教师欧阳东指导的学生鲁刘磊的博士学位论文,抽检被认定为“存在问题学位论文”。经学位评定委员会审议,决定停止该导师博士招生2年并减少相关学院的研究生招生计划指标。(10月11日澎湃新闻)

  学生论文失范,导师“连坐”挨罚。暨南大学的这一纸罚单,没有粉饰遮丑,“下手”还不轻。

  乱世用重典,猛药治沉疴。此前的6月上旬,北京语言大学教师粟花在网络平台举报,暨南大学博士研究生熊科伟在期刊《新闻界》发表的论文涉嫌学术不端。事件发酵后,7月1日,暨南大学发表声明,认定“严重抄袭、剽窃”,且“情节恶劣”。结果是,撤销熊科伟博士学位,“同时启动对其博士研究生指导教师追责程序”。眼下,对专业教师欧阳东的“连带之罚”,大概是一脉相承的程序正义,不怒而威、刚性昭然。

  博士学位论文被认定为“存在问题学位论文”,这当然不是小事一桩,更不能以“无主观故意”等花式说辞来推卸责任。这种投机取巧的作假行为,已经不是道德谴责的范畴,而是涉嫌违法违规的操作。抄袭别人的研究成果,涉嫌侵犯他人合法著作权;当然,《普通高等学校学习管理规定》更明确指出:对于作弊等学术不端行为或者其他不当手段获得学历证书、学位证书的,学校应当依法予以撤销。

  不过,学位论文上“翻船”的显然比“勾兑”的少。这种概率上的倒挂,导致不少人铤而走险。有人在电商平台搜索“代写”,自动联想出“代写专业伦文”,出现的店铺数量多达92页。再看看成百上千的付款人数,真实成交数量可谓惊人。早在2009年,武汉大学的一个调查研究显示,中国的论文代写市场就达到了10亿以上的规模。论文上的灰黑产业链为何禁而难绝?监管等固然难辞其咎,但最根本的,还在于“失范”的性价比太高,而受罚的成本又太小:一是侥幸的获利概率大,二是被发现后板子轻。

  某种意义上说,指导老师敷衍塞责、甚至睁只眼闭只眼,这是学位论文失范的关键性原因。试想,如果最该知情的指导老师能尽心尽责,哪怕多些检索比对的功夫,又怎会让自己的学生在复制粘贴的路上狂奔?有些专业论文指导老师,大概就是挂个名字,既不去指导,更不去监督——学生东窗事发,自己摊手耸肩。这样的学术生态,早就该权责对等地逆转了。

  不久前,教育部印发了《关于严厉查处高等学校学位论文买卖、代写行为的通知》,明确提出对履职不力、所指导学生的学位论文存在买卖、代写情形的指导教师,要追究其失职责任。一个巴掌拍不响,失范学位论文的出台,与把关老师的失责渎职岂能毫无瓜葛?俗话说,上有所好下必甚焉。教不严,师之惰。平时若能多学情多些了解,又岂能看不出命运攸关的学位论文掺水几何?

  以“连坐”之责倒逼学位论文指导老师有个“指导”的样子,既治病救人,也合情合理。

  文/肖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