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少年第三季】李彧涵:风一般的小赛车手

2017/12/8 16:37:08 红网

编者按

你对极限运动的第一印象是什么?

是危险,困难,还是敬而远之?

抑或是时尚,刺激,酷炫,不敢尝试却又有点儿羡慕?

而对于那些喜爱攀岩、轮滑、滑翔伞、平衡车的人来说,极限运动早已变成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红网体育“追梦少年”系列报道第三季,聚焦不走寻常路的极限运动挑战者。我们把镜头和文字毫无保留地献给那些在体育路上一直不懈追逐梦想的孩子们。愿他们的梦想从未离开,最终都能实现,愿多年后猛然回望前半生,依然是少年。

红网时刻12月8日讯(记者 罗学尧)2017年年末,长沙松雅湖公园和谷山公园里,经常出现一个戴着全套极限运动保护装备的小女孩。

她年纪不大,也没有多高,却能驾驭一辆平衡车,在不足5厘米宽的“羊肠窄道”上直冲而下。酷炫的甩尾飘逸的停车动作吸引了不少游客驻足观看,大家议论纷纷:

“真危险!”

“天哪!她真勇敢!”

“这孩子太皮了,怎么家长也不管管?”

“旁边那个录像的好像是她爸,这孩子怕不是充话费送的吧?”

如果常去松雅湖公园和谷山公园,您瞧瞧,是不是能经常碰见这个孩子?除标注外,本文由受访者供图

12月6日,红网体育记者在长沙越界ATV赛车场见到了这个奇女子。她叫李彧涵,今年5岁。小女孩从汽摩到平衡车,再到小轮车,样样精通,完美诠释了什么叫自带特效、风一般的女孩。

而人们口中“那个录像的”,确实是他爸爸,李亚平。

宝贝女儿,爸爸喊5岁的她“涵姐”

在一般人眼里,李彧涵只是个五岁的孩子,爸爸李亚平却口口声声唤她“涵姐”;明明是应该上幼儿园的年纪,“涵姐”却“赋闲”在家。

十年前还在上海做专业训犬师的李亚平说,和女儿最像的是马犬(比利时马林诺斯犬),智商高,灵活性好,爆发力令人吃惊,综合能力和接受能力很出众。

正因如此,“涵姐”成为了周围小朋友的“小霸王”,身后总跟着一队左右“护法”。在别的小朋友还在骑着带辅助轮的小单车时,李彧涵已经把Mini bmx平衡车、小轮平衡车、ATV四轮越野摩托玩得出神入化,她由此收获了一帮迷弟迷妹。

如果要说涵姐与同龄的孩子有什么不同,兴许可以用美特斯邦威那句著名的广告语概括——“不走寻常路”。

李彧涵(中)和她的左右“护法”。

女儿不走寻常路,做父亲的李亚平当然也有自己的个性。

“涵姐,希望你回想起自己的童年是幸福的,爸爸希望你永远幸福。”

这是李亚平准备的一封短信,收件人是女儿李彧涵,收件日期是十年后。

至于叫自己女儿“涵姐”,李亚平说:“我在她面前像个小弟,反倒她像个大姐大。”

李彧涵与爸爸车技大比拼,看谁更厉害!

飙车玩嗨,一不小心“亲”上了宝马

每个人对“不走寻常路”都有自己的理解,越野发烧友们对“不走寻常路”的追求都是大同小异的。

简单来说,这种心态可形容为“哪里不好走走哪里,哪里有坑走哪里,哪里有坡就冲哪里;有坑洼一定不走平地,有泥泞路一定不走干燥路,有砂石路一定不走柏油路。”

五岁的李彧涵,显然对“不寻常”的路更热衷。

说着,李彧涵就踩着小轮车从远处飚来,随后在靠近终点的地方猛甩方向盘,双脚点地刹车。

刹那间,尘烟四起,等记者缓过神来,停在面前的宝马X5就已经被“涵姐”狠狠地“亲”了一口。

不爱走平地,专门挑障碍寻求刺激的李彧涵。

“前世情人”,揭秘“涵姐”背后的男人

当红网体育记者来到李亚平的ATV训练场,摆在眼前的是一个长约百米的波浪形起伏土坎,各种木制障碍道具、辅助道具。

这些都是李亚平亲手给涵姐制作的趣味道具,为了满足涵姐日益增长的挑战欲望,李亚平几乎每天都在挠着脑袋想着新鲜法子让她玩点儿不一样的,哪怕只是一个秋千。

前世情人,莫过于此。

尽管“涵姐”接触平衡车、小轮车、ATV的时间都不长,但短短半年不到的时间,两个轮子、四个轮子、有动力、无动力都被她玩转了。

“教她一个动作,基本半天就能掌握。由于原装平衡车没有刹车,她还自创一些刹车方式。要是感觉从我这儿学不到什么刺激的了,就自己吵着要上网看外国小轮车运动的视频。”李亚平说。

