沅江珍珠退养记

2017/10/15 11:07:41 红网
11月9日,沅江市南大膳镇,工作人员正在把养殖珍珠蚌的网从水里拖出来,网袋里的珍珠蚌已经被养殖户取走。珍珠养殖业曾给湖南多地带来经济上的发展,但养殖地周围水质遭到严重破坏。不仅是沅江,岳阳屈原区、常德鼎城区、益阳南县等地近年来也相继出台了珍珠退养实施方案。组图/潇湘晨报记者 杨旭
11月9日,沅江市南大膳镇,养殖户从水面将养殖设施拖走。
11月9日,沅江市南大膳镇,珍珠蚌养殖的池塘边堆积了很多肥水素包装袋。

“开始以为过了这阵风就行了,没想到这次是动真格的。”在洞庭湖进行20多年珍珠养殖的王松茂,近日在沅江南大膳镇的养殖设备全部被拆除。

王松茂面对的,是沅江要求全面清退珍珠养殖的决心。珍珠养殖业曾给当地带来了经济上的发展,但养殖地周围水质遭到严重破坏。在拆除珍珠养殖基地过程中,当地一些村民也加入到拆除队伍中。

不仅是沅江,岳阳屈原区、常德鼎城区、益阳南县等地近年来也相继出台了珍珠退养实施方案。

潇湘晨报记者 曹伟 益阳报道

平静的湖面上,一个个可乐瓶被绳索串起,瓶子底下是养着珍珠蚌的网箱或网袋。这曾是益阳沅江市许多乡镇洞庭湖水域可以看到的场景。这个从江浙一带传来的产业曾经带动过地方经济发展,却也给洞庭湖带来严重的水体污染。

11月8日至11日,潇湘晨报记者在沅江南大膳镇,见证了该镇最后一百多亩的珍珠养殖水域被清退的过程。早在此前,沅江政府要求在该市范围内全面清退珍珠养殖。

这个产业在当地已经有多年发展历史。在新的环保形势下,全面清退面临着多重困难,不过这场清除的战役即将划上句点。

养殖户

“没想到这次动了真格”

11月8日晚上7点多,在沅江南大膳镇华胜村洞庭湖岸堤上,天色早已变得漆黑,岸边有了些薄雾。珍珠养殖户王松茂和朱卫兵坐在一个简易棚户的屋前,没有开灯,两个人沉默着。镇政府已经向他们下达最后的通牒,要求他们自行清除尚未清除的珍珠养殖设施。

早在去年,沅江市政府就下发了全面清退珍珠养殖的通知。沅江市畜牧水产局在行动开始之前就对全市范围内的珍珠养殖情况进行了摸底,沅江全市八个乡镇街道有20处养殖水面,共计10580亩,其中南大膳镇有2000多亩,是养殖面积较大的乡镇之一。

南大膳镇的珍珠养殖水面,在华胜村有两家养殖大户,王松茂和朱卫兵是两个养殖单位的现场负责人。南大膳镇副镇长周燕音说,在行动方案下发之后,镇政府和村干部多次找到了两个单位的负责人,要求他们自行进行拆除。

王松茂和朱卫兵是浙江诸暨人,诸暨是全国最大的淡水珍珠养殖基地。王松茂说,早在20多年前,他就来到洞庭湖进行珍珠养殖,在洞庭湖周围华容、汉寿、沅江等地都进行过珍珠养殖。在洞庭湖周边,和他从事一样行业的浙江老乡大有人在。

王松茂说,来沅江进行养殖是在三四年前,从沅江市水利会(沅江市水利局二级机构)和当地村民手中承包了约2000亩的水域进行珍珠养殖,并签订了承包合同。养殖珍珠需要固定的水域,需要修筑内堤蓄水养殖,王说,在这里养殖一共投资了约3000万元。

王松茂说,镇政府工作人员在今年初找到他们,因为珍珠养殖对水体水质污染,要求他们自行对养殖设备进行拆除。“开始以为过了这阵风就行了,没想到这次是动真格的。”王松茂说,在政府的要求下,他们拆除了靠近湖堤水域部分的养殖设备。

“从一开始他们就抱有侥幸心理。”周燕音说。

水质

过几年就换一个地方,水质不断遭污染

11月8日晚上8点多,华胜村村支部书记龙建华给王松茂打来电话。“剩下没清走的明天你自己想办法弄走。”龙建华在电话中再一次催促王松茂加快拆除速度。没过一会儿,龙建华开车来到湖堤上,面对面地给王松茂做工作。

“市里要求镇里,镇里要求村里,你不要以为还有办法可以想。”见了面,龙建华对王松茂说。

王松茂开始倒起了苦水:珍珠养殖时间周期比较长,至少得四五年。在此过程中,他们需要不断投入肥料,促进蚌的生长。

“他们不能只想着自己挣钱,有没有想过养殖过程中不断投肥对洞庭湖水质的污染呢?”华胜村一个村民说。沅江市委宣传部一负责人称,沅江有的乡镇,珍珠养殖场地周围水质遭到严重破坏,于是在拆除珍珠养殖基地过程中,当地村民也加入到拆除队伍中。

沅江市畜牧水产局水产工作站副站长付青山表示,在对沅江珍珠养殖情况摸底时,他跑遍了全市每一个养殖点。环保部门也曾对水质进行检测,检测结果显示,有的珍珠养殖点的水质为劣五类,也就是最差的一种水质,这与养殖点过度投肥有直接关系。

