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长江:种瓜得瓜说余艳

2018/4/17 22:37:22 红网

(罗长江)

由小说转型至非虚构写作的余艳女士,是以《板仓绝唱》的杨开慧系列作品饮誉报告文学领域的。几年前,《板仓绝唱》一经问世,好评如潮,《新华文摘》《中华文学选刊》等权威报刊竞相转载,一时呈洛阳纸贵之势。评论界认为,余艳以《板仓绝唱》为代表的杨开慧系列作品构思精巧、视角独特,以女性的敏感和细腻深深地走进了另一个女性的情感、心胸。作家将“爱情”与“革命”相结合,以“爱情”写“革命”,从“爱情”角度“还原”历史真相,以真情抒写大爱,以心理描摹揭示人物精神,努力向深处幵掘与向髙度提升,从而在报告文学如何进行“红色题材”创作,以及如何在艺术上“向内转”等方面进行了成功尝试,积累了宝贵经验,为我们正确认识“虚构”与“纪实”尤其是其关键的“文学性”问题,提供了不可多得的典型范例。

作品因为达到了一定高度而获成功,却也为作家往后的创作设置了难度。三年前,风头正健的余艳跑到张家界来了。初夏的夜晚,她跟我聊她的非虚构写作“湘妹子”系列的宏大计划;聊她准备以湘西北这块红色土地上的湘妹子为对象,书写红色传奇的构想。谈的更多的,则是如何挑战自己超越自己。

如果说《板仓绝唱》的成功,不排除选取伟人题材以及杨开慧的揭秘手稿之独一无二等因素;那么,接下来以书写小人物的红色传奇、命运悲欢为主体的这一部作品,单以题材而言,就是对作家的一大挑战。雄心勃勃的余艳,坦言自己设置了艺术上务求超越《板仓绝唱》的标高,“否则,提不起来神,也交不了差。”

三年间,她马不停蹄,一次次深入到远村僻壤,先后采访了上百名幸存的红军、红军亲属和知情者;阅读了大量资料;为了核实和订正某些细节,单是与我在电话和微信中进行交流沟通就有好多回。2016年以《湘妹子的万水千山》为题,节选部分章节先予发表,果然,又是《新华文摘》等权威报刊迅即转载,好评如潮。现在,冠以《守望初心》书名的新著出来了。作家依然以女性的敏感和细腻深深地走进书写对象之女性的情感、心胸,只不过,不再是《板仓绝唱》之身份特别的一个“红嫂”,而是身为“小人物”的一群“红嫂”。作家以民歌遇上了革命、革命融进了民歌的“民歌叙事”,以鲜活动人的细节撷取,以充满思辨和诗性的语言,激情讲述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和人物,成功再现和还原了一段可歌可泣、如火如荼的历史。

我特别注意到,作品以“寻找”和“守望”复调式叙事的架构统领全书,一条主线写一家八口去长征的殷成福及其家人的“寻找”故事,一条主线写戴桂林香、银姑、幺姑、菊姑、佘芝姑等红嫂的“守望”故事。后者有机楔入到“寻找”的轴线之中,二者穿插交织,山呼水应,使作品平添一份灵动和张力,极大了丰富了作品的容量,从而展示了作家非虚构长篇写作的良好的掌控和驾驭能力。《守住初心》以“小人物”的红军、红嫂群像为描写对象,将小说的叙事元素、散文和散文诗的语言风格与纪实文学的文体特征融于一体,在不断探索“红色题材”非虚构写作如何向深处幵掘与向髙度提升,如何彰显和丰富报告文学的“文学性”等方面,迈出了新的步伐,提供了若干富有成果的新拓展和有益启示。不啻是作家继《板仓绝唱》之后,艺术上更见功力的心血之作。

作家大致可分为两类:一类是工匠型,不断重复自己;一类是创造型,不断挑战自己超越自己和刷新自己。毫无疑义余艳女士属于后者。从《板仓绝唱》到《守望初心》,毫无疑义她在挑战自己超越自己和刷新自己中取得了预期的成功,正可谓“种瓜得瓜”了。

作为文友,我在分享余艳女士的成功和喜悦之际,写了一帧斗方“守望初心”送她。创作的路上永无止境,作为一名不甘平庸的作家,能够守住不断挑战自己超越自己和刷新自己的初心,至为难得。和热爱她的读者们一样,我在期待着、猜想着,她的下一部,再下一部,又该“种”出一些什么样的“瓜”来呢?


作者简介:罗长江,湖南隆回人,文创一级,湖南作家书画院副院长。历任湖南省张家界市政协第四、五届副主席,兼任市文联第三届主席,市作协一、二、三届主席。2013 年入选“湖南省首批文艺人才三百工程”。在《诗刊》《创世纪诗刊》(台湾)《散文》《当代诗歌》《小说家》《青年文学》《美文》《散文百家》《散文选刊》《诗选刊》《芙蓉》《湖南文学》《文艺报》等刊物发表作品,已出版著作21部,2件作品先后入选中学语文课本,上百件作品入选海内外选刊选本,获得过湖南省文学艺术奖、湖南省五个一工程奖、全国游记文学二等奖、全国报纸副刊二等奖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