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灵魂浸润了一群人

2017/12/8 9:56:51 湖南日报

通讯员 王亚 刘秋泉 余利霞

湖南日报记者 余蓉

11月17日6时40分,株洲市工业中等专业学校副校长周京平跟往常一样,先在学校群里道了一声“早安”,然后发了两张学校“女排姑娘”训练的照片。不幸的是,就在这时他突发“大面积脑梗”,再也没能起来。23日15时40分,他在株洲市中心医院停止了心跳。

周京平的去世“拨动”了株洲教育界的“心弦”,大家称他是一位将灵魂融入教书育人事业的教育者。

株洲市教育局党委书记、局长吴安浩说:“我们需要周京平这种用灵魂对待学生、对待事业的教育人。”

“要想不被人看轻,你们首先要自己重视自己”

“可怜的国涛同学跟我投诉,说昨天晚上老鼠爬到他的床上去了。我叹口气:你把房子搞干净呀。他说搞干净了。我又叹口气:一只有洁癖的耗子看上你了。”这是周京平微博里关于“国涛同学”的一条——从2012年到2017年,一共48条。

国涛是周京平的学生,学的是机电信息工程。和绝大多数学生不同的是,国涛是一个残疾人,从小在福利院长大,“国”是福利院孩子共有的姓。入校时,国涛才16岁,因为周京平的关心,学校除了给他免除所有的费用,还特意把他所在的班级教室安排在教学楼一楼,每天安排同学照顾他,陪他过周末。可以说,在学校那几年,是国涛最安心的几年。

国涛毕业时,周京平四处帮忙联系工作。无奈现实总是残酷的,由于残疾,国涛毕业后干过的工作都不长久,开助力车拉过客,很多时候就以卖报为生,常常食不果腹。“我的内心很复杂。真的不知道,依靠他自身的努力,人生的道路会往哪里走。”这是2017年5月16日周京平的微博。

在株洲工业学校,有一套“等待花开”的慢教育方式,这是周京平一直倡导的。“人生是一场长途旅行,这样的慢教育必然没有太多眼前效应,我们要着眼于他们未来的道路,两年,三年,甚至十年以后,他们一定会绽放出精彩。”

学校财经商务系电会专业有三个班,两个高考班,一个就业班。电会16班就是就业班,班上的学生觉得自己不如另外两个班的同学,就是来学校混日子的。

每周三晚是周京平值班,他每次必踏进电会16班,跟他们聊天,了解他们学习、生活的需求。学校食堂饭菜不可口,谁家里有事,哪个心情不好……周京平都会想办法解决。面临会计资格证考试了,很多同学没有信心,周京平特意多次去班上给大家鼓劲。

“在我眼里,你们都是平等的。要想不被人看轻,你们首先要自己重视自己,用你们的努力去回击别人的轻视。”最终,电会16班43位同学有36位拿到了会计证,远远高出另外两个班,过级率达83.7%。

有等待花开的期许,花儿必然不负所望。只是,花儿开了,他走了。

“教师就应该站在讲台前”

周京平从2001年7月起担任学校的副校长,至今已进入第17个年头。从2014年开始,他同时主管学校的教学和德育。除了学校管理工作,他每个星期还有四节语文课。

他说,教师就应该站在讲台前,这是他站在讲台上的第33年。

学生还记得他的语文课和别的老师有些不一样,布置学生写作文,要求先根据戴望舒的《雨巷》画一幅画,再依据自己的画面写一篇赏析文章。为什么先画雨巷再赏《雨巷》?周京平说,他教的是服装系的学生,个个都画得一手好画,让他们以自己的强项入手能取得意想不到的效果。

周京平有个习惯:听课和写教育随笔。这些年,如果不外出,他每天必听课,数十年如一日。

“一周听了11堂课,自己还上了四节课,满脑子都是课。哪些东西留在脑海里了呢?印象最深刻的,是年轻老师们的状态,而不仅仅是他们的进步。很多时候,套路形成之日,就是进步停滞之时。我宁愿他们缺乏套路而激情未泯。”这样的教育随笔,他大概写了100万字。

周京平这样的听课,起了榜样效应,老师站在教室后面甚至趴在窗户外听课的“盛况”每每出现。

“教育对于老师而言应该是终身的事业”

校团委书记谭延喜说:“周副校长最喜欢的诗句是海子那句:面朝大海,春暖花开。”2004年他初到工业学校时,第一个跟他谈话的就是周京平。周京平告诉他最喜欢的诗句,跟他说职业学校的学生需要慢慢陪伴,要允许他们“试错”。“你不能把老师当做职业,教育对于老师而言应该是终身的事业。因为你,可能改变一个学生的一生。”

谭延喜说:“这两句话,我一直记得。”

如今,老师们感觉谭延喜身上似乎已经有了周京平的影子。他也会跟新老师谈慢教育,写教育随笔,认真解决学生的事情,他还有一个公众号,用以记录学校的点滴……

“周副校长十分善于发现学生和老师身上的闪光点。”校学生处处长周公望说。与“慢教育”一样,表扬也如同蝴蝶效应,一次振翅能引发连锁反应。

老师们经常被周京平“花式”表扬。

“每一次听小戴的课,我都强烈地意识到,有些人天生就是为了当老师的。”

“周三第一节听唐伟老师的课,很受启发。就地取材,以近比远,化繁为简,堪称神来之笔。”

……

翻看周京平的教育随笔,这样的表扬简直太多了,每一个表扬都让人觉得心中一热。

“周老师影响了我的一生”

学生都不相信周京平离开是一个事实,以为是他跟他们开的一个玩笑。

“周老师影响了我的一生,我一直期待将来能与他烹茶、饮酒,可是……”他的学生谭哲这么说。

周京平离开的那一天,ICU病房外,株洲工业学校校长严建国与另外两位校领导抱头痛哭。“我们从2001年一起共事至今,他不光是我的好同事、好同志、好搭档,更是我的好兄弟!”在一周后接受采访时,严建国几度哽咽。

怀念周京平的还有许多认识或不认识的朋友。一时间,微博、朋友圈、朋友们口耳相传间,都是他的名字。周京平追思会当天,“株洲教育”公众号发出一篇悼念文章,阅读量高达21615次,留言百余条。

周京平担任副校长的这些年,株洲市工业中等专业学校完成了首批省级示范、首批国家示范、首批省级卓越职业学校“三连跳”,实现了从一个高峰向另一个高峰攀爬发展,延续了学校全国职业院校学生技能竞赛四连冠的辉煌。

明年,株洲市工业中等专业学校将搬迁至新校区。

以往,每一个新学年开学,学校大门口的对联都是周京平撰写的。现在,新校区的对联,他再也写不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