今年8月份,李彧涵参加了第一届全国少儿ATV比赛,拿到了第二名。按理说这应该是个不错的成绩,可李亚平似乎不这么认为。“在参加这个比赛前,她对竞争没有什么概念。其实在我看来,她应该拿第一的。屈居亚军后,她特地拖着我在比赛结束后第二天又去跑了一次。结果她跑的成绩比第一名的好。于是她懂了,这是比赛,要有竞争意识,要跑得更快。”

为了让女儿更好地玩车,亲手制作辅助工具是李亚平的必修课。

少有女孩子在极限运动方面展现出如此惊人的天赋,爸爸都看在眼里。长时间的训犬师工作,让李亚平懂得了长久的付出、陪伴与等待。

他索性辞掉工作,让孩子的爱好成为了自己的工作。李亚平在长沙县建成了一个中小型户外UTV体验场地,一手教更多孩子学习平衡车、小轮车和UTV,也给成人提供体验和培训。

尽管没让“涵姐”去上幼儿园,但李亚平很享受现在能尽情陪伴孩子的日子。

可以说,不去幼儿园,是李亚平少有的一次替“涵姐”做了主。“倒不是因为担心孩子在那儿不安全,我相信行业里好幼师是大多数。只是不希望我的孩子在幼儿园接受着机械化的、套模子的学前教育,我希望她是独一无二的。最重要的是,我希望她在这项运动里看到幼儿园里看不到的风景。”

虽然没送李彧涵去幼儿园,但在陪伴方面李亚平做得一点不少。这就是李亚平给“涵姐”的卡通图。

父爱如山,“如果有危险我会拉她衣角”

除了喜欢车类运动,涵姐也并不是没有一些女孩儿的喜好。

但在赛道面前,芭比娃娃和睡前故事都只能算作饭前甜点。

一个5岁的小女孩儿,迷恋上了赛车服。尽管头盔对她来说显得有些大,戴上以后整个人的比例尴尬地像个大头娃娃。

“只要她想,我愿意培养她,无论是山地自行车越野冲坡,或者摩托、汽车,让她成为专业的赛车手。”李亚平说。

飞驰在爸爸亲手搭建的山地赛道上,李彧涵有赛车手的风范吗?

红网体育:孩子学习平衡车和小轮车的过程中摔过跤吗?还是会心疼吧?

李亚平:摔跤是难免的,但她每次练习也好,玩耍也好,我都是全程陪同的,有的新动作我可能会稍微牵一下她的衣角。要是摔了,我看她没什么事会让她自己爬起来。心疼是肯定的,但让她养成自己爬起来的习惯更重要。因为“爬起来”这个动作养成习惯后就不仅仅是一个动作而已了。

红网体育:您觉得孩子在这项运动中能学到哪些东西?

李亚平:除了“爬起来”之外,其实是给了孩子一个方向盘。从小学习车类运动的孩子有一个普遍的特点,相当有主见。在孩子实际面对不同的路况时,她会渐渐学会选择用不同的方式应对,比如我应该从哪个地方安全通过,哪条路线最合理,这个时候要不要带一点刹车,或者我现在的速度进下一个弯道是不是安全,刹车距离够不够等等。许多成年人学驾照其实就是在学这些东西,其实就是学习如何预见危险,如何应对危险。

李亚平希望,李彧涵能从小就学会如何预见危险,如何应对危险。

红网体育:您说到危险,我们想问问,孩子只有5岁,她对危险有自己的理解吗?

李亚平:有的,比如她喜欢创新新动作、新花样,在去实践的时候如果她感觉可能会有比较大的危险,她会自己放弃。有一些比她更小的孩子骑平衡车的时候喜欢模仿她,她会像大姐姐一样跟人家说:“你还小,不能做这个动作,等你到这么大了再考虑这个动作吧!”

红网体育:最后,可能有人对您不让孩子去幼儿园的决定比较不解,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李亚平: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吧,我小时候父母常年外出打工,回想自己的童年我常常觉得很遗憾。所以在涵姐最重要的成长阶段,我不能允许自己缺席。在与她朝夕相处的每一天里,我们既是父女,又是师生,也是姐们儿,我觉得这样挺好,就像写给十年后的涵姐的话一样,希望她回想起这段童年一定觉得自己是幸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