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从“医”记

2018-05-18 10:46:39 快乐老人大学

□ 快乐老人大学科大景园校区学员 陈曼平

2013年春,82岁的老母亲突发风湿性关节炎,一夜之间近乎瘫痪。住院十天虽基本康复,可出院仅两天又复发了,症状甚至比入院前还严重。想到住院的种种不便及并不理想的治疗效果,我和母亲商量,暂时不去医院,先由我在家里用艾灸加内服中药的方法治疗。母亲不了解中医艾灸,只因不想再次住院,便勉强答应。在母亲的配合下,经过35天的艾灸,加上内服温经散寒之当归四逆汤,母亲的风湿关节炎已完全治愈。而最大的收获,是母亲对艾灸和中医药的治病效果已深信不疑,并俨然把我当成了她的“保健医生”。

我之所谓从“医”,说来还是有点心虚的。我不是医生,只是退休后在老年大学选修了几门中医课程。是母亲的信任,给了我从“医”的机会。

2015年春节后不久,母亲感冒了,咳嗽、恶寒、不思饮食,浑身无力卧床不起。虽然只是普通感冒,但久咳不止,我仍担心84岁老母亲肺部感染,想尽快送她去医院,可母亲不同意,非要我在家为她“治疗”。

母亲感冒症状如下:恶寒,咽喉发痒,周身不适,咳嗽痰多稀白,流清涕,不思饮食。这是典型的风寒感冒。服药后症状虽有所减轻,但疗效很慢。如果用艾灸的方法配合服药,效果会更好。于是,我选取风池、大椎、合谷、外关等穴为母亲施灸。考虑到母亲还有鼻塞、夹湿和咳嗽等症状,我又增加了阴陵泉、迎香、尺泽、列缺等穴位。为了尽快减轻母亲身体的不适,我连续四天为母亲施灸。一日两次,为避免因艾灸导致的上火,我刻意将两次艾灸的时间间隔在8小时以上,采用温和灸,并严格遵守施灸规程,确保疗效。

在艾灸和药物的共同作用下,母亲的感冒基本控制了,但新的问题又出现了。

母亲大便闭结,很明显是上火了。于是,我又用桑叶为母亲煮水喝,并将一日两灸改为一日一灸。连续喝了两天桑叶水后,母亲的大便倒是通了,可咳嗽又加重了。开始,我不清楚喝下的桑叶水与母亲咳嗽加重这二者之间有什么关联。打开《中药学》,我找到了答案。桑叶,性甘、苦、寒,归肺经肝经。母亲大便闭结,是因肺热所致,桑叶性寒祛肺热,肺又与大肠相表里,所以母亲喝了桑叶水后大便自然就通了。可恰恰又是因为桑叶的寒性,导致了母亲因寒所致的咳嗽愈加厉害。于是,我马上停掉桑叶水,这方法果然凑效,母亲的咳嗽随之减轻,而且大便也一直畅通。

一番治疗下来,母亲的感冒是好得差不多了,可问题又来了。由于连日卧床,母亲胃口极差。脾胃是后天之本,帮助母亲尽快恢复脾胃功能,又成了当务之急。鸡内金,性甘平,归脾经胃经小肠经膀胱经,消食健胃,研末服每次1.5-3克。于是,我又从药店买回鸡内金,回家洗净焙枯研成末装瓶。神奇的是,母亲吃一次就开了胃口。

一个问题解决了,另一个问题又出现了。本来已经减轻了的咳嗽,只要见风,母亲又咳嗽不止,且痰多稀白,头眩,肢体困倦。这是典型的痰湿证。二陈汤是治痰的基础方,世称治痰之通剂。于是,我又去药店买回五剂二陈汤,每日一剂。连服五天后,母亲历时半月的感冒终于彻底地治好了。

从”医”至今已整整五年,回首这段经历,最要感谢的是母亲对我的信任。是母亲的信任,让我有了学以致用的机会,也有了继续学习的动力。母亲今年87岁,独居,身体健朗,喜种花草。隔日或几日一次的艾灸,也已成了她生活的一部分。

母亲视我为她的“保健医生”,我则自嘲为“赤脚医生”。母亲说:“你如果是个医生,一定是个好医生。”我想,人生如果可以重来,我愿意做一个医生,做一个真正的好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