“在一个地方养殖久了,珍珠蚌就容易生病,养殖户在一处养殖后就会换个地方,这样洞庭湖水域就不断遭到污染。”付青山说。

付青山说,其实要求完全清退的时间原本在去年12月底,后来又更改到今年端午节前夕,最后又推迟到今年10月30日前,这种变化就是考虑了养殖户的利益。

今年上半年,养殖户朱卫兵开始转移自己的珍珠蚌,但天气太热,转移途中死了一半的蚌,“含着泪把它们给剖了”。正因为这个原因,南大膳镇珍珠退养的时间被推迟到今年下半年。

“我们了解养殖户的难处,但不可能无限期让他们推迟下去。”周燕音说,到了下半年他们再次催促两家养殖户自行将养殖设备拆除,但进展缓慢。10月底,在多次进行沟通无效后,镇政府组织了多部门进行联合执法,动用了挖土机将养殖塘的堤坝进行挖掘,降低鱼塘的水面。没有水,珍珠蚌随时可能死亡,在这种压力下,两家养殖户终于叫来工人将塘中的珍珠蚌一个个取出。

王松茂还留有100多亩水面的珍珠蚌没有取出。“已经找了买家,交了押金,但还要等一段时间才能过来运货。”王松茂说。在这种情况下,镇政府再次给王全面清退时间延迟了10天。

声音

“沅江不再有他们的生存空间”

10天的期限都要到了,王松茂的水塘还是没有动静。龙建华这天找到王松茂,给他下了最后通牒,如果再不采取措施,镇政府将再次组织联合执法。

11月9日凌晨两点,王松茂打电话给在常德安乡运货的人,“再不来拖就拖不了了”。11月9日早上7点多,一辆载着10多个取蚌工的货车来到华胜村的湖堤旁,开始准备将剩余的珍珠蚌从网袋中取出。

上午9点多,潇湘晨报记者再次来到华胜村的湖堤旁。在靠近湖堤长达数公里的水面上,还残留着一些之前养殖珍珠用的可乐瓶。在岸堤上,成堆地堆放着网箱。

记者在现场碰到南大膳镇党委书记易超和华胜村村支部书记龙建华。看到一些养殖设备仍在水面上,易超随即安排人员,将这些养殖设备从水中打捞上来,集中送去沅江市区的垃圾处理站。

在靠东边的一个水塘内,还有约100多亩的珍珠蚌正在被工人们打捞上来,这是南大膳镇最后清退的养殖水面。清理上来的珍珠蚌将被运往常德安乡作进一步处理。

取蚌工人也都来自安乡。安乡曾是湖南珍珠养殖重地,后珍珠养殖逐步退出,在安乡原本以取蚌为生的农民开始外出打工。

已经从事这项工作近20年的取蚌工人黄师傅说,他们以前长期活跃在洞庭湖周围、湖北、安徽、广西等地,一年有一半左右的时间都在外做这个工作。但随着各地政府出台珍珠养殖禁令,他预计自己的工作会受到影响。

易超说,受到影响的还有那些一直在洞庭湖边发展珍珠养殖产业的养殖户。以前受到“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发展湖洲经济的影响,珍珠养殖产业未被禁止甚至被鼓励,但如今随着时代和形势的变化,至少在沅江已经没有他们的生存空间。

据沅江市畜牧水产局的统计,该市20处珍珠养殖水面共计10580亩已拆除15处共计8580亩,剩余2000亩要求在年内拆完。

省政府:严禁天然水域投肥投饵养殖

红网时刻11月15日讯(潇湘晨报记者 曹伟)珍珠养殖行业一直是一个充满争议的行业,一方面它一定程度上带动了地方经济发展,另一方面由于高密度养殖、过量投肥以及大量蚌肉、蚌壳的随意废弃,对水域环境造成了严重污染。

记者搜索公开报道发现,从2009年,常德市启动了退出珍珠产业的五年规划,要求6000多个珍珠养殖户全部转产。

2017年,珍珠养殖大县汉寿县环保局和县珍珠协会组织召开了动员大会,县珍珠协会做出规定,从2017年起禁止使用生鲜畜禽肥,进一步压减珍珠养殖规模,珍珠养殖面积力争控制在6万亩以内。

岳阳屈原区、常德鼎城区、益阳南县、沅江等地近年来也相继出台了珍珠退养实施方案,其中以沅江的整改方案最为彻底。

沅江市委宣传部的微信公众号今年10月的一篇文章称,“今年以来,沅江市委、市政府扎实推进中央、省环保督查组反馈意见整改工作,持续开展珍珠退养专项行动。”实际上,早在去年10月,沅江市政府办公室就印发了《沅江市退出珍珠养殖专项行动实施方案》的通知。

该方案中要求,通过此次专项行动,全市水域范围内从事珍珠养殖的设施全部拆除,要实现全市范围内无珍珠养殖。

湖南省畜牧水产局科教环保与法规处处长肖光明表示,目前在省级层面尚未发布洞庭湖禁止珍珠养殖的相关文件,也没有相关法律法规全面禁止珍珠养殖。但是,近期省委、省政府召开的省市县乡村五级干部电视电话会议要求:“严格控制洞庭湖珍珠养殖”。

记者查阅该会议相关资料,会议中指出“严禁天然水域投肥投饵养殖,2018年底以前,洞庭湖区江河、湖泊等天然水域所有权单位完善水面承包经营合同,重新确认天然水域渔业资源开发利用方式”。

“如果养殖珍珠管理不规范,养殖不科学,污染了养殖水域,这肯定要进行整治,无论养殖什么品种,无论发展什么产业,都不能污染环境,都要以保护环境为前提。”肖光明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