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软件”注销难,用户权利不是说夺就能夺

2018/4/18 0:04:47 红网

注册了多余账号很久不用,担心信息泄露却发现注销不了?很多人都被这个问题困扰过。近日,南都记者实测发现,一些APP的注销功能只是“看上去很美”,用户要达到注销条件十分困难。更令人不解的是,有的APP注册时只需要手机号,注销时却需要用户提供身份证照片等实名信息。(4月16日《南方都市报》)

一些APP注册容易注销难,运营商无视法规约束,肆意剥夺用户与软件“说分手”的权利,最根本的还是看重了自身的利益,却忽视了对用户群体的考虑。只准进不准出的“霸王规则”,看似对平台利好多多,通过阻止注销,一方面为自己留住了用户群体,另一方面还壮大了吸引投资、引进资本的筹码。殊不知,这种游离于法度之外的行径,不仅对用户信息带来严重的安全隐患,长此以往,还毁了平台的声誉,新用户注册时也会思量再三。

2013年起实行的《电信与互联网用户个人信息保护规定》明确指出,电信业务经营者、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在用户终止使用电信服务或者互联网信息服务后,应当停止对用户个人信息的收集和使用,并为用户提供注销号码或者账号的服务。这就要求,每一款软件都应无条件为用户提供注销服务功能,这是硬约束、铁规矩,不得讲任何条件,当然也是用户依法享有的一项基本权利,任何平台软件无权剥夺。

然而,就在记者随机抽样的20款APP中,仅有微信容易注销,尽管京东商城、滴滴出行、支付宝等12款软件颇费周折,但还是可以完成注销,而快手、抖音等4款APP要实现注销,根本不可能。看似平台存在的问题,实则是人为的主观故意,平台运营者自定规则,用户注定从注册成功那一刻起,就与平台永远“绑架”在了一起。

APP“注销难”,这是严重的“不平等条约”,有违契约精神。用户对一些长时间不用的APP进行注销,一者是对该软件不再有需求和依赖,为自己的手机等移动端瘦身;再者是出于对信息安全的考虑,毕竟每一款APP都不同程度携带了用户的信息,一旦泄露,会带来很多不必要的麻烦。但由于缺少有力的监管和维权,使得一些APP钻了空子,凌驾于用户应用的权利之上,成为了人们心中无奈的“流氓软件”。

满足需求的服务才是最好的服务。APP的本质属性是为用户提供更加舒心、便捷的服务,而不是空加烦恼和担心。与国内一些APP不同,不少外国的产品,诸如Facebook、Twitter、Evernote等,不仅有着简便的注销功能,还提供个人数据导出服务。用户注销前,过去的一些个人信息、聊天内容等都会被打包归还给用户。而不像包括国内微博在内的一些APP,非但不提供数据导出服务,还对曾经用过的用户名和昵称保留不放,让用户无法重新注册。

权利的不对称,使得一些平台软件为所欲为,我们仅从人为对注销流程设限就可管中窥豹,略见一斑。众所周知,只要使用平台,用户的个人信息就会以数据的形式保存在平台数据库,也就是说用户的信息完全被掌握在运营商手里,而这背后的监管如何,信息的安全系数又有多高,不法分子会否通过后台兜售出卖我们的信息,所有这些,我们不得而知,是个未知数。

APP注销难的呼声,必须得引起相关部门的关注和重视。首先,要强化监管。相关部门应投入力量对线上运营的APP进行全方位排查,对没有注销功能或是难注销的软件提出整改要求,规范市场运营,严禁超范围索取或滥用用户信息,从源头上加以防范。其次要加大惩戒力度,正确使用互联网个人信息,法律有明文规定,一经发现存在不合法问题,就要重拳出击,不留情面,让打法律擦边球的行为无处藏身。再次用户也要提高维权意识,对一些非法剥夺自身权利的行为坚决说“不”,让那些侵犯用户权益的行为举步维艰,共同合力营造出一个风清气朗的互联网应用环境。

文/周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