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春走基层丨民警与三代“警犬汪”的故事

2018-02-14 11:01:19 红网

飞越铁圈、翻过障碍、匍匐前进……训练场上,“小白”在民警刘俊的指挥下,熟练而认真地完成每个动作。

“亲密接触”。

夕阳下,刘俊和“小白”在训练场上慢跑。

作为一只史宾格犬,搜爆、搜救是小白的“拿手好戏”。

  红网时刻记者 张易 长沙报道

  飞越铁圈、翻过障碍、匍匐前进……训练场上,“小白”在一位民警的指挥下,熟练而认真地完成每个动作。这位民警名叫刘俊,隶属于长沙市公安局刑侦支队五大队,警犬“小白”是他的“伙伴”。年关将至,在长沙市警犬训练基地,犬吠声一如往日。

  2月11日本是休息日,刘俊刚刚执行完任务——两场重要会议的安保工作,“早上7点前到会议地点, 5点多就要出发。”由于昼夜温差大,加上最近工作繁忙,刘俊感冒了。

  “儿子出生后一直是岳母在带,基本只有周末才有机会见上孩子一面。”他指了指桌上儿子的照片,因感冒而略带沙哑的声音里能听出些许兴奋。尽管只有几天就要放假过年了,但是又一周多没见到孩子了,他决定下班后赶回老家宁乡与家人团聚。

  比起家人,刘俊与警犬打交道的时间似乎更多。

  初识警犬

  2007年,刘俊还未从警校毕业,实习阶段认识了职业生涯的第一只警犬——马犬艾斯。“艾斯是英文的‘冰’,冰毒的‘冰’。”刘俊希望它能多搜出些毒品,所以才取了这个“洋气”的名字。

  在一次全国性的警犬实战技能考核中,湖南抽调长沙做代表,而“出战”的就是刘俊和艾斯。“开始我还犯嘀咕,全国性的考核,会不会很难?”第一次和小伙伴参加这样的任务,刘俊没有把握。

  考场被布置成了一个简易的房间,一袋被包裹得严严实实的毒品被藏了起来。艾斯仔细嗅了考场一周,在经过桌子附近时,停留了不到2秒的时间。“就是艾斯的这一点点细微的表情变化,专业术语叫做‘探求’,让我觉察到了什么。”凭借着长期的合作与训练,刘俊通过艾斯的“微表情”发现了端倪,经过二次验证后,这对“黄金搭档”顺利地找到了藏在抽屉和桌子的夹层里的毒品。

刘俊(左)与“艾斯”。(受访者供图)

  “第一次带犬的那股新鲜劲直到现在还意犹未尽。”刘俊回忆,当时在全班40多位同学带的犬中,艾斯的综合能力数一数二,“如果是人,那它一定是天赋异禀的那种。”

  随着犬龄的增长,不得不退役的艾斯被好心人收养。“犬的寿命只有那么长,但他们像人一样,也有生老病死,对我们大多数民警来说,和一般‘养狗’不同,每次的分别更像是送走一位老同事。”刘俊告诉记者,直到艾斯去世前,刘俊还时不时地抽空去看望它,“毕竟是自己的第一条犬,心里还是会些有触动。”

  “兵兵”的故事

  路过犬舍,小巧、温顺的史宾格犬与周围其他高大凶猛的警犬“画风”不同,“史宾格更有亲和力,嗅觉灵敏,很适合配合民警开展搜爆、搜救工作。”刘俊介绍,“兵兵”就是史宾格犬中的佼佼者。

  送走艾斯后,刘俊在2008年结识了年幼的兵兵,“希望兵兵能像士兵一样,不怕苦不怕累,冲锋在前。”这是刘俊起名“兵兵”的原因。

  兵兵没有辜负刘俊。“只要投入工作,它就是一只不知疲倦的‘机器狗’,快速搜索、跑得飞快。”刘俊介绍,8年多时间,兵兵累计参加大型赛事、演唱会等活动的警保卫活动2000多场次,有时还被抽调至其他省市参加搜爆工作,为警方立下汗马功劳。

刘俊和“兵兵”执行任务。(受访者供图)

  然而兵兵的警犬生涯戛然止步于去年7月12日。当时,长沙市岳麓区一位身患阿兹海默的七旬老人已走失一周,家人苦寻无果后向警方求助。当天下午1时许,刘俊和另外两名同事带着警犬赶来协助搜救。

  大山里,人迹罕至,人和犬穿行在荆棘间,行动困难。经过近2个小时的搜索,刘俊发现兵兵体力下降,于是给兵兵喝水,并有意控制其速度。那时的兵兵已经9岁,刘俊说,在这个犬种中,相当于一位七八十岁的老人,但这位“高龄”警犬仍艰难地穿行并以极快的速度搜索着失踪者。

  当日下午5时许,兵兵突然体力不支倒地,并大口喘气。“小伙子再坚持一下,马上就可以休息了!”刘俊一边给兵兵打气,一边给它淋水降温、用毛巾为它扇风,但“兵兵”的情况还是越来越差,最终停止了呼吸……

兵兵去世后,刘俊和同事一起为其送行。(受访者供图)

  当天,刘俊把兵兵带回基地,将它葬在了他们曾经训练过的山上,旁边埋下了兵兵喜欢玩的网球和爱吃的火腿肠,并摘下警帽,给“战友”敬了个礼。

  精神的延续

  “他不仅是犬中‘标兵’,同时也激励着每位民警努力做好自己的工作。”刘俊说,在兵兵牺牲后,他将兵兵的狗牌取下,如今,狗牌挂在了它的继任者——“小白”身上。

  去年,经过层层选拔,刘俊带着“小白”参加了党的十九大安保工作。

  当时,“不留死角”是上级的命令,“看得见、看不见的地方务必要做地毯式的安检。”刘俊说,包括隐蔽工程在内,所有会场和驻地的各种死角必须做到“绝对安全”。

  “一个驻地酒店的安检工作,每人每天至少要保证完成其中3层,差不多十几处的检查。”刘俊说,一些场所不通风,人和犬进去之后都会缺氧。爬管道井、翻垃圾桶……这些成了刘俊和“小白”那22天里的日常工作。

刘俊(右)和“小白”参加党的十九大安保工作。(受访者供图)

  “虽然有点兵兵的影子,不过他要经历的大风大浪还有很多。”刘俊笑着说,自己希望兵兵的故事能被更多人铭记,它的精神也能一直延续下去。一旁的“小白”摇着尾巴,迈着小短腿绕着刘俊跑,时不时抬头看着刘俊。

  2月11日,刘俊在下班临行前,来到兵兵的墓碑前,轻轻拂去墓碑上的碎木和尘土。年关将至,长沙市警犬训练基地的犬吠声一如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