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和弦或者夜的眼

2018-03-14 15:00:20 红网

海远远地褪去了。

留下了你。

我想我就是留下来的灰冷的沙滩。

孤寂唯我。

你不能记起我是不是黑夜中静寂的等待。

我从生命的那一端走来,

灵魂一次次被欲望冲垮,

感动一回回被动荡搏杀,

——拒绝一摞长满蛀虫的孤苦维护一缕残缺不全的理想

造就一次必败无疑的争斗完好一场血淋淋的梦魇。

由于你的孤单我的记忆全然枯死。

 

我走向那久违的河,

走向生命中的那片沼泽,

心情舒畅起来的当儿,是你的瞳孔

在嘲笑我的诡秘:这个夜里宁静唱着富有节奏的歌,谁能有你那么聪敏。

——我停止了

停止呻吟。

前世的尘土用柔和穿透,穿透三年的闭锁五年的徘徊与追寻。

我发现你的声音好敏捷;

那不就是我们都有一个相逢相知的季节!

这种感觉的声音,擦亮了你泪光中的夜色。

我停泊在郴城温驯的一隅,离你很近很近的地方。

——多少期盼与无奈。

 

这透明的黑暗翡翠的黑暗散失原始斗志的黑暗。

繁华聚集的消息在我的眼前飘来飘去。

谁濯衣?

谁濯足?

谁在暗夜悄然入梦?

谁在斗室把酒悲歌?

一个季节的梦:

将我带入你的境界——

满天的雨丝丝丝纠缠不休缠住了太阳的微笑,

雨水悠扬地沿着伞尖的浑浊,

踏着悲伤的边缘成为多情的城市使者。

 

问我承诺是没有的,我不能给你任何承诺。

我只能:

只能给你温和和和弦抑或静谧的歌谣还有满天的星斗。

——给你一颗原始的心。

你只要看一看我坚毅的脸庞就应该明白,

在虚幻和背景的任何一处,

典型兑换的现实被古色冲却了

现实的墙篱。

我的寂寞无法超越你的敏感我的付出是否填补你的清纯。

我的等待比肩死亡,

正好像我携你走入晨雨中的境界。

我和你一同走近夜色。

其实诗是我另一种化身或替代。

如果你是诗完美无暇的诗,一定是属于我的那一首。

而我的诗以你而长生,而我的诗将我倾倒的情扶起。

我的意识小屋青藤和风比宋词还高,我的心蝙蝠般撞击你的眼睛。

 

雨从书法中跳了出来。

一项弥补。

灯下,落叶在沙沙呻吟,淅淅沥沥的雨啊!

你为何总与我窃窃私语?!

遥想雨后的蓝天,

红色在外,紫色在内,

洇湿的美丽没有未来。

这是我内心金灿灿的疼痛。

你是我孤独的最爱。

 

轻盈的音符是夜色的哀号。

幸福不再是虚伪。

在诗人的意象里洁净的花心坠入人间

品质呢喃的晓风带走了滴泪的花期留下宛若音符的轻盈。

孤寂唯我。

 

谁来听我的故事(故事的前角没有我的呼声)。

夜下的吹萧者,颤出一段灰冷。

一排掌声在黑暗中响起,而萧声渐残孓影越过夜的缺口,

淌在你轻盈的身上和心上。

悄悄地倦了,你的秀目是我的诗眼。

最终你的泪眼朦胧最终你的双眸仿佛绵长了。

降下了骤雨滴出的滚烫的泪珠。

我感动着。

正好像我思索着。

夜的眼 承诺呈蓝色。

染白了的故事深沉而和悲戚。

为什么只有缄默

为什么只有鸟的啁啾

为什么只有一段美丽的抒情

为什么空气冷得发紫:

因为等待,我已遭受了无情的摧残和有意的体罚。

我披上了书法和文学的狼皮

我改变了冲动的绝望我占据了思想的阵地我收拾了豪迈的虚伪。

——你怎么会认识我!

内心在惊悸的眩晕中一天天衰老,

天空褪去了蔚蓝的颤栗。

 

海远远地褪去了。

留下了你。

我想我就是留下来的多情的沙滩。

温情唯我。

弦起弦落,意去意留,情感中丝丝入扣是你还是我呢?

夜的眼便是你美丽的和弦了。

呵!

在梦里或在血肉横飞的现实中,

我忽地觉得温柔了起来,

是夜色更浓了么?……

(作者:李超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