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奢侈品

2018-10-12 22:57:46 红网

  一件商品可能遇上这样奇葩的境况:标价百元时,人们可能不屑一顾;标价千元时,人们看他的脸色好多了;标价万元时,人们对他刮目相看;标价百万元时,有人兴奋地追逐。

  我就是那个标价百万元的家伙,人们送我个绰号,叫什么“奢侈品”。

  我的一个最显著的特色,便是价格比南天门还南天门。你如果不是富得流油,最好不要与我眉来眼去。渴望我降价,痴心妄想。就是黛安娜向我示好,想让我折扣折扣,都不可能的。我可能多虑了,黛安娜是不会放下高贵的身段如此这般的,她有的是查尔斯为她付账。如果查尔斯有半点迟疑的话,某些大富翁,会抢着付账的。

  当然,我昂贵,也不是黑老大,我的做工,绝对是最一流的。就是有一丁点的瑕疵,都会用绣花针挑掉的。世界上没有十全十美,那是哲学家的屁话,我就是十全十美。我可以像商鞅一样立木悬赏,谁挑出了我的毛病,奖他一只破瓷碗,宋徽宗用过的。

  贾宝玉出生时,口含通灵宝玉。我的出生,也要传奇才更赚眼球。我聘请了莎士比亚那小子为我写出生传奇故事。地球上编织故事的,他是一哥。我要把我出生的传奇故事搞得比哈姆雷特还家喻户晓。我与莎士比亚并没有什么私交,能请动特别爱耍大牌难以请动的莎士比亚,全赖体积河马的钱先生。

  我深深地懂得鲁迅的高论:物以稀为贵。我的数量总是有限得很,多了宁可跳河也不市场上见。为的是使富裕的消费者永远处于饥饿状态,让他们对我瞪着血红的眼睛,欲一口把我囫囵吞枣了。

  我还故意制造出一种距离感。我不但用天价拉开与大众的距离,而且,宣传我的一个个西施一样的模特,也冷冰冰的,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我决不会让我的模特像当下电视购物频道的女子一样,在大众面前忸怩作态。我要让大众产生自己与我中间隔着一个太平洋,遥不可及的感觉。当然,可以用美元盖别墅的比尔.盖茨离我则近得不像话,我都能听到他眨眼睛的吧哒吧哒的响声了。只要比尔·盖茨愿意,我将不再矜持,投怀送抱与他耳鬓厮磨。

  我还有一大魅力,那就是强大的炫耀功能,就如雄孔雀绚丽多彩的尾巴羽毛。富人不可能在脸上烙上“我是亿万富豪”的烙印,或在脖子上挂一个什么标签,那很不雅观的,只有我,才是他们最贴切不过的标签,落落大方地标示着他们的卓尔不群。不是说富豪个个都对我成瘾,不过,大多数富豪还是对我宠爱有加的。没有我的话,他们的生活乐趣很可能逊色许多。这么说,我倒像吗啡了。不是吗啡,胜似吗啡,能显著提高富豪雄性、雌性激素与多巴胺分泌水平的!比喻虽然配不上我的高雅,倒也是那么回事。

  文/曾德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