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高校“抠”出来的大效益

2018/5/18 9:53:18 中国教育新闻网

·学习贯彻十九大精神 写好教育奋进之笔

高校精细管理改革如何做?在湖南城市学院采访,听到学校3个“抠门”的小故事,带来的大效益让记者既惊讶又感慨,或许能给同样正在进行改革的高校以借鉴和启发。

故事一:一名临时工

“支持学校决定。”湖南城市学院体育学院党总支副书记郭羽在学校做临时工的妻子被辞退了,学校党委书记罗成翼问起来,他真诚地表示。郭羽说,学校由此带来的巨大变化,所有人都看得见,凡事不能只想到个人。

“临时工过多,占全校用工15%以上。编内的一些人工作量不饱满,甚至还要拿缺编费”,“阅览室、自习室空荡荡的,教研室、实验室晚上黑漆漆的”,罗成翼形容自己2016年4月到校履新时看到的情形。

“人浮于事,教风学风机关作风不理想,学校又何谈发展?”罗成翼和校党委班子成员意见一致,要加紧进行人事制度改革——整合学科,精简机构,定岗定编,从严治校。

4个短句16个字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就难了。“大大小小开了几十个会,校内外的多次调研,十几次的反复修改,还接受了员工们的当面质询。”校党委宣传部部长李斌说,罗成翼一年里就作了18次大的报告,“思想基本统一了”。

终于,2017年年初,一系列改革举措先后出台:干部能上能下、职称评聘、高层次人才引进、教职工竞聘上岗、绩效分配……改革新政下,75人低职高聘,近350人收入“高靠”。化学与环境工程学院副教授刘长辉就比上年增收4万多元,超过部分教授的收入。

“鲇鱼效应。”校党委组织部部长、原人事处处长袁志成说,改革后的员工们“固定工资靠身份,绩效工资看业绩”;原来评了教授睡大觉,现在评了教授老不安。全校员工们的面貌焕然一新,人人找事做,人人抢事做。最近一次要报省教改项目,以前是天天催着没人报,这次只需上报10个,但最后来了80多个。

人员也大量减少,机关行政精简了20多人,大部分临时工依法依规辞退。图书馆原有27名临时工,重新定岗定编后,不仅辞退了大量临时工,取消了缺编费,而且还分流16名正式员工到二级学院,“既解决了学院办、教务办、学工办缺人的问题,又节省费用上百万元,而且一年开馆时间净增1350小时。蛮好!”湖南城市学院院长李建奇说。

故事二:一间档案室

“学校发展太快了,档案成倍增加,急需新建档案馆。”2017年6月,学校档案馆馆长于应华将一份报告递到校领导的桌上。新建档案馆需要上千万元,就是改建至少也要上百万元。“腾办公室,副处长每两人一间。”校党委一声令下,哗啦啦,30多间办公室空了出来,“5年、10年的档案都有地方放了”。

腾房子做档案馆,这还只是湖南城市学院这两年改革中的一个小动作,更大的动作,是从2016年底开始进行二级学院大调整、学科大整合,带动了综合效益大显现。

“我们的目的是聚焦‘城市’特色,实行学科分类发展。”罗成翼介绍,学校城建类核心专业、服务城市建设与管理类专业占比75%,但经历合并升本、扩校扩招后,学校的学科专业、资源投入、师资队伍等过于分散的问题开始浮现,“特而不优的,必须集成资源进一步做强特色。”校党委班子认识高度一致。一番艰难而细致的工作下来,全校16个二级学院整合成12个,形成城市建设类、信息制造类为重点,管理服务类、公共基础类协调发展的学科专业集群。

学科整合使得专业更强劲,师资队伍结构更合理,产学研一体化的渠道更畅通。这两年,学校与益阳市政府和华为公司共建“湖南新型城市智慧研究院”,新增省级重点实验室、研究中心3个,博士后流动站1个。只有16个正式编制的规划建筑设计研究院,2017年的合同额突破1亿元。

更让人想不到的是,学科整合人员调整,全校硬生生腾出122间房子,“整整一幢大楼,14000多平方米,正好解决了工程训练中心、大学生创新创业基地等急需用房。新建的话至少要六七千万。”李建奇说,之前总有人说教学用房不够,这下好了,一项改革措施就“长”出这么多房子,改革真的是生产力。

故事三:一瓶矿泉水

“一两个小时的会,要发这么大瓶矿泉水?”2017年9月全校教师节表彰大会后,细心的罗成翼说,于是,2元一瓶的换成1元的小瓶。“小瓶也有好多人没喝完,太浪费。”随后,每次开会,瓶装的矿泉水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饮水机和纸杯。

一瓶矿泉水两块钱,一次会议动辄上百人,全校一年大小会议不少,省下的钱真的可以“聚沙成塔”。有人细算了一下,这座“塔”一年不少于10万元。湖南城市学院就是这样,点点滴滴地“抠”钱,硬是“抠”出了一种节俭办学理念和艰苦创业精神。

“学校办学经费供需矛盾十分突出,1200余名员工,1.7万名学生,这么大个家当,手一松,有限资金就会稀释。”罗成翼说。他领着记者在校园走,边走边随手捡起一个白色塑料袋。“你把学校当家搞呢。”记者打趣道。“学校就是我们的家,‘管家’治校就得落小落细。”罗成翼风趣又认真地回应。

确实如此。学校法律顾问孙涛举了个例子:2017年底,学校进行路灯改造,招标上限控制价为270万元,某施工单位通过公开竞争以210万元中标。工程进行到一半,施工单位以“亏本”为由停工,要求加价40万元。学校坚决回应:“严格依照合同办事,否则追究违约责任。”施工单位最终以合同价格按质按时完成了路灯改造工程。“不管是装灯、种树,还是建楼、修路,学校所有基建工程、物资采购,没有敢不严格依法依规履行合同的。我也没少摆臭脸。”孙涛笑着说。不少施工单位感慨,“低价进高价出”的套路,在湖南城市学院行不通!

“矿泉水”效应影响全校。学校会议室、办公室的沙发掉漆、破皮,新换的话要20多万元,结果只花了不到1万元修补如新;新生军训,改由经过精心挑选培训的高年级学生担任教官,既训练出一批高质量的“国旗班”学生,又节省经费40多万元。

3个小故事下来,全校一年压缩行政经费1222万元,增加发展经费6031万元。“‘抠’的目的,是为了‘把钱用在刀刃上’,集中财力确保学校核心指标快速提升和教职工待遇稳步提高。”学校计划财务处处长刘贵芳说。

“减”“省”两年来,湖南城市学院通过推动精细管理改革,办学效益增强,校风校容校貌发生明显变化,图书馆满座、实验室亮灯、双休日加班成为自觉常态,校园提质、美化、亮化面貌一新。师生员工求新求变、干事创业,推进学校改革发展进入“快车道”。近两年,学校国家自科、社科基金立项数量为历年之最,学生英语四、六级通过率、应届毕业生考研率均创历史新高,校办产业年产值突破2.32亿元,项目、平台等更多核心指标进入全省同类学院前列,教职工近两年人均收入平均每年增加15%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