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身卡冬眠”见证消费者的妥协懈怠

2018-06-14 23:53:23 红网

一张健身卡,低则数百元,高则上万元。它们本应随着主人前往健身房,为主人挥汗如雨、锻炼塑形提供服务,但事实是,很大一部分健身卡一直“冬眠”在主人的钱包里。ALL In全力健身创始人张锦杰告诉记者,冲动办卡却不能坚持锻炼,在业内是常见现象,一般占到四成左右。(6月13日《厦门日报》)

在物质生活渐次丰盈的当下,许多人都缺乏足够的运动,健身已经成为一种普遍性需求。健身不仅有助于身体健康,也有助于提高人们的颜值,让人们在社会交往的过程中更容易受到他人的青睐。办卡的时候信心十足,办卡之后却难觅踪影,“健身卡冬眠”见证了一些消费者的妥协与懈怠。

美国作家福塞尔有本叫《格调:社会等级与生活品位》的畅销书,其中有一章节就叫“以貌取人”,里面讲了诸如“容貌”“衣着”“体重”“整洁”等知识与技术。在一个注重印象管理的时代里,在身体符号属性凸显的今天,一些消费者并非不懂得健身的重要性,而是难以做到抵制诱惑、善于克制与自律。

“身材比口号更能体现你的价值观 ”,在有的人看来,肥胖是身体和精神双重懒惰的结果。不能及时叫停“欲望号街车”,放任惰性、自我减压、追逐享乐,不能勇敢地与自己较劲,善于与自己和解、善于进行自我矮化,“健身卡冬眠”的背后,隐伏着某种意义上的精神缺“钙”。在与自我的对抗中,一些消费者过早地认输、败下阵来。

不论是工作太累想休息下,还是有聚会无暇顾及,抑或嫌天气不好,当人们可以为自己的行为找到理由哪怕是自欺欺人的借口,“健身卡冬眠”很难说不是一种必然。缺乏足够的定力,只是在一些外因诱导下参与健身,没有让健身成为自己喜欢的生活方式,自然就会导致健身卡使用效率不高,没有让健身房发挥应有的作用。

在一个盛行功利与算计的时代,健身成为一种社会表现与社会竞争的工具。热衷于“拍照打卡”,将参与哪个级别的健身俱乐部、有没有私教作为社会地位的象征,一些人喜欢活在“镜中我”里面,习惯“活给别人看”。只要达到了这个目标,坚持健身就变得没有意义,健身卡就异化为一种炫耀性消费,用来为自己赢得“脸面”。

改变“健身卡冬眠”的现状,提高健身卡使用率,不仅是让消费者减少物质损失,更是要让他们在与自己的较劲中、在于惰性与欲望的死磕中长成大块头,更加从容、自信地面对这个世界。“风雨多经人不老,关山初度路犹长。” 健身说到底是为了遇见更好的自己,它不仅会给我们带来更加健美的身材、更加出彩的颜值,也会让我们的内心世界历经磨炼,变得更加强大。

文/杨朝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