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潮叔张双利:老来不忘“少年狂”

2018-07-13 14:56:12 广州日报

抖音潮叔张双利:老来不忘“少年狂

六旬老汉从影一生演配角 跟90后玩新潮走红有600万粉丝 跳热舞、玩滑板、卡丁车抓住人生尾巴。

张双利没想到,最近自己突然火了,几天没上线,就有粉丝“呼”他:“‘拐爷’,今天怎么还没见你?”

张双利是一位过着别样老年生活的老人。镜头内,他是“老生”;镜头外,他是“潮叔”。64岁的张双利演了一辈子配角,影视剧里的他常常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爷爷形象,可现实生活中,他却活得像个十足的“孩子王”,“我和我的很多同龄人都玩不到一块儿,感觉跟他们有‘代沟’;但是跟‘90后’们一起,我就会玩得很开心。”他用一口爽脆的北京腔说道。

跟着年轻人,他学会拍抖音、打英雄联盟、玩滑板、前不久还学会了开卡丁车。张双利私下的装扮也颇时髦,他爱穿各类潮牌,收集各类小物件,从耳钉、墨镜到项链、围巾,“我是个臭美的大爷”。

张双利的抖音最近没怎么更新,网友们纷纷给他留言,“‘拐爷’快更新啊!”“拐爷”是网友对张双利的昵称。

“哎呀,我现在哪有功夫!”张双利说话声音浑厚,呵呵地笑着,皱纹从眼角蔓延开来。最近的张双利很忙,白天忙着拍戏,晚上忙着追世界杯。张双利是个老球迷,世界杯他“场场不落”,有时因为担心吵到家里人,他干脆一个人拎着啤酒就去附近的酒店看球,他很倔,没人能拦得住他。

“我现在什么都不想,就想玩。”张双利说:“我们这辈人年轻时太苦了,现在好不容易赶上好时候,当然要抓住人生的尾巴,学着自己给自己找乐子。”

坎坷演艺路 白了少年头

张双利最具标志性的便是一头时尚浓密的白头发,但鲜为人知的是,他的那头“奶奶灰”其实是“少年白”。

年轻时,张双利的日子过得并不好。小学时期,爱听京剧、评剧的他被送进了原崇文区少年之家合唱团,并成为文艺骨干;中学时期,他又在校宣传队,时不时参与全区汇演。

1970年,中学毕业的张双利到煤库送煤,一干就是9年,之后他终于得以离开,前往他心心念念的北京燕山文工团话剧队。但1年后,燕山文工团却面临解散,1981年,张双利失业了。他又去了北京曲艺团相声队干了4年,结果1985年,相声队撤编,张双利再次失业。“头发一下子就白彻底了。”张双利说,“‘少年白’其实只是借口,原因实在是那段日子太难熬了。”

结束了文工团生涯的张双利,开始想方设法往影视圈发展。他往往会在剧组里干着最重最累的活,“拍的第一部影视作品是《相识后的二十六天》,除了演男二号石油工人,我还学了场记。从前期筹备、中期拍摄、后期合成,整整做了一个月……那一个月里我就掉了15斤肉。”

为了能争取到《雍正皇帝》里八王爷胤禩的角色,张双利同样不遗余力。“当时我家住在王府井,一个月里有将近17天,我每天都骑着自行车往北影厂招待所跑,去一个小时,回来一个小时,三伏天,就为了告诉导演‘我又来了’。”

后来,张双利便索性演起了各类“小人物”,从《京都纪事》里的刘德林、《小鱼儿与花无缺》里的神医“常百草”、《远大前程》中的“拐爷”、《如果·爱》里的万世成……影视剧里的他,渐渐变成了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形象。

从万年“绿叶”到抖音潮叔

张双利演了一辈子配角,想不到64岁的时候却在“抖音”上火了。

数据显示,在抖音庞大的用户群体中,年龄36岁以上的用户仅有2.1%的占比,而60岁以上,占比就更少了。但是张双利却比许多年轻人“抖”得有精神:卖萌、社会摇、甩手舞、海草舞、溜滑板、踩“风火轮”、玩英雄联盟……这个满头白发却活力满满的老大爷,在抖音上一“出道”,便吸引了600万的粉丝。

除了“拐爷”,“抖友”们还给张双利取了一连串的外号,比如“黄忠”,因为黄忠是一名“不服老”的老将。“现在,王者荣耀还是我带他们玩儿呢!”张双利扬了扬眉,有些骄傲地说,为了“练级”,他花费了不少精力。

“白发潮叔”则是张双利的另一个外号。长期坚持健身的他打扮颇为新潮,潮牌T恤、耳钉、墨镜、项链、小白鞋……再加上他的背总是挺得笔直,若不是一头银发,人们很难从背影上看出,这是一位老大爷。

“我是个太臭美的大爷了。”张双利有点害羞地说,自从迷上“潮牌”,他经常会去一些“旮旯地儿”收藏各式各样的小饰品,有时还会“瞄”起别人的饰品来:“之前拍《远大前程》的时候,我就注意到演员谭凯有好多漂亮奇特的帽子,那些我都没有。”

不过,张双利更“潮”的还是他的生活方式。曾经,抖音上一度流行玩滑板,“我早就会了”。一个月前,在重庆拍戏,张双利又迷上了“卡丁车”,一坐上车,张双利便和年轻人比赛,“那真需要点儿胆量,因为赛道也不熟悉,第一个六圈赛就落下好多,后来第二个、第三个六圈赛后,我就追上去了。我们玩得很开心,比如像‘漂移’,在公路上实现不了。”话落,张双利还鼓励记者说:“下次要是有机会,你也一定要尝试一下!”

老年人该多和“90后”玩

张双利近期在找“90后”实习生,他透露,自己身边全都是“90后”。

“‘85前’我都觉得他们太老了,很多观念都跟我们不一样,”张双利说,“这个时代的很多东西我都是从‘90后’的身上学到的。我喜欢和年轻人一起。和同龄人感觉玩不到一块儿。”

张双利前阵子注意到“抖音”进入了广场舞。当时他觉得很开心,因为大家都在进步:“我希望老年人都能有一颗年轻的心,跳广场舞太单一了,我觉得老年人要想保持年轻,就要多跟‘90后’一块儿玩。当然‘90后’也要学习,不学习也会被‘同龄人抛弃’。”

他注意到,国外的老年人娱乐方式就非常丰富,甚至有许多老年人愿意去尝试极限运动。“谁说老年人不能穿得花里胡哨,谁说老年人不能玩滑板,谁说老年人不能玩卡丁车,只要你的身体允许,你喜欢,就要敢于去尝试,别在意其他人的眼光,不然你永远不知道在滑板上的那种自由的感觉。”张双利说。

张双利还会去参加一些老年人组织的T台秀活动,“台上都是些70多岁的老爷老太太,大家走起台步来一点儿都不输年轻人。”

“熟年大爷”的烦心事

日本作家渡边淳一在《熟年革命》中,将人的45岁到64岁称为“熟年”,巧妙解决了“少年”和“老年”的过渡。张双利说,他如今找到了他的乐活“熟年”,并将迎来他灿烂的“老年”。

对64岁的张双利来说,他唯一的“烦心事”可能便是告别。“最近我的心情挺低落的,11日我翻朋友圈,得知‘秃鹰’(计春华)走了,他比我年轻,才57岁,不抽烟不喝酒,就这么走了……”谈话末,张双利突然说道,“人的生理和心理都会老,生理老了不可怕,但是当你的心老了,就没办法了。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程依伦、李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