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部门十年反垄断执法:立案100起,结案55起

2018-06-14 15:11:01 法制日报—法制网

“自反垄断法颁布实施以来,工商机关垄断案件查办数量逐年增加,地区范围不断扩大,涉及的行业领域不断拓展。”近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反垄断与反不正当竞争局有关负责人如此表示。

案件涉及领域不断拓展

从2009年工商机关查办的第一起垄断案件开始,截至目前,工商机关已对涉嫌垄断行为立案100起,结案55起,涉及行业包括供水、供气、供电、烟草、盐业、医药、银行、保险、电信、交通、旅游、建材、广播电视、包装机械、建设工程、计算机软件、商用密码器等。

2017年,工商机关共立案查处18件涉嫌垄断案件,其中涉嫌垄断协议案件10件,涉嫌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案件8件。2018年以来,工商机关又新立案查处涉嫌垄断案件7件,其中涉嫌垄断协议案件3件,涉嫌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案件4件。

此外,工商机关还制止滥用行政权力排除、限制竞争行为41起,其中2017年制止滥用行政权力排除、限制竞争行为12起。

这位负责人表示,在执法队伍办案经验日趋成熟、执法水平日渐提高的情况下,反垄断查处案件也发生了一些变化,越来越多重大、复杂的垄断案件被查处。

据悉,反垄断法实施最初几年,查办的垄断案件多为法律问题较为简单的垄断协议案件,而近年来查办的案件呈现出的特点是垄断行为日益隐蔽,涉及的法律问题越来越复杂。

例如安徽省工商局查办的商用密码器生产销售企业垄断协议案,是工商机关查办的第一起通过“协同行为”而非通过书面或口头协议达成的垄断协议案件,这一案件的处理决定在后续的行政诉讼中得到了法院的支持和肯定。

在工商总局2016年查处的利乐案中,其垄断行为非常复杂隐蔽,查处难度很大。执法人员综合运用法律与经济学分析工具对相关市场界定、市场支配地位的认定、垄断行为造成的竞争损害进行了缜密的分析,在国内外反垄断法学界获得了广泛赞誉。这一案件也成为继英特尔案之后关于“忠诚折扣”行为的又一典型案例。

据悉,反垄断法实施以来,中国已经成为继美国、欧盟之后世界第三大反垄断司法辖区,中国执法机构的执法实践正在世界范围内发挥影响力。

建议企业加强自我约束

虽然在执法工作取得长足进步的同时,越来越多的企业和行业协会主动学习反垄断法相关知识,对员工开展反垄断合规培训,执法过程中遇到的当事人对反垄断法一无所知、白纸黑字签订书面垄断协议、面对执法机构的调查时仍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违法的情况越来越少,然而仍有部分企业在反垄断合规部分存在盲区,这位负责人建议企业注意六个方面:

一是坚决避免共谋行为,特别是竞争对手之间的敏感信息交换。共谋行为是各国反垄断法普遍禁止的核心行为,在我国反垄断法中规定为“垄断协议”,垄断协议行为不仅指书面或口头形式达成的协议,还包括企业之间的“协同行为”。例如,几个竞争对手在分享了价格信息之后“不约而同”的涨价。此类发生于竞争对手之间的信息交流会被视为构成协同行为的重要因素。

二是审慎对待纵向限制行为。虽然纵向协议特别是非价格的纵向协议行为,执法部门更多通过个案分析其带来的竞争损害,“个案分析”无法给出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判断标准,但是并不意味着在个案中无法对竞争损害进行判断,因此企业应进行严格的自我审视。

三是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企业要加强经营行为的自我约束。互联网平台企业在“规模效应”和多边市场作用下,很容易在所在的细分市场取得独占或寡头地位,虽然随时面临着新技术和新的商业模式带来的潜在竞争以及跨界竞争的威胁,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平台企业在现有市场不具有市场支配力,更不意味着具有优势地位的互联网平台企业可以无所顾忌地任意实施排他性行为。

互联网行业是我国当前经济发展最有活力的领域之一,“鼓励创新、包容审慎”是监管部门秉持的监管原则,但是同时也要警惕垄断行为对创新的扼杀。

四是公用企业和依法具有独占地位的企业应积极承担社会责任,避免损害消费者利益。在以往查办的垄断案件中,有很大一部分是供水、供电、供气等公用企业和盐业、烟草等依法具有独占地位的企业,今年,市场监管总局将继续开展整治公用企业限制竞争和垄断行为突出问题的专项执法行动,保持对公用企业垄断行为的高压态势。

五是行业集中度越高、竞争者越少、准入限制越严格的企业越需要加强反垄断合规。

六是政府行为不能成为经营者免除垄断行为违法责任的理由。反垄断法和《工商行政管理机关制止滥用行政权力排除、限制竞争行为的规定》都明确,经营者不得以行政机关和法律、法规授权的具有管理公共事务职能的组织的行政限定、行政授权或者其制订、发布的行政规定为由,达成、实施垄断协议和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行为。如果经营者被迫从事此类行为,最好的办法是向执法机构举报。

竞争政策基础地位将强化

这位负责人表示,当前中国的反垄断执法机构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机遇和挑战。一方面,当前我国正处于经济增速换挡期,需要通过竞争政策的实施不断健全市场机制,最大限度激发市场主体创新活力,推动产业转型升级。另一方面,国家实施“一带一路”战略,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需要营造更加公平开放的市场环境,更加主动地与国际规则接轨,在更大程度上发挥竞争政策的作用。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要加快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清理废除妨碍统一市场和公平竞争的各种规定和做法,要深化商事制度改革,打破行政性垄断,防止市场垄断。“十三五”市场监管规划也强调要强化竞争政策的基础性地位。

目前,根据《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办公室、商务部、发改委和工商总局反垄断执法职能统一归属新组建的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机构整合工作正全面推进。这位负责人表示,未来的反垄断执法工作将会进一步加强,在竞争政策的实施过程中更好地发挥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