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驰传媒邓安江:是时候将综艺后期“藏”起来了

2018-06-15 9:31:25 东方娱乐网

如今,综艺后期制作的功能和地位被不断强化,然而,星驰传媒首席内容官邓安江在接受“看电视”专访时却判断,综艺后期的下一步,一定是要把后期“藏”起来。在他看来,精品化和风格化是未来几年综艺节目发展的必然,而从后期角度看,精品化节目大多具备强人设、快节奏、风格化三大特点。

伴随着户外真人秀节目近几年的勃兴,后期制作这一行业和工种也随之进入快速的专业化和市场化。

实际上,中国综艺节目独特的媒介和市场环境以及发展轨迹,构成了一道独具特色的中国综艺产业的发展景观。后期制作在节目的样态和品质上所发挥的作用被越来越强化。

就在综艺后期制作的功能和地位被不断强化的当下,星驰传媒首席内容官邓安江在接受“看电视”专访的时候,却做出了一个看似叛逆的判断:综艺后期的下一步,一定是要把后期“藏”起来。

星驰传媒CCO(首席内容官)邓安江

在他看来,后期制作在如今的综艺节目制作中有过度被强化的趋势,已经有点喧宾夺主。

后期制作固然重要,但随着观众的不断成长,传统固化的后期制作模式,显然已经无法与现在的观众相适配,甚至与节目组发生争执的事件频发。

基于这个原因,“能不能将后期藏起来,才是真正对后期制作团队的考验”。邓安江说,削减剪辑痕迹,让技法回归故事本身,是综艺后期制作在今后应该着重去考虑的问题。

邓安江判断,未来综艺一定是朝着精品化和风格化方向走的,对于后期制作来说,也迎来了全新的考验。不断更新制作方式和发展路径,是后期制作公司都要面临的课题,因为,“行业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对于星驰传媒来说,做差异化的头部内容就成为如今以及未来一段时间的发展战略所在。

跨领域、跨平台、跨类型,以此保证公司的平台和品牌不掉队,目前星驰在项目选择上也确实遵循了这样的路径,从电视综艺到网络综艺、从户外到棚内等都有布局。

已经发生变化的综艺后期行业,到底如何去适应和引领?

“是时候把后期藏起来了”

后期制作是真人秀制作过程中重要的一个组成部分。发展至今,国内也诞生了不少以综艺后期制作为主营的制作公司。

星驰传媒是最早入局的一批,先后承担了众多现象级综艺的后期制作,也是中国综艺后期产业化和专业化的主要参与者和推动者,一定程度上也不断定义着中国真人秀节目的后期制作方法和标准,也在其中享受到了产业初期发展的红利。

但首席内容官邓安江却认为,综艺后期行业是到了该迎来转变和突破的拐点了。“这两年大家都在不断强化后期制作,让后期有点喧宾夺主了。”而在他的判断当中,接下来的一个发展阶段,必然是要“将后期藏起来”。

事实上,在近一段时间以来,后期这一幕后工种被推到舆论风口的前台的事件确实时有发生,粉丝或者艺人与后期团队公开叫板的事件就时常登录媒体的娱乐版面,后期似乎前所未有的得到了大众的关注。

在邓安江看来,近年来传媒生态在科技发展的带动下不断发生变化,观众的话语权和审美也得到了很大的提升,他们对于节目的感受和体验越来越敏感。

而最近频繁发生的“手撕”剪辑师的事件,实际上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剪辑师在基于素材二次架构故事的时候,没有“藏”好,剪辑痕迹过重而被观众发现了。

“打动观众的一定是真实,真实性是剪辑的前提”

邓安江说,诸如打破、提炼、重组等蒙太奇手法是综艺剪辑过程中必不可少的,但一切都是要在保证真实的前提下去完成。

感觉、视觉、听觉是一个可以在潜意识里面消化的东西,观众只能是被动地接受,如果硬要通过素材去过度捏造一些情节和人设,观众一定不会买账。

做这些,就是要让观众看后觉得真实,这就是创作。观众看得不舒服时顶多会说“这个地方好假呀”,他们不会去论证为什么觉得假。

“用力过猛的剪辑方式,往往欲速则不达”

而“藏”起来的另外一个很重要的工作就是要防止套路化的过度剪辑,随着观众审美的提高,对于节目制作中的刻意引导,其实会越来越抵触。

邓安江告诉“看电视”,过度剪辑大多情况发生在对人设的塑造和强化,还有对故事的情绪渲染和悬念铺垫时。

面对海量素材如何去筛选事件,用什么形式来表现故事,哪些可以告诉观众,哪些是需要留给观众想象空间,这些对导演和编剧的故事把控能力要求非常的高,也是剪辑师在创作时经常会出问题的地方。

