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放江山入我襟怀

2017/12/8 9:15:19 长沙晚报

长沙城内,原有不少私家园林,皆镌联语,且多系名家之作,故耐吟赏。曲园一联,王壬秋集句:曲径通幽处;园林无俗情。

上联集自常建《题破山寺后禅院》:“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下联集自陶渊明《辛丑岁七月赴假还江陵夜行涂口》:“诗书敦宿好,园林无俗情。”既集句又嵌名,非凡俗之笔墨。

齐白石也题了一副嵌名联,用雁足格:山歌一曲;蔬菜满园。

不愧人民艺术家名号,撰出联来都乡土风味十足。

长沙火后街醒园,谭延闿一联,以缩脚之法隐字:众人皆醉我独;此地无林亦名。

上比隐去“醒”字,下比隐去“园”字,明曰隐名,暗则嵌名也。

这种缩脚嵌名之作,亦古来有之。庸医吉生,不学无术,误人性命,骗取钱财,有人撰联嘲之曰:未必逢凶化;何曾起死回?

“逢凶化吉”“起死回生”两个成语置于联中,偏隐去“吉”“生”二字,知情者自当一目了然,会心一笑。

章太炎怒斥康有为联,亦缩脚为之:国之将亡必有;老而不死是为。

将“有为”嵌于联尾,但略去了后面更为火辣的字眼,让读者去自行体味,既不违温良恭俭让之古训,又因其欲盖而弥彰,更富力度。《中庸》云:“国之将亡,必有妖孽。”《论语》云:“老而不死是为贼。”七十大寿时得此一联,被人公开骂作“贼”和“妖孽”,“南海圣人”康有为不气得吐血才怪。也怪不得章太炎,辛亥革命都成功了,共和之观念已深入人心,谁叫你康老夫子逆时代潮流而动,还在鼓吹维新保皇,企图复辟帝制呢?活该!

长沙也可园一联,首嵌“也可”:也不设藩篱,恐风月畏人拘束;可大开门户,就江山与我品题。

该联大有模仿乃至抄袭的痕迹。明末清初学者朱彝尊题其家乡浙江嘉兴山晓阁联,文字与之大同小异:不设藩篱,恐风月被他拘束;大开户牗,放江山入我襟怀。

其实,也可园之题联者大可不必将朱联改动,直接搬来就行,只需在前面加一“也”“可”,倒显得光明正大。又要抄袭,又不敢明目张胆,如此遮遮掩掩,试图改头换面,蒙混过关,反而弄巧成拙,弄成了“此地无银三百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