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亲身患癌症命运多舛 孩子只想要一个完整的家

2017/12/8 10:36:23 红网
图:刘维连(右)朱正红(中)周兵奶奶(左) 摄影:杨杰

红网时刻12月8日讯(通讯员 李奇杰)家住长沙市望城区一个偏远村庄的朱兵,6年前爸爸(朱正红)出了车祸,大脑受损严重,智力不及8岁的孩子;4年前,妈妈(刘维连)罹患乳腺癌;今年10月份,爸爸又不幸患上肠癌,现在只有80多岁奶奶和患病的妈妈照顾他。

12月7日,当记者来到朱兵家时,院子里散落着各种家什器具,泛黄脱落的墙上有幼稚的粉笔字体写的几个硕大的字——朱兵的家。

几度风雨牵挂孩子

朱兵的妈妈——刘维连,今年45岁,4年前罹患乳腺癌,在湖湘中医肿瘤医院做了手术,目前恢复很好,她指着墙上的字说:“那就是我儿子写的”。

“癌症没有什么可怕的,怕也没有用,我已经接受了这样的事实,现在也恢复得很好。可我老公发现时已经是晚期,做不了手术,现在只能靠药物止疼。他才43岁,如果能治好他的病,付出任何代价我都愿意,不能让我儿子没有爸爸,只要能陪在我们身边就好,起码我们还是一个完整的家。”刘维连哽咽地说道。

有时候我对儿子说,“你爸爸妈妈身体都不好,你要乖乖的听话,你要是不听话,以后爸爸妈妈都不在了,你怎么办?”刘维连补充道,“我不知道明天会经历什么,也许我突然就‘走了’,我就想多活几年,好好照顾他,看着他长大,等他能自己养活自己就好了。”

飞来横祸学会坚强  

6年前,朱兵的爸爸骑摩托车被一辆小汽车撞飞,大脑受创严重,经过几度抢救才挽回生命,康复后智力受损严重,目前头上还留有一个鸡蛋大小的深坑。他的病历上这样写着“现患者伴有胡言乱语、文不达意,并有命名障碍,记忆力差……”。

近30万的巨额医疗费,肇事者只付了保险赔的十几万,找遍亲戚朋友借了8万多。谈起车祸的肇事者,刘维连说,“他没有钱,又没有爸爸妈妈,才20多岁,也很不容易,找他又能怎样呢?后来我也认了”“只要我老公还在就好,后来我跟别人去搞绿化,早上5点就起床,晚上8点才回家,没有依靠我只能靠自己。”

罹患癌症不屈不挠

两年后,命运又给刘维连开了一个“玩笑”,一天她突然发现胸部有一个肿块,检查发现是乳腺癌,还好及时在湖湘中医肿瘤医院做了手术,手术很成功也恢复得很好,只是要定期去医院复查,但是再也做不了重活,从此家里失去了经济来源。

刘维连说:“有时候被压得喘不过气来,感到非常的绝望,一个人静静的坐着发呆,我想比我们困难的也许还有很多,尽量让自己开心起来,接受这样的事实,不去想那些不开心的事,我告诉自己不能倒下,倒下了儿子怎么办,老公怎么办,我要做一个坚强的女人。”

老公患癌滑入深渊

可两个月前,刘维连老公在长沙珂信肿瘤医院被确诊为肠癌晚期,现实将这个质朴、坚强、勤劳的女人再次推向了生活的深渊。面对突如其来的打击,她彻底懵了、茫然了,说到这里,泪水顺着眼角流了下来,忍不住抽泣起来。

她说两个月前儿子在QQ空间这样写,“爸爸身体很不好,去医院了,可能再没有爸爸了”,很多人留言鼓励他,要他坚强,有人给他留言“如果有一天,你爸爸不在了,你也要坚强,你还有妈妈”。“去年儿子的成绩很好,一般都是100分、90多分,可自从他爸得了这个病,他的成绩大幅下滑,现在只有50多分,以前很开朗的一个孩子现在变得很内向,也不爱说话。”刘维连说。

   “很多人得知我的家庭情况后,认识的或者不认识的都主动帮助我们,也有很多给予经济上的支持,我觉得这个世上还是好人多,我们还得到芒果V基金的救助,还有其他的一些机构开始关注我们,而且我加入湖南康爱肿瘤患者服务中心,这是一家公益组织,在里面也得到很多帮助。”

   谈到未来,刘维连说“不知道,孩子小,自己又没有工作,就算有好心人的帮助,也还是要靠自己,希望能找到一份稍微轻松点的工作,好好的照顾儿子跟老公。”(文中朱兵系化名)

如能提供帮助,可联系刘维连18874018769,微信同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