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解员刘红光:我和很多当事人都成了朋友

2017-12-08 15:56:48 红网
在刘红光的调解下,当事人握手言和。
事故调解中,为了了解更多有利调解因素,刘红光常走访调查。

红网时刻记者 何青 长沙报道

“刘大哥,实在是太感谢您了。”浏阳市人民医院病房里,潘先生紧握着刘红光的手,久久没有松开。浏阳市道路交通事故调解委员会三调解室主任刘红光背靠在被子上,下巴贴着纱布,回应潘先生过程中,偶尔会抚摸胸口。前不久,刘红光为救潘先生的家人,挺身拦下肇事司机。

对于刘红光来说,当天的突发现场,就如同他参与了一次调解事故。

突发事故“为人先”

提及那次突发事件,刘红光目光坚毅,“事故现场,总要有人先站出来维护秩序,这是我作为一名老党员应该做的。”

11月26日,在浏阳市创意小区,业主邹娭毑推着10个月大的孙子在路边散步,突然从身后逆向驶来一辆银白色的小车,将两人撞倒在地。不料,肇事驾驶员停顿四五秒后,又发动汽车,径直从邹娭毑身上碾压过去。

“停车,快停车!”恰巧刘红光周日休息在小区下棋,看到后立刻冲向现场,抓住车门,喝令肇事司机下车。

让刘红光意想不到的是,肇事司机逃离不成竟生歹意,突然捡起路边撞断的栏杆,重重地朝他打去。

当场刘红光鲜血直流,但他依旧死死抱住肇事者,并招呼身边群众前来帮忙。在众人协力下,将肇事者制服,直到警察与救护车赶到现场。

事后,刘红光的下巴缝了5针,胸、背多处挫伤。浏阳市司法局相关负责人透露,这不是刘红光第一次见义勇为,四年前,他曾出手帮助过一名遭遇抢夺的女子。

调解现场“善借力”

急人所难,不仅体现在这次见义勇为上,还体现在刘红光所处理的每一起交通事故上。

“交通事故中最难的调解案子,莫过于死亡事故。”刘红光介绍,他的调解方法是,一听二看三思考,然后综合双方要求与想法,拿出一个符合解决实际问题的方案,进行协调解决。

今年7月,在大瑶西环线发生一起重大交通事故,一辆越野小车与电动二轮摩托车相撞,摩托车逆行负主要责任,事故致摩托司机与乘客俩人当场死亡,现场惨烈。事发当天现场就聚集了一百多人,场面差点失控。

刚好那天是刘红光星期六休息,第一时间获得信息的他火速赶回办公室,着手接待调解。“一到办公室,死者家属立刻围上来,情绪激动,不谈调解,只要求见司机讨说法。”

刘红光便调动村干部,发动村里有名望的老人,一起参与调解。拉近和当事人的距离,了解双方的真实想法。经过6天的时间,5次大调解,最终双方家属意见达成一致。

“农村有句俗话叫‘近山知鸟音,临水识渔性’。”村干部出身的刘红光,更加懂得在事件调解中‘借力’的重要性。一场棘手的重大案件中,如果当地村干部一起帮忙调解,能更快地拿出解决方案。

415起交通事故调解成功率高达95%

今年来,在刘红光等工作人员的努力下,辖区内发生的415起交通事故调解成功率高达95%,做到了事事有根据、桩桩有结果。最艰难时,他曾一天之内同时调解3起重大死亡交通事故,奋战至深夜。

“每调解好一次纠纷,看到双方握手言和,我觉得很有成就感。”刘红光表示,每次看到调解对象从刚进办公室时的困惑焦虑,到调解好后离开办公室时的放松自在,就算工作再棘手忙碌,也不觉得辛苦。

刘红光家里距单位有二十多公里,由于调解工作的不确定性,刘红光常常需要加班,为了工作,他还和妻子做了一个不成文的约定,一个星期在单位住四晚,在家住三晚。

在一个个调解事件后,刘红光和很多当事人都成了朋友,“有些不属于交通事故纠纷的事,他们也喜欢打电话来咨询我。”

刘红光说,因为身体原因,需要再住院一个星期,当惯了群众的“管事婆”,突然不去调解现场,觉得浑身难受。他想早点出院,回到调解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