浇不灭的银行上市热情 资本渴求迫切

2017/12/14 9:45:29 中国经济网

虽然今年银行A股IPO与去年上演了“冰火两重天”,但这并没有影响到银行冲刺资本市场的热情,上市“后备军”仍不断扩容,近一个多月内,就有浙商银行、江苏大丰农村商业银行和厦门银行3家银行发布了招股书。据证监会12月7日发布的信息,目前沪深两市共有14家银行在排队,全部为地方银行。业内人士表示,在日益强化的监管约束下,部分中小银行资本补充显得更加迫切。

银行IPO“堰塞湖”

一边是IPO节奏放缓,另一边是银行上市热情持续高涨,两大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导致了银行IPO“堰塞湖”出现。

根据证监会披露的信息,截至12月7日,共有14家银行在A股门外排队。上交所方面,哈尔滨银行、威海市商业银行、浙江绍兴瑞丰农村商业银行、江苏紫金农村商业银行、长沙银行、西安银行、浙商银行和厦门银行处于IPO正常审核状态;深交所方面,郑州银行、兰州银行、青岛农村商业银行、苏州银行、青岛银行和江苏大丰农村商业银行处于IPO正常审核状态。

各家银行递交招股书的时间不一,上市推进进程也有快有慢。上述选择在上交所上市的银行中,除浙商银行和厦门银行的IPO审核状态为“已受理”外,其他银行都为“已反馈”;选择在深交所上市的银行中,除江苏大丰农村商业银行外,其他银行IPO审核状态也均为“已反馈”。从排队时间来看,老牌城商行哈尔滨银行于2015年11月披露招股书,是14家银行中等候时间最长的,其他银行多数也在A股门外候场超过一年。

从体量来看,截至2016年末,哈尔滨银行在排队银行中居首,资产规模达到5390.2亿元;其后是长沙银行,资产规模为3835亿元。农商行相对体量较小,资产规模2000万元以下的拟上市银行中,江苏紫金农商行和浙江绍兴瑞丰农商行资产规模均不到1500万元。排队银行资本实力相差最高约5倍,不过总资产扩张速度整体相对国有行和股份行遥遥领先,年增长率多数都超过20%。

如果算上公布了A股上市计划或赴港上市的银行,排队名单还会增加。例如与近期过会的成都银行同位于四川地区的泸州银行,今年10月前后披露了H股IPO意愿;在此之前,甘肃银行向港交所递交了申请上市材料。

资本渴求迫切

业内人士认为,在银行利润空间逐渐被压缩、不良贷款大幅度提升的情况下,银行普遍面临资本金不足的问题,希望通过上市融资摆脱资本困境。

尤其是资产规模一路“狂奔”,近年资本充足率快速下滑的地方银行上市意愿更为迫切。据银监会发布的数据显示,目前城商行的资产规模增速仍是行业中最快的。上半年城市商业银行的总资产同比增长达18%,比排在第二位的农村金融机构高出5.6个百分点,比大型商业银行和股份制商业银行高出9.2个百分点和9.6个百分点。

今年以来日益加强的监管约束,对银行形成更大考验。平安证券分析师励雅敏表示,一是在央行MPA考核项中,资本和杠杆情况如果不及格,商业银行将直接被评为C档;二是通过对3月以来银监会出台的文件梳理发现,同业投资、同业负债、理财和委外等业务是监管的重点领域。而这些业务也是中小银行资产负债表快速扩张的一块重要支撑板。

资本充足率告急的情形出现在越来越多的银行身上。例如郑州银行近期更新的招股书显示,截至今年6月末,郑州银行一级资本充足率跌至8.61%,距离监管红线仅有0.11个百分点,该行2016年资产规模增速在A股排队IPO的上市银行中最高;成立六年资产总额翻了30倍的甘肃银行,尽管近年密集发债,也没能阻挡资本充足率的下滑,2016年末资本充足率指标同样逼近监管红线。“城商行和农商行资金来源和成本相对少,资金成本较高,自然希望通过股市来获得成本较低的资金。”首创证券研究所所长王剑辉分析称。

多“带伤”冲刺IPO

除了有募资需求,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副院长赵锡军指出,上市也可以令地方银行的价值在市场中得到体现,通过交易股权,价值流动性也会有很大提升。同时,对城商行提升品牌形象、引入市场机制、加速治理结构优化等都会有益。

但业内人士指出,地方行普遍存在业务过于集中、不良率高于同业以及股权结构等问题,这些会令上市路蒙尘。例如在业务集中度方面,不少地方银行九成以上的贷款都集中在本地。而这又为资产质量埋下隐忧,从不良率数据来看,拟上市的成都银行、兰州银行、青岛农商行和江苏紫金农商行等,2016年末不良贷款率均超过同期商业银行1.74%的平均水平,其中成都银行和青岛农商行分别为2.21%和2.01%。

在IPO持久战中,遭到诟病较多的还有股权结构分散问题。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表示,很多城商行按它原始的股东来看,可能都有成千上万的股东,单从归并股东等方面来说,就是一个很大的难题。

值得一提的是,一些地方银行之所以愿意打IPO持久战,与背后的地方政府支持也密切相关。从此前的西安银行到近期的重庆三峡银行等,均出现在当地政府扶持的上市企业名单中。王剑辉表示,地方政府由于融资平台受控以及举债受限等因素,也希望通过当地金融机构进入资本市场来获得本地区发展所需要的资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