比如最新一季《奔跑吧》兄弟团在联合国的英语演讲环节,由于邓超和陈赫的英语基础不好,所以接到任务后有一些抵触情绪,导致现场情绪一度非常的崩溃。

面对这种消极情绪,剪辑师对于素材的取舍拿捏就非常重要了。

首先真实是前提,消极的负面情绪是一定要展现出来的,但是绝不是简单粗暴地进行渲染来引导观众,如果把这种情绪表现的过量或渲染铺垫的过久,会让艺人看起来非常不讨喜,也会让观众产生逆反心理,从而对故事失去兴趣。

所以如何在保护艺人的前提下还能让观众自然的接受你的故事,并且还能跟着主角的情绪产生共鸣,这就是剪辑师在二次创作时首先要弄明白的一点。

星驰在这两年最大的一个创新之处就是抛弃传统的炫技思维、套路化的剪辑方式,在故事叙述上对自然流的回归。

所谓的自然流的剪辑方式,就是在表现技法上尽量做减法,不让观众感受到太多的剪辑痕迹,进而更好地沉浸到剧情当中去。“剪辑师藏得越好,观众对故事的感受就越好,节目也就越高级。”

做减法、让剪辑藏起来,让剪辑回归故事和人物本身。在邓安江看来,这无疑是综艺后期制作过程中必然的发展趋势,是面对观众和当下的一些不良的创作倾向而必须要做的一种选择。“把后期藏起来,才能跟前期形成良性循环。”

综艺节目的市场环境一直在发生着变化,这种变化在中国当下又呈现出快速更新迭代的特点。

“精品化和风格化,一定是未来几年综艺节目发展的必然。”在邓安江的判断中,这样的趋势对于前期和后期来说,都是考验。

他认为,“从后期角度来看,所谓精品化的节目大都具备三个特点:强人设、快节奏、风格化”。

节目成功的基石—强人设

人设的意义是在于说,一个节目如果在一开始就把特别多信息量灌输给观众的话,观众就会对内容失焦导致对节目的吸引力下降。

邓安江认为,这个时候就必须要用一个从简入繁的模式,最开始的时候一定要给观众最简单最直接的东西,那就是人设标签,然后再靠人设慢慢的延伸进来,让观众感受到这个人设背后可能有更多的内容,更大的世界观和价值观。

一旦节目立住了人设,有了让观众喜欢的主角,那么无论在策划阶段还是剪辑阶段就有了很强的方向感,也会让观众对节目产生非常强的粘性,比如说最近很火的菊姐。

“所以当我们在开始进入一个节目之前,甚至在剪每一期节目之前,我们第一个任务就是要搞明白主角的人设是什么,标签是什么,如何让观众爱上主角。”

当找到这个人设的时候就需要不停的用剪辑手法来强化突出这个人设标签,才能让观众真正的记住和相信这件事情。

“人设一定是核心,而剧情是为人设服务的。”在邓安江看来,处理人设和剧情的关系成为后期制作中最难权衡的一个部分,现在很多节目夸大了剧情式剪辑的概念,搞混了人设和剧情二者之间的关系。

如果剧情至上,就会导致人物在里面的情绪是跳跃的,性格设定也会前后不统一,让观众不会对故事主角产生粘度。

邓安江认为,随着政策引导和观众审美的提高,看到更多的是节目关于文化和正能量的核心表达,而这些都是要靠节目主角表达出来的,所以想要说服观众接受节目传递的价值观,人设是前提,剧情是基础,二者相互联系,相互依存,共同服务于这一目的。

同时邓安江认为,“在塑造人物时要注意张驰有度,如果按照十分来说,给到观众七分即可,剩下三分让观众自己去消化,切记不能急于求成,尤其是用强刺激的戏剧冲突去塑造人物这种手法,观众已经极度审美疲劳”。

这一点在人设的塑造上体现的尤为明显,特别是近期以来一些观众和明星粉丝对于综艺节目后期剪辑的诟病,一定程度上就跟人设塑造的尺度拿捏有很大的关系。

“艺人选对节目,节目选对艺人,这应该是二者最幸福的事情了,再加上后期精准适度的人设定位,节目基本上就成功一半了”。

面对不断在快速变化的综艺市场,邓安江始终将人设塑造放在了未来发展的一个很重要的位置上,“要想让观众接受内容,就要从人设入手。”

