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抄袭者打零分的老师何以成“网红”

2018-09-16 21:20:58 红网

  这两天,中国科学院大学副教授苏湛“火了”,起因是他用文言文写了一封成绩公告。苏教授在公告中写道:“凡今抄袭者,一经查实,不问考勤,皆黜落。”而他“黜落”的方式是,给22位期末作品涉嫌抄袭的学生直接打了0分。苏教授的“严格”在网上引发讨论。(9月16日《北京青年报》)

  因为给22位期末作品涉嫌抄袭的学生直接打了0分,立刻让苏教授成了“网红”,这是连他自己也想不到的事情。

  按理说,学校不仅要培养学生的专业技能,还要培养包括诚实守信在内的各方面的修养,用苏教授的话说,就是要培养“君子”。但是此次被确认抄袭的22份学生作品,部分是直接复制粘贴了他人已经出版的作品,部分是将国外作品的英文名换成了中文名然后全文未改,少数几篇是在他人作品基础上删减了一些段落,总而言之,整个作品没有一个字是学生自己写的。这种严重照抄照搬的情况,已经严重违反诚信原则,不仅自欺欺人,还侵害了他人的劳动果实,这种行为非“君子”所为,称其“小人”也不过分。

  我们知道,社会人员失却诚信会成为“老赖”而遭受人人喊打,并计入诚信黑名单,进而在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受阻、处处碰壁,那么对待几乎全盘抄袭的学生,给其打零分,完全是十分正常的事情,根本没必要大惊小怪。

  再说,诚实的学生依靠自己的努力辛辛苦苦、老老实实地写作业,最终拿个80分,而抄袭的同学靠复制粘贴却拿到90分,这对于诚实守信的学生显然不公平。

  况且,苏教师在课堂上千叮万嘱不要抄袭,并且批作业时已经十分宽容,只要不抄袭,即便写了一篇对这门课程、对科幻文学的理解,苏教授也给了80分。以此观之,苏教授已经相当“仁慈”“宽容”了。

  因此,不管从哪方面说,给22个学生打零分的苏教授,也不过是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事情,是分内之事,可是为什么还是“火了”而成为“网红”呢?这看似不正常的背后恰恰说明我们的大学教育存在着异常现象。

  这些年,提高考试通过率、想办法让学生顺利毕业成为许多大学的努力方向,在此语境之下,学生向老师索分、要分甚至领导替学生要分现象,就变得十分正常。被这种氛围裹挟,大学教授不敢给学生低分,否则有可能挨骂。2014年,华中农业大学老师李厚刚,给91名主要因为抄袭他人作品的学生打了0分,致使李老师不得不做好“挨骂的准备”,可见高校抄袭现象多么严重,严谨治学何等困难。

  不仅如此,为了提升“通过率”,老师们还在考试试题上“做手脚”。2016年,一条关于“兰交大学生不满试题太简单写公开信上诉”的微博在网上热传,“考试试题类型单一、试题过于简单,甚至考试题目多年没有变化,且考试试题与往年试题重复率高达80%以上……”

  正是这些年堆积起来的“异常”现象,才造成本来正常的事情,也让人觉得“不正常”。抄袭就该判零分,天经地义,理所应当,但是判零分的老师却因此成为“网红”,这是长期以来教师不敢判零分的不正常现象的侧面证明。

  在西方国家,大学一般是“宽进严出”,中小学是轻松愉悦的阶段,到了大学却要认真钻研刻苦努力,否则大学生会因成绩问题无法毕业。咱们也应该借鉴他山之石,对于大学生“下狠手”,严格作业、考试纪律,成绩不合格者就不能予以毕业。尤其是对于失却诚信原则的抄袭者,更不能令其过关,要让他们付出一定代价。

  文/曲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