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月嫂”入户没必要羞羞答答

2018-09-16 19:42:02 红网

  9月16日《北京青年报》报道:一部名为《月嫂先生》的电视剧目前正在热播。剧中,超级学霸沈心唯机缘巧合下成为了一名男月嫂。而随着电视剧剧情的发展,在线下,不少家政公司竟接连接到男性关于男月嫂的咨询电话。男性进入母婴护理这一行业的前景到底如何?家政行业内部的态度又是怎样的?男月嫂自身感受如何?北京青年报记者就此进行了调查。

  月嫂不过是一种职业,而职业未必一定要排斥男性或者女性。产科也有男性医生,催乳师也未必一定是女性,那么,“男月嫂”又何必非要将其排斥在外呢?

  按职业论,世间本无“月嫂”,干的人多了,才有了所谓的“月嫂”。甚而至于世间本没有所谓的“某嫂”,只有嫂子,而当“某嫂”被当成某种职业的配偶来分类之后,才有了所谓的“某嫂”。月嫂的职业在过往的时代中,富家有老妈子,穷家则“乌有”。试问哪一家中等至以下的百姓家庭,请得起一位仆人或者老妈子来代劳“月嫂”的职业?月嫂与经济条件和职业趋势挂钩,当大众均处于“忙族”状态,而妻子无法一个人承担起所有产后事宜之后,也就有了家政公司派驻的月嫂来代劳。既然月嫂仅仅只是一种职业,又有男性产科医生或者催乳师作先例,“男月嫂”又有何不可呢?

  “男月嫂”入户,没必要羞羞答答。如果仅仅从月嫂的“私密性”来看,女性月嫂同样具有侵害事主“隐私权”的可能性,而男性如果有其专属的职业道德与规范,那就不太可能出现侵犯女事主隐私权的可能性。而男女授受不亲的严酷老封建规范,显然已经不再适应于当下的开放社会形态。由此而论,“男月嫂”不仅在职业定位上,应当取得与女性同等的就业权利,并且在保护和保证女事主“隐私权”“私密性”方面,也完全可以做得比女性月嫂更出色更严密。而这一切必须是建立在职业规范和职业约束基础之上的,家政公司或者管理者,应当将眼光放在“男月嫂”职业道德职业规范甚至与职业相关的法律约束上来,而不是走不出“私密性”阴影。

  如果要进一步做到对于女事主的“隐私权”的无缝对接,那也就不妨在女雇主需要之时间段内,暂时派女月嫂前往处理有关女性隐私权“内部事务”,事后仍由“男月嫂”行使职权,如此岂不两全其美?再谈女性雇主的“私密性”与“隐私权”,恐怕其所有尴尬无出产科男性医生范畴者,那么,容得下男性产科医生,咋就不能容得下“男性月嫂”呢?

  需要指出的是,“娘炮”现象,与“男月嫂”现象无关。报道中借用当事人的话说:比如社会上的“娘炮”现象,男月嫂所具有的阳刚之气也会对婴儿形成坚强、独立的性格产生一定影响。关于“娘炮”,根本无所谓仁者或愚者之见,充其量只是一种旮旯里的社会风气。“男月嫂”即便会孙悟空或者川剧变脸的本事,也只能干完其本职工作后就完事。这样一段短暂的时间内,一个婴儿恐怕不会留下任何印象,一两个月大的婴儿,怎么可能懂得“娘炮批判”这档子事儿?

  文/李振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