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年前富商被撕票最后一名嫌犯受审

2017/12/8 10:21:53 红网
12月7日,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犯罪嫌疑人郭某在法警押解下走进法庭。图/记者陈正

“我只商量怎么绑架,没说要杀人。”12月7日,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面对长沙检方的指控,嫌疑人郭某辩称。

18年前,长沙一名企业家被绑架后惨遭撕票曾震惊全城。涉案的嫌疑人中,3人很快被捕,而郭某却逃脱,改名换姓,成了商人。

如今,被捕的3人已被执行死刑,郭某也面临法律的严惩。

时间回到1999年11月2日,长沙市天心区白沙中路59号,一栋居民楼的2楼突发大火。浓烟与火光中,一男一女站在窗户前呼救。目击者称,男子的双手被绳子捆住,女子穿着睡衣。民警冲进房内后,救出女子,但男子早已身亡。

经调查,这是一起绑架撕票案,被害男子是长沙一企业的董事长文某,一同被绑的还有他的情人许某。案发后,警方很快抓获了文某的司机伍某等3名嫌疑人,还有一名嫌疑人郭某却逃脱了。18年间,实施绑架的3人均被判处死刑,并已执行。而郭某改名换姓,成为安徽宣城一名成功商人。近期,郭某自驾游到长沙时被警方抓获。

2017年12月7日,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郭某涉嫌绑架罪一案。同时,文某的长女文女士从澳大利亚回国,提出66万余元的民事赔偿诉求。本案未当庭宣判。

指控

曾多次谋划绑架

据悉,伍某因与文某产生矛盾,一直怀恨在心。长沙市人民检察院起诉书指控称,同年8月起,郭某便与伍某多次谋划,试图绑架文某。为此,郭某纠集林某、王某参与绑架。随后,伍某向郭某、林某指认了文某及其车辆,还出资让林某、王某准备刀、尼龙绳、胶带纸、白纱手套等工具。四人商定,由郭某、林某、王某三人先守在许某住处,待文某来开门时,三人冲进去将文、许二人控制,逼文某拿钱。钱到手后,再将两人杀死。

同年11月1日中午,伍某得知文某从北京回长沙,便打电话告诉郭某等人,四人再次共同谋划。起诉书中强调,在谋划中,郭某提出由伍某敲开许某的房门。等门开后,郭某等人冲进去控制许某,然后三人藏在许某的房间,等候文某。经郭某再三劝说,伍某同意敲门。伍某还要求,等拿到钱后,要将文、许两人杀死。郭某三人同意。

作案

抢走钱财后撕票

“当晚八点多,我听到敲门声就问是谁,对方说是老伍。”许某曾在证言中表示,当她开门后,三名男子突然从门外冲进来,将她的手脚捆住,封住嘴,抢走了金项链、金戒指、金手链等,并被关进房间内。

起诉书指控,伍某离开许家后,得知文某将去许某家,便通知郭某做好准备。当晚10点左右,当文某用钥匙打开许某房门时,躲在门外的郭某上前将文某往房里推,在房内守候的王某、林某同时将文某往房内拉。进入房间后,王某和林某将文某砸晕倒地。接着,郭某等人捆住文某的手脚,并用胶带封住文某的嘴,抢走其随身携带的钱包等物品。11月2日凌晨,郭某和伍某从抢来的银行卡中取出3000元。

当天上午,郭某向文某勒索钱财,文某被迫与公司会计联系,送400万元到长沙通程大酒店2219房,但公司会计却误听成40万。当钱款送到后,林某进入2219房将40万取出,交给郭某,郭某告知林某、王某杀害文、许两人,并焚烧现场,携带40万元赃款逃至湘潭。

林某随后购买汽油和蜡烛返回现场,王某用刀捅刺文某的颈部、腹部各一刀。随后,林某、王某把汽油淋在许某房间,纵火后逃离现场。

辩解

只参与绑架,不知道杀人

对于起诉书中指控,郭某并不承认。郭某坚称,他只参与了绑架,对于绑架后的杀人行为毫不知情。“我和伍某是关系特别好的同学,他说老板怀疑他偷了烟,不想干了,又想搞点文某的钱。我和伍某只见过两次,商量怎么绑架,没说要杀人,就说拿了钱各自跑。”

