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见箱何以成了“鬼见愁”

2018-08-12 22:25:48 红网

8月12日《半月谈》报道:设立意见箱原是一些政府部门和服务机构征询公众意见建议的重要方式之一,但半月谈记者在部分地区调查却发现,有的实体意见箱实际上已变成摆设,甚至沦为“垃圾箱”,而一些网上意见箱更是反映渠道不畅,结果都是问题难解决。老百姓纷纷表示:提个意见咋就这么难?

“沙奶奶,我给您提个意见呐!?”这台词出自京剧《沙家浜》,其实也是最早关于“提意见”的民间启蒙。提意见者,民向官提出自己的与官方不同甚至相异的建议与有益想法也。所有意见均有所指向国家社会集体行动的纠偏与改善,即便有些建议与意见是维护个人自身利益的,这些利益也绝大多数符合公共利益,并不与法律法令相违背,也不与官方利益相违背。而意见箱最初设立的初衷,也符合官方拾遗补阙的总方针总利益。因此说,意见箱理应成为民间喜闻乐见,官方乐见喜闻的双向交流通道,而不是民间不待见,官方懒搭理的“鬼见愁”。

意见箱何以成了鬼见愁了呢?无论是高高在上挂到两米高,还是意见箱上安装一个摄像头,某些官方的根本意思,就是让意见箱成为一种摆设。没有这种摆设吧,说你不联系群众,如今我一定要摆设上去,但无论管我懒搭理还是高高在上地挂起,都是让意见成为一种“东流水”。过后化灰,领导连过目都不可能,意见箱岂不成了“鬼见愁”?

意见箱何以成为民间的鬼见愁?“天地之间有杆秤,那秤砣就是咱老百姓”,这是某电视剧主题歌中的唱词,但无论如何这只是一种自我认知,并不能说明更不能证明,咱老百姓真的具有当秤砣的功能。要知道秤砣这玩意儿可以平衡所有,称量所有,不仅可以称量天地,还可称量官员的功过是非。但一旦遇到玩弄民意,挑战百姓的官员角儿,秤砣一定连块废铁都不如。意见箱的冷暖,就折射着这种“秤砣思维”。当自我感觉不可能被官员官方青睐,甚至当你“屁也不是”的时候,意见箱可不就成了老百姓的“鬼见愁”?明知投递意见会被监视,可能遭受报复,最低是官员连看也不看之时,老百姓怎么可能还把意见箱当神供呢?

单独拿网上意见箱来摆一摆,也有数说不完的尴尬事儿。一推二赖三懒四拖,有几个真正的网上意见箱为老百姓开过绿灯?所谓一推,这事不归我管,无论是小到社区还是大到市长信箱,推功绝对胜过太极老手。二赖,你说得清清楚楚,他答得糊里糊涂,说好了这事大约也许三年五年若干年之后可能解决,你说这事儿是解决了还是没有解决?三懒之懒,那就是让你等上个一两周三五周甚至半拉年之后再予回复。至于拖,那就是回复者拖,办事者拖,当事者再拖。真拖到问题地老天荒,未必有个人出来加以解决。因此说,实体意见箱本来就是鬼见愁,网上意见箱完全继承了鬼见愁功能,不一样“糊弄景”即摆设吗?

意见箱需纳入法制化轨道。说小了只是个联系群众的媒介,说大了意见箱是民主与问政。只有纳入法制化轨道,并绑定官方问政大计,绑定官帽利益,才是正途与根本。

文/李振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