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因月想好友

2017/12/8 9:14:52 长沙晚报

本来无月。

然倚窗夜读,读到一句诗,心,齁的一声被点亮,如坐在黑暗里,忽的一下,一片月光,透过窗棂,斜照进来,心中立马纯净、明亮。

诗是这样写的:因雪想高士,因花想美人,因酒想侠客,因月想好友,因山水想得意诗文。

在南方,这个时候下雪为时尚早,更何况本人资质平庸,际遇平淡,与高士结交,机会为零,不想也罢。窗前倒是有几盆兰草,枝叶繁茂,长势葳蕤,只可惜,难见其开花,无花,怎么想美人?且书上还说,这美人,需以花为貌、鸟为声、月为神、玉为骨、冰雪为肤、秋水为姿、诗词为心。这样的美人,想必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眷侣,我一介俗夫,往哪想去?

倒不妨借着心中的这点“月光”,想一想好友。人生路上,知己难求,但好友却可以有不少。

想好友时,轻轻地闭上眼,那些音容笑貌,就会如清澈山泉一样,一汩一汩从心底流出,一路歌唱着,流过光滑的石头,流过清澈的小溪,流过奔涌的江河,流向更远的远方……那是童年时,一起放牛、一起和尿泥的你我;那是读书时,一起考学、一同成长的你我;那是工作后,彼此关照、互相扶持的你我……

想好友时,静静地喝杯茶,那些如烟往事,就会如老旧默片一般,一帧一帧在眼前浮现,从容更迭着,那是懵懂无知、少不更事的你我,那是青涩冲动、青春绽放的你我,那是走向成熟、稳重自持的你我……交心时,秉烛夜谈过,生气时,拳打脚踢过,成功时,鲜花祝福过,失败时,相拥哭泣过,一起喝过大酒,一起侃过大山,一起穷过,一起苦过……

尽管,有些好友已多年没有联系,也无从联系,但心中一定有个角落属于他们。思念,有时就像你心田里散养的一只小鹿,平时看不到它的踪影,说不定在哪个闲适的时刻,忽然间,它就欢蹦乱跳地冲进你的心田,一顿乱踏,踏得你泪眼婆娑、心痛不已。

说到闲适时刻,不禁想起潘天寿的一幅画,两只肥萌的小鸡立在地上,一只低头啄食,一只呆望远方。我总觉得,那只低头啄食的小鸡,是白天的我,而那只呆望远方的小鸡,是此刻的我。

潘先生给画题了款妙趣横生的跋——闲向阶前啄绿苔。跋是用篆书书写的,跋后面是一个大大的寿字。我想,那个寿字,不仅仅是潘老先生的名字落款,应该还有“得闲人得寿”的深意吧。还有那个繁体“闲”字,韵味十足,閒,月照门里,何等闲适!可关键问题是,此时此刻,月光照在我心里,敢问潘老先生,该用什么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