“是伍某自己要去敲门。”郭某辩称,当天是林某找文某勒索400万元。拿到钱后,郭某拿了10万,就回湘潭了,没有再联系其他三人。“在火车上看到报纸后,才知道文某被杀了。后来,林某打电话说想和我一起跑,我们就一起跑到了东北,然后就分开了。”

同案人伍某曾在供述中称,因文某要开除他,他便和郭某多次商量绑架文某。郭某找来林、王二人,四人商量至少勒索1000万到1200万,再把人杀掉。

“11月1日晚,我们在一起商量,郭某要我敲门,我不同意。但郭某说,只要我把门敲开,其他都不用我管。钱到手后,他们会处理掉文、许二人,不让公安机关怀疑到我,我就嘱咐他们,一定要把事情办干净。”根据伍某的供述,11月2日,郭某在电话中告诉他,一切都办好了。

“郭某称伍某敲门更安全,不会引起怀疑。”林某在供述中也证实,拿到钱后,郭某要他们把人杀死,再买汽油烧掉现场。王某证实,是郭某让他们撕票。烧掉房子后,林某和王某打车去湘潭与郭某汇合,各分得10万元。

争议

郭某是主犯还是从犯

“郭某到案后,仅承认自己参与绑架文某,并分得10万元的事实,但否认杀人放火,表示事先没有商量、事后没有参与放火杀人。经审查全案证据,郭某的上述辩解与其他证据相矛盾。”公诉人认为,郭某以勒索财物为目的,绑架他人并勒索巨额财产后,残忍杀害被绑架人,其行为符合绑架罪的构成要件。本案系共同犯罪,郭某的行为属于共同犯罪的纠集者、积极参与者,起主要作用,应当认定为主犯。郭某在外逃匿18年,到案后避重就轻,否认主要犯罪事实,缺乏认罪悔罪态度,至今未赔偿被害人家属一分钱,应当从重处罚。

郭某的辩护律师认为,郭某没有杀害文某的主观犯意。郭某参与绑架的目的是勒索财物,提出杀害被绑架者的是伍某,郭某等人没有对如何处置被绑架人达成共识和谋划,林某也曾供述称是伍某打电话让他们杀人灭口。因此,郭某没有实际参与杀害文某的行为,只参加了勒索财物,系从犯,不是主犯。

“只有林某曾供述伍某打电话让林、王二人杀人灭口,但与伍、王矛盾。林某与郭某是表兄弟,两人案发后一起逃到东北,具串供可能性。”公诉人称。法院合议庭还认为,郭某潜逃后在当地的慈善捐赠行为不符合悔罪表现。

受害人家属

爸爸的离世毁了她的童年

12月7日,文某的长女文女士来到庭审现场。文女士今年30岁,事发时她才12岁。“爸爸曾经是全家人的骄傲,现在却成了最痛苦的回忆。”提起父亲,文女士哽咽了。

“1999年,我12岁,妹妹才出生几个月。爸爸的离世,毁了我的童年,更让我的妹妹一生得不到父爱的温暖。”文女士回忆,当时她和母亲正在澳大利亚,得知家里出事后匆匆回国。“到家后我看到爷爷奶奶一直哭。当时我先上了二楼,突然听到一楼客厅母亲发出一声凄厉的哭声,才意识到爸爸出事了。”

更让文女士不能接受的是,杀害父亲的凶手竟然是司机伍某。“他给我爸爸当了四五年的司机,有时还会在我家吃饭,是完全不会防备的人。”文女士称,父亲是家里的顶梁柱,他从白手起家到生意越做越大,全家都跟着父亲从小楼房搬进了大别墅。母亲处理好父亲的后事后,带着她和妹妹去了澳大利亚,即将上市的公司也从此一蹶不振。

“我希望能判处杀人凶手死刑,并且立即执行。”文女士称,自己还提起了民事诉讼,要求赔偿66万余元。当天旁听庭审的,还有郭某的姐姐。“看到新闻后才知道他被抓了。”郭某姐姐说,18年来郭某从来没有与家人联系,连父亲过世也没有回家。案发前,郭某一直在家做小生意。“我弟弟在家时,人缘很好,孝顺父母。”

潇湘晨报记者 周凌如 通讯员 李昭菲 长沙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