节目形式的创新—风格化

做节目其实就是在做两件事: 内容+形式 ,最理想的是,把你想讲的话用最好的方式表达出来。

而形式指的就是节目的风格,就好比一个人通过衣着打扮展现出来的气质一样,非常的重要。

所谓风格化就是通过叙事方式、剪辑技巧、音乐音效、特效动画等带给每一档节目各自不同的风格,“我很担心星驰所有的节目做出来永远都一样,一定要让每个节目都有自己的风格才行”。

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目前市场上这么多的同质化内容,除了同类型节目太多以外,最有可能的原因就是都出自同一个后期制作团队。

《我是大侦探》《机器人争霸》是星驰传媒本季度承担制作的两档节目,而这两档节目在市场上都已有同类型的节目,所以如何做出风格差异化就成了最大的问题。

《我是大侦探》是《明星大侦探》的姊妹篇,网综转台综最大的难题就是受众发生了变化,节目时长也受到了限制。

为了在有限时间内达到最好的播出效果,从叙事手法上做了很大调整:充分展现有趣的故事、选择性保留缜密的逻辑和嘉宾的表现、节目删减反转,均衡推理和剧情比例,让故事更集中。

这是节目与《明星大侦探》最大区别所在。不可否认的是,这种做法照顾到了湖南台各年龄层观众的理解能力,快速实现节目拉新。

《机器人争霸》与另外一方同类型节目在不同的平台同期上档。而《机器人争霸》从一开始就确定了赛事竞技感的节目基调,所以剪辑和包装都把重点放在了突出赛事氛围的营造上,整体风格更偏向欧美格斗类节目气质。

再加上电竞解说的融入,增强了知识和趣味性的同时,让观众的感受更加有现场沉浸感,也成为节目在同质化题材中进行差异化制作的关键。

后期制作的风格化是未来精品化路线的必经之路,细化类型,针对不同风格的节目制作不同风格的后期,打好差异化这张牌,在满足观众审美的同时,也为后期制作的未来谋一条更为光明的道路。

收割观众注意力—快节奏

如今用户信息接受方式产生了巨大的变化,移动化、碎片化的接受习惯让人的耐心越来越少,更倾向于用最短的时间获取到最多的信息,高强度、高刺激、高密度的信息接受方式逐步被接受。

“电视综艺现在受用户收视习惯的影响很大,信息量越来越大,强度也越来越大”。节奏快、事件密集、单位时间内信息量大,这是从《奔跑吧》最新一季开始做的调整。

邓安江认为,“前期录制时间比以往几季有所增加,但是播出时长没有增加,如何在九十分钟内进行事件点的编排和串联,每个事件点所占比例分配,如何把握剧情的铺垫、高潮节奏设计等等,对总导演和剪辑师的内容把控能力要求非常高。”

对于后期创作者而言,用户收视习惯的改变也将重构节目的剪辑和设计思路,剪辑师要从节目类型入手,再根据故事结构、事件的密度,戏剧的强度,三者需要达到平衡才会形成最佳的节奏。

而面对观众收视习惯的变化,传统的视听语言运用,严谨的叙事框架、镜头的调度将可能不再成为用户关注的重点,所以是否需要产生新的创作模式和叙事节奏也是未来要思考的问题。

人设、节奏、风格化,在邓安江看来,就像一把刻度尺一样,可以度量出一个节目是否到位,也是综艺后期制作公司在未来需要着重发力的三个方向。

他说,“这三个词看似很普通,但是希望所有的后期从业者能明白这三个词里的深意,希望大家要经常从这三个角度去探索和检验自己的作品,因为这是未来我们核心竞争力集中体现的地方”。

“做差异化的头部内容”

在很多的认知当中,星驰一直在户外真人秀的制作上有着很多的耕耘,实际上,从去年开始,伴随着综艺节目媒介平台和类型的不断发展,星驰也开始了多元化和差异化的布局。既有电视综艺,也有网络综艺,类型也各不尽相同。

做差异化的头部内容,同时平台、制作团队以及节目本身的创新度,是选择项目的时候最为看重的三点,这或许也构成了被行业一直称道的星驰战略路线背后的方法论。

在邓安江看来,其实对于综艺来讲,平台之间是没有界限的,好内容才是王道。

摆脱过往的标签和路径,在差异化的战略选择之中,让团队不断得到成长,同时在这一过程中不断去引领综艺后期的制作标准和方法,保证公司的品牌和实力不掉队,这都是在面对综艺发展以及后期产业浪潮不断变更的环境中,星驰传媒所作出的选择。

而对于后期制作来说,“藏起来”才是真正对团队功力的考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