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店”模式遇尴尬,“小店”模式会更顺?

2018-08-12 9:19:06 三湘都市报

  长沙市内大量珠宝卖场经营并不理想,有的转型有的撤场,品牌专卖店则疯长

原本位于五一商圈黄金位置的世纪情珠宝,搬至5楼后需要顾客按门铃才能打开。记者 朱蓉 摄

玛丽莱钻石南门口店已关门歇业,原门面正重新招租。记者 朱蓉 摄

  5年前,玛丽莱钻石珠宝城在“长沙金融街”首开大型珠宝卖场先河;4年前,颇受市民关注的长沙国货陈列馆以“打造省内最大黄金卖场”的新姿态亮相中山路;2年前,有河西商圈最大黄金珠宝城之称的执金珠宝城在梅溪新天地亮相……

  然而,经过数年的集中发展,“黄金满城”的状况却并未如期到来。8月10日,三湘都市报记者调查发现,长沙市内大量珠宝卖场纷纷遭遇经营尴尬,有的开始主动转型,有的则关门撤场。与此同时,由品牌开出的专卖店却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仅黄兴南路步行街上就汇集了近十个品牌。

  珠宝城“大店”模式遭遇尴尬,小店是否能够将这条市场的路走得更顺?

  ■记者 朱蓉 实习生 郑晨红

  变化

  卖珠宝的大店开始转行

  8月10日,位于中山路的国货陈列馆侧面,“友阿婚庆生活馆”七个字尤为醒目。三湘都市报记者在该栋楼导视牌上看到,如今仅有一层部分区域销售黄金珠宝,其余区域则经营如婚纱礼服、情景婚房、婚纱摄影等婚庆产业链上的其他产业。

  店内一工作人员华小姐介绍,此前经历了约半年时间的经营调整,该店于上周开始重新营业,“消费者进入体验馆后,从婚房装修到蜜月旅行结束全部的婚庆消费都可以‘一条龙’完成。”

  据了解,2014年,国货陈列馆首次重装营业时,主营的商品为友阿集团自营品牌友阿黄金,款式多达1万余种,包括婚庆系列、彩宝镶嵌、精致黄金、定制系列以及国货陈列馆纪念系列等商品。

  除了积极谋求转型的友阿黄金国货陈列馆外,长沙其余大型珠宝卖场似乎也纷纷开始转行。也是在上周,主打特色美食经营的华远悠游港开门迎客。一年前,这里曾是华远汇成珠宝所在地。

  彼时,聚集了各大珠宝品牌的汇成珠宝打出“国内首家珠宝主题购物中心”的旗号,却成为了2017年下半年长沙闭门歇业的首家商业体。经过一年时间的经营思路调整与招商后,以“美食”、“休闲”的概念定位重新营业。

  采访中,三湘都市报记者还发现,过去几年快速扩张的大型珠宝广场似乎都不如预期的红火。如,由步步高集团全资子公司湖南执金国际珠宝有限责任公司运营的首家形象旗舰店执金珠宝城已闭门歇业进行业态调整。

  在芙蓉中路上开出整栋珠宝卖场的玛丽莱珠宝,其位于南门口的分店也已大门紧闭。据该门面房东表示,虽然与该品牌合同仍有一年才到期,但其已停止营业,因此才重新将这一经营面积约为200平方米的门面重新招租。

  小店疯长,大量湖南本土品牌扩张

  虽然珠宝大店的日子不如前几年风光,但各黄金珠宝品牌开设临街店铺的激情却并未减少。

  8月10日,记者在黄兴路步行街走访发现,整条街道上的黄金钻石珠宝店多达十余家,这其中,仅克徕帝钻石一品牌就有4家门店。此外,这条街上还汇集了如张万福、中国黄金、中国珠宝、周大福、周九喜、明牌珠宝等多个黄金珠宝品牌。

  临近七夕,商家们做活动的热情高涨,推出了许多促销活动。例如位于黄兴中路上,从原本5000平方米的大店缩减至2000平方米左右的克拉海洋,推出店内首饰首件89折,第2件88折的活动,而周九喜珠宝的门外,则贴着“买手镯、吊坠送DW手表”的大幅海报。

  来自湖南省内珠宝品牌张万福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今年4月底,该品牌在全省的门店数已达230家,如果算上湖北、贵州等地的分店,全公司店铺数则达近300家。

