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好日子过坏

2018/1/15 0:03:11 红网

说我没本领,我不服,因为我有一项天大的本领,平时没有向外人炫耀,既然被逼上梁山了,那也只得炫耀炫耀了。什么本领?把好日子过坏的本领。很奇葩吧?很奇葩就好了,越奇葩越能惊艳大众。

我早就不像桥洞下的流浪汉,为吃而脑壳愁起钵子大了,就是想吃吴刚炮制的桂花酒想吃嫦娥炸的臭豆腐,只要市面上有卖,袋子里的票子都不会犹豫的。不过,我不会像庸人一样,这也不吃那也不吃,到处给自己设置高压线,而是大饱口福。我的牙齿是一把把寒光闪闪的尖刀,我的嘴巴是动物的屠宰场。我把自己吃成了高血压、高血脂、高血糖,暂时还没有心肌梗塞没有中风,那是老天爷觉得我资格尚不深,没有立即放水放行。阎王爷乃清官,没有收红包的嗜好。

我有一份轻松的工作,既能养家又优哉游哉。我没有充分利用闲暇的时间,读读书旅旅游散散步下下棋什么的,或者到公园里打打太极拳跳跳舞唱唱歌什么的,而是将大把大把的时间消耗在电视、电脑、手机上。爽是够爽的了,但却苦了对我忠心耿耿的眼睛,我的比钢珠还坚强的眼球,也禁不住这歇斯底里的毫无节制的消费,变得鼠目寸光,至于哪天视网膜脱落彻底坠入无边的黑暗,只是一个时间问题,也许就在明天。

我住的房子,100多平方米,虽然养一只恐龙做宠物可能还窄了点,但人住却是牛栏里关猫,挺宽敞的了。但我是个特别有追求的人,看着别人在别墅里嚣张,气愤不过,也想着住别墅。就是把钱袋压成一张纸,终于住上了别墅,还会觉得自己的别墅面积太寒酸了,想住大得一塌糊涂的大别墅,甚至虎视眈眈欧洲城堡一样的别墅群,无奈钱袋可怜兮兮,坚决不支持我的崇高理想。为此,我牙齿咬得做锣鼓响,心情坏到了极点,想从地球上跳到火星上自杀的念头都有了。

我有些闲钱炒股,本也微型赌博一样,颇有些时不时的小惊喜的。但我不是个小乐即安的人,于是借钱甚至贷款做本金,想在股场上叱咤风云,做股场上的巴顿甚至拿破仑。借百万或贷百万炒股赚了,我不但没有见好就收的迹象,还变本加厉,借千万或贷千万炒股,借千万或贷千万炒股赚了,更没有收手的理由了,投入股市的钱更是卫生纸一样堆积如山,直到把自己炒得除了内裤之外,都不是自己的财产了,甚至还欠了一百屁股债,恨不得把嘴里的牙齿一颗颗敲下来,把身上的汗毛一根根拔下来拍卖了还债,才被迫偃旗息鼓。

我不愁吃不愁穿不愁住,早已是小富,但我绝不是一个小富即安的胚子,而是有鸿鹄之志的伟丈夫。我对周围比我强的人,怀有深深的嫉妒之心。当然,一些领域的巨头,更使我妒火中烧。譬如说特朗普,为什么他坐空军一号如打的一样,而我连坐半次空军一号的机会都没有?这令我痛苦不堪。

我原本是一个健康的人,这在到处是病夫的现代人中,很难得的。不过,我不懂得珍惜,反而没病找病,总觉得身上的这个零件坏了那个零件也坏了,出了这个医院进那个医院,把什么B超什么CT什么核磁共振折腾得要死。医生说我没病的结论在我看来,都是打屁一样的不靠谱,都在阴险地糊弄我。我很可能得了什么绝症,来日无多。

我就是这样,把好日子统统过坏的。

我敢说,我把好日子过坏的本领,全球独领风骚。有谁有异议,可否勇敢地站出来,与我比试比试?此所谓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

文/曾德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