减税超万亿 期待供给侧改革成效持续释放

2017/11/15 9:22:06 中国税务网

国家税务总局网站日前发布税务系统深入落实减税政策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有关情况显示,2016年5月至2017年9月,全面推开营改增试点累计减税10639亿元,其中,2016年5月至12月减税4889亿元,2017年1月至9月减税5750亿元。在今年7月起实施一批新的减税降费措施之后,刚刚兑现李克强总理于今年两会期间对外许下“力争全年减税降费能够达到万亿元人民币”的允诺,营改增减税超万亿元可谓再传捷报,对于企业降负而言无疑将释放新一轮利好。

实际上,减税降负的积极作用绝不仅仅在于税收的减少,正如税务总局相关负责人所说的,全面推开营改增试点作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财税改革的重头戏,减税效应持续释放。同时,营改增有力地促进了产业分工优化,拉长产业链,带动制造业升级和服务业发展。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的专家也认为,减税降幅对于企业而言在降低企业运行负担的同时,势必将释放企业创新发展活力,继而会间接延伸产业链条,促进制造业、服务业转型升级。

四大行业成减税重点

营业税改增值税,简称“营改增”,是指以前缴纳营业税的应税项目改成缴纳增值税。营改增的最大特点是减少重复征税,可以促使社会形成更好的良性循环,有利于企业降低税负。

增值税只对产品或者服务的增值部分纳税,减少了重复纳税的环节,是党中央、国务院根据经济社会发展新形势,从深化改革的总体部署出发作出的重要决策。目的是加快财税体制改革、进一步减轻企业赋税,调动各方积极性,促进服务业尤其是科技等高端服务业的发展,促进产业和消费升级、培育新动能、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自2016年5月1日起,作为营改增改革的收官之战,我国启动全面推开营改增试点,将建筑业、房地产业、金融业、生活服务业等四大行业全部纳入营改增试点,涉及试点纳税人1100多万,营业税占原营业税总收入的比例约80%,特别是作为很多企业重要成本的不动产支出纳入抵扣范围,减税作用十分明显。

至此,营业税退出历史舞台,增值税制度将更加规范。这是自1994年分税制改革以来,财税体制的又一次深刻变革。实际上,正是四大行业的全面纳入,才确保了营改增减税规模的快速增长。统计显示,自纳入营改增试点之后的半年内,截至2016年底,营改增即累计实现减税6412亿元。

进入2017年以来,随着国家明确推进减税降费措施的提速,营改增也在快速推进,减税效果更趋明显。据统计,2017年前三季度,全国四大行业营改增纳税人月均增加20.7万户,明显高于2016年的月均增加8.4万户。

而纳税人月均数量的增加意味着享受到国家减税利好的群体在增加,而四大行业内设计的企业规模同样巨大,则意味着企业正在直接受到减税措施的利好。此外,交叉对比营改增设计行业及国家“三去一降一补”五大任务,不难发现,在实际任务落实环节,诸如房地产去库存以及企业降成本均可能与营改增的落地实施出现叠加,这对企业而言无疑算是双重利好。

“包括营改增在内的一系列减税措施,以及相关降费举措,都是从供给侧改革降低企业成本。”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王晋斌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指出,实际上,整个社会的改革就是在围绕供给侧改革降低运行成本,这也是供给侧改革的核心所在。

持续减税降费利好产业转型与升级

正如上述税务总局相关负责人所指出的,全面推开营改增试点作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财税改革的重头戏,减税效应持续释放。同时,营改增有力地促进了产业分工优化,拉长产业链,带动制造业升级和服务业发展。其中,可以预见的是,作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财税改革的重头戏,营改增带来的成效日后仍将持续释放,毕竟,其带来的改变是对税基的扩大,以及对整个税收制度的进一步规范。

除此之外,与税收降低同时实施的降费举措也不得不提。根据相关统计显示,包括清理规范一批政府性基金、行政事业性收费和经营服务性收费,阶段性降低失业保险费率、降低银行业金融机构涉企收费、推进网络提速降费、降低企业用能成本、推进物流降本增效等降费措施,每年可减轻企业负担约3355亿元。

在此基础上,国务院常务会议还决定推出从2017年7月1日起,下调建筑领域工程质量保证金预留比例上限、清理能源领域政府非税收入电价附加、降低电信网码号资源占用费等6项行政事业性收费标准、暂免征银行业和保险业监管费。再加上各省(区、市)人民政府对地方涉企政府性收费进行清理规范,这些措施合计每年可减轻企业负担2830亿元。

在王晋斌看来,供给侧改革的核心就是通过一系列减税、降费等具体措施实现降成本。除了依靠具体的减税、降费措施之外,另外类似于降低企业社保缴费比例、降低负债率、简政放权改革等一系列举措都可以确保当前面对较大经济下行压力的企业,拥有合理的利润空间。

王晋斌认为,企业成本高导致民间企业投资意愿降低,盈利能力不足又难以实现创新转型,从这一角度看,减税降费带来的利好绝不仅仅限于成本降低,更对产业转型升级有着重要作用。在他看来,出于我国当前不同部门间的收益率差距巨大等原因,导致资金更多停留在金融部门空转以赚取高利润,而并不愿意流向收益率较低的实体经济,比如工业部门之中。他强调,对于实体经济企业降成本而言,必须确保实体经济有钱可赚,即解决金融部门和实体经济的衔接问题。

“因此,有必要通过进一步减税、降低负债率等具体措施,确保企业应有的利润。”王晋斌说,一系列帮助企业降低成本的政策部署和安排就是有意继续贯彻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核心要求,但同时需要明确的是,不能简单依靠政策刺激解决企业成本高企的问题,更为关键的是,要对企业家预期形成有效引导,营造更为公平、健康的营商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