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人日报:“土里土气”的农产品何以卖出“天价”

2017/11/15 10:24:33 《工人日报》

一个看起来毫不起眼的农场突然火得一塌糊涂,不仅成为江西省受人追捧的农业基地之一,就连上海、深圳等一线城市的许多市民也慕名而来——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很难相信这是发生在鄱阳湖畔的都昌春桥乡鄱湖晨晖农场的真实一幕。

到底是什么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城市居民来到如此偏僻的农村体验生活,又是什么让这里生产出的农副产品尽管价格贵得“离谱”,却依然成为市场上的抢手货。

日前,记者带着一系列的疑问,探访了“传说中”的鄱湖晨晖农场。

“将所用农药拒之于农场外”

一场雨水过后,气温骤降。

走进鄱湖晨晖农场,映入眼帘的是一条流水潺潺的溪流。穿过小桥,路两边是成片的温室大棚,走进其中一个,里面是密密麻麻的小白菜。记者发现,跟平日在菜市场买到的小白菜比,大棚里的小白菜“外形并没有那么好”。尽管如此,但菜的长势却很旺盛。

走在农场中,一面面矮矮的小黄旗特别显眼,上面粘满了各种害虫。农场的负责人彭学军解释,这是农场里常用的杀虫技术,学名叫“黄板”,专门用于杀灭喜欢吃菜叶的蚜虫,这种虫子看到黄板后会被吸引过来,之后被紧紧地黏在黄板上。

除了黄板外,农场里常用的另一种灭虫“武器”是“太阳频振式灭虫灯”,这种灯可以利用太阳能发电,既能照明用,又能利用频振原理消灭各种类型虫子。

记者在鸡林与果林的一个拐角处见到了这盏灯,如果不是特别提醒,很难发现这与普通的路灯有什么不同。

从下往上走,地势逐渐升高,一排排望过去还是种了时令蔬菜的大棚。

走进坡上的一座大棚,一名正在松土的余姓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今年55岁的她已经在农场工作了三年。“这里种的菜跟自家种的有什么不一样吗?”记者问道,“当然不一样了,这里种的菜不用化肥,不打农药,家里种的偶尔还会打点农药,这里的菜一点农药都不打。”她很坚定地说。

而在隔壁的大棚里,正当季的小番茄却显现出不一样的情形。一边一摞摞饱满红透的果子挂在支架上,另一边干瘪的果子耷拉在已经枯了的枝蔓上。问起缘由,正经过的农场技术指导、江西农业大学农学院教授范淑英说,快干枯的是因为长了虫子,而农场里严格规定不打农药,只能任由果子死掉。

“种植、养殖资源循环利用”

终于走到坡顶,记者来到了一片350亩的紫花泡桐树林。里面有20个鸡舍,散养了2万多只鸡,1800多头猪。

来到一个鸡舍外,600多只鸡正在林子里啄食。鸡舍门口有几袋从地里采摘的蔬菜叶子,除了山林的草和虫子,这就是土鸡平日里的主要“口粮”。记者了解到,农场会将精品蔬菜进行出售,剩余的残次品全部喂养家禽。土鸡产出的蛋也就没有任何抗生素、重金属和色素添加。鸡舍中的鸡粪将被运往沼气池进行发酵,处理后成为种植蔬菜的肥料。

也就是说,在晨晖农场,种植和养殖已经实现了资源循环利用,种植为养殖提供安全、营养的有机饲料,养殖为种植提供高效、安全的肥料,做到源头把控、过程可控,从而使生产出的农副产品真正实现纯天然无污染。

然而,就是这些“土里土气”的农产品却成为了市场上的“新贵族”。

记者通过电商网站了解到,晨晖农场京东店有机甘薯(紫薯)售价26块钱一公斤,有机蔬菜平均卖到40块钱一公斤,土猪肉平均卖到100块钱一公斤……尽管价格高出市场普通农产品几倍,但这些“天价”农产品的销量依然十分可观。

“不愁销路,只担心产品不够卖”

在记者参观的过程中,一辆货车停在仓库边上,200多箱包装精美的农产品正在装车。目前,晨晖农场的主要消费人群集中在上海、杭州、深圳等一线城市,产品销售通过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模式,线下以社区商超、会员制的形式为主,线上开设了天猫、京东、一号店、微商店等网店。

“我们不怕没有销路,只担心产品不够卖。”彭学军很有信心地说道。据了解,原本投资1000万元的农场,现在已经做到了7000万元的规模,而且自去年底开发了农业休闲旅游项目以来,每天来体验的游客都有几百人。就在记者采访的当天,当地九江小学的200多名小学生正在农场里学习科普知识,体验农庄生活。

如今,传统的种植方式加上科学的种养方法,利用鄱阳湖区域的原生态自然环境,打造有机循环生态农业,成为晨晖农场最独特的标签。正是立足于这样一种从源头上把握食品安全的宗旨,让晨晖农场从众多的农业企业中脱颖而出。相关数据显示,晨晖农场共获得了86个产品有机认证,核心产品肉、禽、蛋、菜等多次通过瑞士SGS安全标准检测,产品连续三年获得江西省鄱阳湖绿色生态农产品(上海)展销会金奖。

近年来,江西大力倡导发展绿色农业产业,该农场的生产经销模式不仅与当地发展战略相吻合,充分利用得天独厚的生态资源优势,并已经成为美丽中国“江西样板”的生动实践。

链接

农业产业化联合体将成现代农业建设的重要力量

农业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国土资源部、人民银行、税务总局6部门此前曾联合印发《关于促进农业产业化联合体发展的指导意见》,确定将培育发展一批作用突出、综合竞争力强、稳定可持续发展的农业产业化联合体,成为引领我国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和现代农业建设的重要力量。

意见明确,农业产业化联合体是龙头企业、农民合作社和家庭农场等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以分工协作为前提,以规模经营为依托,以利益联结为纽带的一体化农业经营组织联盟。

意见指出,要建立多元主体分工协作机制,增强龙头企业带动能力,提升农民合作社服务能力,强化家庭农场生产能力,完善内部组织制度,组建农业产业化联合体;健全资源要素共享机制,发展土地适度规模经营,引导资金有效流动,促进科技转化应用,加强市场信息互通,推动品牌共创共享,推动联合体各成员融通发展;完善利益共享机制,提升产业链价值,促进龙头企业、农民合作社和家庭农场互助服务,探索成员相互入股、组建新主体等联结方式,实现深度融合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