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航空职院朱平:讲台上动脑 课堂外“炼”兵

2018-09-16 8:46:16 红网

朱平老师正在给长沙航空职业技术学院士官学院学员上课。

  红网时刻记者 陈宗昊 长沙报道

  今年教师节前夕,朱平被长沙航空职业技术学院评为2018年“优秀教师”,这给一直忙着筹备欢送学生入伍的她带来了更多的喜悦。

  “现在有许多学生就入伍问题征求我的意见,毕竟我们学校平时与部队交往多,高校征兵宣传也做得比较好。”接受采访时,长沙航空职业技术学院的老师朱平不时通过QQ或微信耐心回答学生们的问题。

  “参军报国是光荣而神圣的事情,孩子们信任我,我就要对得住这份信任。”

  作为长沙航空职业技术学院《毛泽东思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概论》(业内简称为《概论课》)和《军事理论与国防教育》课程的任课教师,朱平其实是“半路出家”。提起自己的职业生涯,她觉得受家庭环境影响比较大,因为她的祖父、外祖父和父母都是人民教师,用她自己的话说,“我有黑板崇拜情结”。

  1994年,从大学马克思主义哲学专业毕业的朱平进入林业部门所属的国企从事团委和人事工作,后来又考取了长沙市雨花区民政局,成为一名聘任制公务员。

  “2010年,我还是忍不住圆自己的教师梦,所以经过考试,成了长沙航院的一名普通教师。”朱平说,她当时看重的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长沙航院是全军唯一一所国民教育性质的普通高校,“我爱人是海军部队转业的,作为一名前军嫂,我也热爱部队。”

  “半路出家”为朱平上课提供了方便,照她的说法,以前的职业经历让她不由自主地把“做群众工作”的经验用在课堂上。

  “和成年人比,大学生可塑性更强,相对而言是弱者,如果没有足够的耐心和正确的引导方式,教育效果就会大打折扣。”朱平说,如果说幼儿园老师是为孩子们扣上人生第一粒扣子,那么大学教师就有责任为学生扣好进入社会前的最后一粒扣子,“《概论课》老师尤其如此。”

  走上高校教师岗位的前四年,朱平一直担任《军事理论与国防教育》课程的任课老师。和有些任课老师相比,她不认为思政课是枯燥的,理论的讲述如果脱离实际、脱离学生的内心世界,那才是灾难。

  “我大学学的是马克思主义哲学专业,理论联系实际是我的看家本领,我要教会学生如何自觉使用理论指导自己的人生。这话说起来有点大,但做起来却是从细微处、从点点滴滴来入手。”

  为了上好每一堂课,朱平备课时会有意识地从时事报道中挑选一些热点话题备用,大到中美贸易战,小到网络热词,“如果同学们能就某一些话题主动和我交流,那我首先就获得了他们的认可,不管接不接受我的观点,至少我在他们眼里是一个可以信任的人,这会让我很开心。”

  不过,开心背后意味着艰辛,除了坚持大量阅读,朱平还要尽可能多地吸收新的知识。“譬如军事方面,有学生问我055型导弹驱逐舰下水的意义,我至少要知道他说的‘大驱’是指什么吧?”

  除此以外,朱平平均每年超过600个学时的工作量,还要批改作业、和学生网络平台互动。“幸好家人都理解我,支持我,有些不懂的知识,爱人还帮我一起找答案,虽然累点,但我还是劲头十足。”

  让朱平高兴的是,自己的付出没有白费。“好比今年夏秋季征兵工作刚开始宣传时,不少学生便问我:‘老师,你觉得我有必要去部队锻炼两年吗?’‘老师,我怕我体能差吃不了部队的苦,半途而废好丢人的。’……”

  在长沙航院士官学院为定向培养士官上课是朱平特别认真对待的事情,因为定向培养士官,毕业后将进入军队从事专业技术岗位。

  “学员们虽不是兵,却必须让他们先以军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尤其是思想认识上对军队、军营有正确的认识。”朱平觉得,如果这一关过不去,那专业技术再好的学员也会跑偏,甚至刚进军营就不适应部队生活。

  “幸好我爱人当过兵,我作为军属在课堂内外都有优势。”于是,从每年夏秋季征兵政策的变化到军队日常工作生活的管理,甚至“五公里越野跑达标成绩”都是学生们向朱平请教的内容。

  “看着学员身上的‘兵味’越来越浓,我就更加高兴,我相信他们都会成为好兵。”

  站了8年高校讲台,朱平对自己的《概论课》越来越有激情,“如果仅仅拿着教科书照本宣科,且不说效果如何,起码我自己都会烦。只有不断提高自己,挖掘潜力,才能‘喂饱’学生,才有机会和学生交朋友,进而掌握课堂上的主动权。”

  朱平笑着解释,这就好比当初在基层做群众工作,不仅要准确掌握政策,还要对群众关心、喜欢的东西都能“吃透”,否则,“光拿着文件去念,能做好工作就见了鬼。”

  为了进一步提高自己的专业研究水平,朱平透露,自己正在申报湖南哲社研究“军民融合发展战略研究”项目中的“高职定向直招士官培养”课题。

  8年的赤诚相待,换来的是学生们的真诚回报。朱平不是太认同“课上完了,老师跟学生关系就结束了”的观点,她告诉记者:“古人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我更看重的是一日为师,终身为友。你看,我教过的梁云飞、邓若阳等许多同学参军入伍后,还一直跟我保持着联系,与其说我们是师生,不如说我们更是朋友。”

  当朱平翻看自己手机上和学生交流的记录时,脸上洋溢着一种“享受”的笑容。

  “无论是踏上社会,还是走进军营,我希望我的学生能在大学期间完成正确人生观和价值观的树立,将来走出校园首先便是一个堂堂正正的人。这也是我一直努力去达到和坚持的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