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检人手记:52年的“老上访户”息访记

2018-09-14 16:03:32 红网综合

  “纪委同志,政府把我的低保金降低了,我要告民政办负责人,还有村干部‘吃’冤枉。”

  8月上旬,我到肖家功家里做信访回访,这个老上访户又开始“发难”。从1966年起,他先后围绕十余个问题上访,包括要求相关部门恢复解放初期拆除的老房子、落实复退军人“双定”补助、赔偿妻子实行结扎手术引起的后遗症、要求他人赔偿侵权损失等等,52年的上访史造就了他执拗的性格。

  “老肖,你反映的低保待遇被降低问题我们会去给你查清楚。你自己年纪大了,身体也不好,还要照顾家里,就不用找这个找那个了,这件事我们纪委的同志代替你跑。”望着眼前的七旬老人,我作出承诺。

  从他家走出来,我脑海里不禁回想起今年3月份,他向中央巡视组举报村上某组长经济问题,从此与纪委“结缘”的场景。当时我们迅速查清事实,并向他告知了调查处理结果,他虽然认可纪委的工作效率,但依然态度坚决、字字铿锵:“徐书记,我那修路的工钱什么时候到位?钱不到位,我对你们的工作就是不满意!”

  “肖家功同志,这笔修路的工钱属于你们组与组之间未清算的账目,虽然不由纪委管辖,但我们会把你反映的问题移交给村委会,尽快给你一个答复。”作为镇纪委书记,我毫不犹豫地担负起包案化解的责任,调度司法所、财政所、村委会协同处理,最终村委会承诺年底之前把他的工钱问题彻底解决,他也表示同意。这个信访案件就此办结。

  现在仅仅过去4个月,肖家功又举报降低低保待遇的问题,他哪来那么多“麻烦事”呢?

  治病要除根,信访工作也是如此。为了解开“谜团”,我们开始查找肖家功接连上访更深层次的原因。房屋赔偿、双定补助、后遗症索赔、财务纠纷、农村低保待遇……所有上访诉求都直指经济利益,再联系到走访过程中掌握的肖家功夫妻年老多病、儿子失踪、房屋老旧等问题,我们判断生计艰难是他频频上访的根本原因。

  另一方面,经过细致的调查了解,我们发现肖家低保金发放标准被降低的原因在于,其家庭成员中有一子,被民政部门依照规定计算了赡养费,可他儿子失踪6年,杳无音讯,赡养无从提起。通过调取派出所的档案资料,民政部门认可了其子失踪的事实。不仅如此,考虑到肖家功夫妇没有其他生活来源,经村、镇民政专干走访申请,还将他家的低保金发放标准在原来的基础上有所提高。得知这个消息后,肖家功开心地笑了。

  8月27日傍晚,我再次对肖家功进行回访,他正在村道上悠闲散步,表示感谢之余,说出了一番令人“意外”的话:“党和政府对我们一家给予多方关照,纪委的同志也这样热心,现在一家人的生活有了保障,我不会再追究过去遗留问题,哪里也不想去上访了,只想在家好好过日子。”

  一段52年的上访情结终于“告一段落”。此刻,我深深体会到,信访工作无小事,做好纪检信访工作,就是要耐心听取群众陈述,准确对接群众需求,把群众满意作为根本标准,想群众之所想、忧群众之所忧、急群众之所急。只有把群众的事当成自己的事,把群众的困难看成自己的困难,诚心帮助群众解决实际难题,为群众做一些实实在在的好事,群众才会信任我们、支持我们。(三湘风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