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影

2018-03-15 10:30:10 红网综合

早上,我的车里坐着我爸、我妈和豆豆。我要送我妈和豆豆去蒙特梭利,送我爸去人民医院。

到了蒙特梭利的门口,妈妈和豆豆下了车。在车上的我看着妈妈,她右手打着伞,把豆豆的书包和水壶穿在右手上,左手牵着豆豆,身子和伞向他这边倾斜,生怕雨淋到豆豆。妈妈的背影有点瘦小,但是小小的身躯蕴藏着大大的力量。用识大体,顾大局来形容妈妈,我想在大家庭里是每个人都觉得再恰当不过的。在家里,我谁都不怕,就怕我妈。妈妈跟我说过:有些事情,如果说出来会伤害别人,不说出来会委屈自己,你要选择后者……妈妈做到了,我却没有……

那个小小的身影,蹦蹦跳跳就消失在我的视线里。下车的时候,对我说“妈妈,亲一下”,然后跳下车,牵着奶奶的手。豆豆快四岁了,他的到来给我们整个大家庭带来了无限的快乐。世界上有种专门拆散亲子关系的怪物叫做长大。我害怕他长大,害怕他以后坐我的车宁愿听耳机也不愿意跟我说话,害怕他以后头也不回就独自走了……但是,我又不怕,他说他会一直爱我……

穿过拥挤的车流,来到了人民医院。爸爸在过年前的一天晚上,出去散步,被的士撞到了。右腿三处骨折,做了手术。这段时间每天白天在医院,晚上接回来,早上再送过去。车停下来,我扶着爸爸下车,把拐杖弄好,他搀扶着我下了车。我说,我送你到病房。他说,不要了,我可以,你去上班不要迟到。我把拐杖给他,他放在腋下,地下有水,他先用拐杖试了下,两手把拐杖放前面,左脚再向前面跳一步。爸爸本就不高,架着拐杖,背影显得更加瘦小。头上的白发也多了很多。记得以前同事、朋友总是特别羡慕我,说我有个万能的爸爸。因为他们知道,我什么事大大小小,都是找爸爸。现在爸爸受伤了,年纪大了,他需要依靠我了……

回创业大楼的车上,这几个背影在我脑海翻腾。我想起了10年前,外公的那个背影。那天医院确诊外婆得了肝癌,外公到我妈妈店里,像个小孩子一样哭了起来,这是我第一见外公流泪。他又着急又难过,他知道外婆离大去之期不远了。妈妈强忍着痛苦安慰外公,外公离开店的时候,我送他出来,他说他一个人走走。他穿着白色的汗衫,肩膀一边高一边低,走路一深一浅,手不停地在眼睛那里擦拭着……外公是县领导退休,特别强势的一个人,什么叫不怒而威,看外公就知道了。因为从小外公外婆带我的缘故,我受外公的影响很大,教我做人、做事。外公离开我们两年多了,我还是会经常在想起他的时候掉眼泪……

我不得不承认,我已到中年,真正体味到上有老下有小的滋味,真正感受到身上纤绳的份量。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母子女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 (经发局 马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