  “省内店铺主要集中在长株潭等湖南中心城市,三四线城市门店数占比约为15%,主要城市的销量占比高达72%。”湖南张万福相关负责人介绍。

  从过去的讲排场,要面子,到如今的更加注重个性和消费体验,消费者购物观念的转变似乎也在推动着珠宝商家们主动寻求改变。

  作为由湖南本土发展起来的品牌,张万福在专卖店的开设上也开始走高端路线。今年5月,该品牌旗下首家“优品店”就在张家界正式亮相。张万福珠宝运营总经理李纲介绍,与其传统的珠宝店铺不同,这家集合了张万福旗下最高端产品和全新店面设计的“优品店”,将带给消费者更独特的产品设计及舒适的佩戴体验。

  数据

  珠宝品牌

  2018财年中报成绩亮眼

  进入2018年的下半场,各大珠宝品牌的财报成绩一扫前两年的“阴霾”。8月10日,三湘都市报记者统计发现,前两年略显低迷的珠宝市场,在2018年迎来了集体“大翻盘”。

  香港珠宝品牌周大福发布的2018财年年报显示,截至2018年3月31日,该集团全年实现营业额591.56亿港元,同比增长15.4%。据历年统计数据显示,这也是周大福自2015年期营收连续3年下滑后的首次上涨。报告期内,周大福内地零售额由占比约九成的珠宝业务推动,增幅达14.0%。

  另一珠宝品牌谢瑞麟也在早前公布,预期截至2018年2月28日的2018财年,其股东应占盈利较2017年同期大幅增长约一倍。该公司也对外发布称,2017至2018年度中期业绩,营业额较去年同期上升11.8%至17.33亿港元。

  而六福集团发布的2018财年中期业绩公告也显示,在截至上年9月底的6个月内,该公司共取得收入63亿港元,较去年同期增长14.9%。其中,来自中国内地市场的收入为21.62亿港元,较去年同期增长25.5%,占集团总收入占比达34.4%。

  此外,周生生也曾公开表示,2018年,该集团计划在我国内地,透过产品及品牌差异化适应消费需求的变化,加强线上渠道的服务体验,保持新增开设约50家新店的步伐,重点在于深化市区市场渗透率。

  思考

  大店的规模效应究竟应如何拓展

  最早在五一商圈占据黄金码头的克拉海洋与世纪情珠宝广场,比起过往的繁华,如今已略显低调。8月9日,三湘都市报记者前往世纪情珠宝搬迁后的原五楼物业时发现,该商场大门无法从外部自行打开,而需要按门铃等待店内的工作人员开门。店内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自从店铺由一楼搬至五楼之后,店内已不做黄金钻石生意,只有玉石可以卖。

  作为过去贵金属消费品市场的“硬通货”,黄金及黄金饰品近些年来市场行情变化,显得有点难以捉摸。8月10日,FX168财经集团对外发布信息称,受强势美指影响,现货黄金的反弹势头再度停滞,投资者目前对黄金的热情较低,因此市场缺乏打破区间的力量。

  一位业内人士在接受三湘都市报记者采访时也曾表示,近年来,国际黄金现价屡现急跌,不少在前些年抢购的消费者深套其中,“受金价下跌影响,黄金珠宝投资需求萎缩,从而致使黄金珠宝企业的周转下降,存货减值的负循环对行业内所有企业造成沉重的压力,利润空间缩窄。”

  即使如此,店铺的租金和营运成本显然并未降低,以“大店”的模式进行经营,不仅要大量压货抬高成本,也要承担每日都需要面对的到店客流、成交额等诸多压力。在当今的市场情况下,黄金是否仍适合以“大店模式”进行经营,这可能要打个问号。

  上述业内人士认为,过去的大店“疯长”很大程度上是受市场需求的推动,而当这股热情趋于冷静,便也将促使资本重新考量这种经营模式的市场生存空间和合理性空间,“今后的消费者,越来越讲究个性,他们或许更喜欢走街访店的淘货,享受挑选一款心仪饰品的乐趣,单纯讲究‘克数’、‘重量’的欣赏标准已经成为过去。”他认为,这也是品牌开始从自身产品寻找市场突破口,以专卖店或精品集合店模式进行经营的主要原因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