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与书之间,缺一个阅读推广人

2018-04-17 10:43:41 湖南日报

  湖南日报记者 易禹琳

  政府坚持倡导全民阅读,出版社新书源源不断,图书馆、24小时书店、社区书屋就在身边,商城、咖啡馆里摆了书,媒体一周一月公布着好书榜。为什么很多人还是静不下心来看一本书?也许,你和书之间,还缺一个阅读推广人。在“4·23世界读书日”来临之际,记者带你走近“阅读推广人”这个新兴群体。

  因阅读改变人生,她们走上推广阅读之路

  2010年,在益阳一所私立学校当了6年副校长的李静辞职做了职业阅读推广人,她认为最好的教育是阅读。8年来,李静和她的湖南省天阅全民阅读推广中心在全省创办12家书香会所;范米粒Family阅读平台和乐读猫阅读空间发展了两万多会员; “阅读点灯”关爱乡村儿童公益项目,已惠及6所学校的孩子。

  一路走来,李静“收获”了不少同行人。“兵妹妹”唐金辉通过阅读重获幸福家庭,从此把所有的业余时间用来做阅读推广。牙医阎卫华通过阅读,改变了教育方式,儿子变得阳光向上。龚英原是一家教育培训机构的负责人,希望用阅读给更多的孩子插上腾飞的翅膀,到博物馆、社区、企业、幼儿园开设阅读指导课程。

  高级风险投诉处理专家梁盈琴被李静的情怀所打动,成了天阅讲师学院院长,目标是打造千人阅读讲师团,使天阅讲师学院成为阅读推广行业的领导者。

  空间和书都不缺,缺的是阅读推广人

  最近,李静不断地接到邀请,对方愿意免费提供场地,让李静去做阅读推广。李静苦恼的是,阅读空间不缺,书也不缺,缺的是懂书、懂人、懂教育,能给人带来启迪的阅读推广人。

  从2014年,李静开始摸索培训阅读推广人,对热爱阅读、愿意分享的人进行90天培训。2016年,研发阅读推广体系。2018年3月,创办天阅讲师学院,网络视频培训阅读推广讲师。但屈指一算,2014至2017年,7期只有185人拿到了阅读推广讲师证和家庭阅读指导师证,合格率约60%。而185人中,绝大部分是兼职。

  李静分析,经过8年的打拼,她的公司刚刚能收支平衡,阅读推广暂时还不能成为一个行业和职业,这也阻止了很多人进入。但她对前景充满乐观,因为自2014年起,阅读推广的环境好多了。2014年至2017年,“天阅”获得省、市文化产业引导资金达130万元,政府各项补贴达200多万元。2016年底,引进了合伙人;2017年“阅读点灯”公益项目得到了企业赞助。

  民间、政府、高校共同培育阅读推广人

  如何培养更多阅读推广人?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授予“全球全民阅读典范城市”称号的深圳有经验。

  早在2012年,深圳开始培养自己的阅读推广人。2016年4月实施的《深圳经济特区全民阅读促进条例》明确,市政府可发起成立公益性全民阅读基金。鼓励企事业单位、其他组织和个人参与或者捐赠全民阅读基金,阅读基金可用于扶持公益性阅读组织和培训阅读推广人。市文化主管部门负责推动阅读组织的建立和发展;区文化主管部门可以组织培训阅读推广人,为他们开展公益性活动提供支持和保障;要求公共图书馆举办或者参与阅读推广培训。

  湖南省新闻出版广电局公共服务处负责人告诉记者,阅读推广人是书香湖南全民阅读活动的重要组成部分,有阅读推广人的地方,阅读活动就生机勃勃。但阅读推广人的素质和团队很重要,他们正考虑从政府层面统筹阅读推广人队伍建设,重点在培育和规范上。帮助他们提高服务意识、阅读素养和活动策划能力。帮助形成团队,建成规范、专业、可复制的项目模式,最大程度地唤醒民众的阅读热情。

  湖南大学中国全民阅读研究中心主任刘舸认为,现行阅读推广人认证的体系化、权威化有待提升,对阅读推广人的后期评估和管理还欠缺,分级培训还未完善,中心今后将就这些方面做些研究。

  李静希望有了高校的支持,阅读推广培训不断提升品质,培训出更多专业人才。同时,她也积极探索城市阅读空间的商业运营模式和公益项目的专业化发展,憧憬城市诞生更多有生命力的阅读空间,“阅读点灯”成为专业的公益项目,服务更多乡村学校。

  天阅讲师学院院长梁盈琴希望政府给予阅读推广经费保障,在政府采购以及项目申报时多向民间阅读推广机构倾斜,为阅读推广人培训立项,给予培训者学习补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