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冰球队主教练刘爽:失眠七晚 现在如释重负

2018-05-18 20:22:38 红网
来自黑龙江的刘爽是湖南冰球队首任主教练。正是她的“湖南冰球梦”,创造了湖南省冰球运动的新历史。本文摄影/罗学尧

红网时刻5月18日讯(记者 罗学尧)5月17日下午,湖南冰球队5-12不敌北京二队,无缘小组出线,以一胜两负的战绩结束了2018全国冰球锦标赛之旅,来自黑龙江佳木斯的刘爽则匆匆结束了自己的首次主教练经历。如果从湖南冰球队于5月10日在江苏徐州正式集训开始算,刘爽这个主教练当了正好一周。

也许是如释重负,比赛打完的当天晚上,刘爽便失了声,嗓子沙哑地说不出话。第二天,湖南冰球队的队员们就要收拾包裹开始返程,他们来自北京、天津、江苏、河北、四川和湖南等地,多数队员已经是“金盆洗手”的原专业冰球队员。把这样一支队伍凑齐,可谓是既难也易,用刘爽自己的话来说,难在大家四散天涯且已封刀入鞘多年,易在“他们从小就是队友,集合只是一个电话的事情。”

5月16日,湖南队13-2大胜佳木斯二队。这是本届全国冰球锦标赛,湖南队最闪光的时刻。

在临行宴上,刘爽喝了不少啤酒,嗓子发不出声,她就用嘴型一遍遍比划着“喝”字。东北人特有的豪爽性格,在刘爽身上体现地如“教科书”一般,尽管已经7天没有睡过一个囫囵觉,在最后一晚,她也要把这帮队员陪好了。

失眠:“终于可以睡一个好觉了。”

刘爽在前往球场的车上补觉,带队参加全国冰球锦标赛的压力让这位东北姑娘彻夜难眠。

帮湖南建立首支冰球队参加全国冰球锦标赛,一个梦想在短短27天里变成了现实,这一方面让刘爽狂喜,另一方面也让她背负了巨大的压力。

刘爽(深色衣服)在球场边观看球队训练情况。

“坦白讲,自从球队到徐州集训开始,我每天晚上都睡不着,睁眼到天亮,只在去冰场的车上能睡着那么十分钟。”刘爽向红网体育记者坦言,之所以失眠主要是因为资金跟不上来,“许多队员都是请假,暂停手上的工作来参加比赛,将近二十号人产生的费用可不是一笔小数目。我原本担心队伍会因为资金问题散掉,但事实上大家每一场球都在用尽全力,在这段时间每个人都在挑战自己的极限。比赛打完了,我想大家终于都可以睡一个好觉了。”

成绩:“还是那句话,首次参赛意义大于成绩。”

首次亮相全国冰球锦标赛的湖南冰球队,小组赛交出了一胜两负的成绩单。

5月15日0-27惨败广东深圳队,5月16日13-2大胜佳木斯二队,5月17日5-12败北东道主北京二队,湖南冰球队在2018全国冰球锦标赛男子B组比赛中亮相3次,尽管没有获得出线机会,但首次出现在全国冰球最高级别赛事的赛场上,湖南冰球队还是吸引了不少眼球。不少当地的学生球迷特意在湖南冰球队有比赛的场次到场观赛,他们说:“我们对湖南很向往,觉得湖南好神秘,我们都喜欢湖南卫视,就这么简单,所以来看湖南的比赛。”

湖南冰球队准备进行训练。

从队伍在徐州集训,到进行三场小组赛,红网体育进行了全程跟队报道。大篇幅长跨度的报道,让湖南冰球队队员都十分激动,而刘爽却是“压力山大”,她说:“我知道许多人都在关注我们湖南冰球队,许多人都在关注我们的每一场比赛,尽管首场我们被深圳打了27-0,但最重要的是我们队员丝毫没有被影响,完整、努力地把三场比赛打下来了,并且让湖南冰球队成功在全国冰球锦标赛上以专业的姿态亮相。毕竟这是一支东拼西凑,在短短一周时间里集合、训练、参赛的队伍,我们的意义在于敲开中国冰球界的大门,告诉大家湖南队来了,现在就在这里,以后也会在。”

心理:“对队员很愧疚,希望明年再见。”

湖南冰球队全部比赛打完后第二天,队员开始一一离队。每个队员离开前,刘爽几乎是一个不落的去道别,她说对于这些队员自己内心有许多歉疚。“其实集训和比赛期间,基本是队长万源在带领球队,我通常就在场边嚎两嗓子,一些主力队员很早以前就在一个专业队里打球,他们几乎是义务过来参赛的,接了电话立马向单位请假。冰球队里就是这样,从小就朝夕相处的,感情很深。”

刚刚成立时的湖南冰球队在长沙橘子洲头合影。

冰球运动是一项对体力、爆发力和耐力要求较高的运动,专业出身的运动员在专业队时期,便有专门的营养师搭配饮食,用刘爽的话说,冰雪运动队里吃得最好的就是冰球队。而湖南冰球队在徐州集训期间,在一天两练一次练四小时的情况下,球队也只是就近在徐州奥体欧悦冰上运动中心的员工食堂解决午饭。抵达北京后,湖南冰球队被赛委会安排入住的宿舍条件也不尽如人意,队员洗澡、晾护具十分不便捷。“往前翻十年,我还在专业队的时候,吃得睡得都比现在这样好,但能和老战友们相聚并且再次并肩战斗,我觉得比什么都强。”湖南冰球队队长万源说。

小将衣欣宇不幸受伤,遗憾地错过了比赛。

另外,小将衣欣宇在徐州集训期间受伤,导致手腕轻微骨裂。事发后,刘爽全程陪同其去医院做了检查。“小衣受伤的这件事,我一直都很自责,尽管对于他们专业出身的运动员来说这是家常便饭,尽管他与其它队员一样全程都毫无怨言,积极乐观,但作为教练我没有保护好他。希望明年,我还能与他们一起并肩战斗。”

家庭:“是要回去好好陪陪女儿。”

“五福”是刘爽女儿李佳仪的小名,这次离家比赛,刘爽说最牵挂的还是五福。

“五福今年开始上幼儿园,和别的孩子不一样,她挺适应我不在身边的日子。可能是因为我平常基本都在冰场,尤其周末则是更忙的时候,别的孩子都是爸妈在家左拥右抱,我们家五福经常要来冰场给我探班,她顺便还能上冰玩玩。”

刘爽的女儿五福(左)在冰面上玩耍,一旁的刘爽正在为长沙的小孩子做技术指导。

这次离家率领湖南冰球队参加比赛,又是一段时间不能回家。刘爽说对于热爱的冰球,所有的付出都不叫付出,但惟独在女儿这儿,刘爽注定亏欠不少。

集训和比赛期间,每逢晚上失眠,刘爽总要和女儿视频聊天,五福则会在电话那头叮嘱刘爽“好好出差,回来了要带我出去玩。”

“比赛终于结束了,我是得回去好好陪陪女儿。”刘爽说,她得把所有队员一一送走,自己处理好收尾工作,最后一个离开了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