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的十八大以来湖南水利改革发展成就纪实

2017/10/13 9:46:49 湖南日报
制图/ 彭婷
涔天河水库库区风景如画。童迪 摄
除险加固后的衡南县斗山桥水库。童迪 摄
实施洞庭湖区沟渠塘坝清淤增蓄行动后,南县农业呈现丰收美景。李平 摄
嘉禾县盘江水厂,让当地农村居民喝上干净的自来水。(资料图片)

王琳 柳德新

9月24日上午,涔天河水库扩建工程电站首台机组成功并网发电。我省水利“一号工程”——涔天河水库扩建工程,经过5年多的建设后,进入蓄水发电运行阶段。

此前,在抗御今年夏天湘江流域超历史特大洪水过程中,涔天河水库扩建工程就已发挥了巨大的防洪效益。从7月2日8时至7月4日14时,涔天河水库拦截洪水1亿立方米,相当于拦蓄了一座大型水库的水量,极大减轻了湘江下游防洪压力。

涔天河水库扩建工程由开工到建成发挥效益,是湖南水利砥砺奋进的5年的缩影。

党的十八大以来,我省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治水兴水的重要战略思想,按照“节水优先、空间均衡、系统治理、两手发力”的新时期治水方针,坚持“夯实农村水利、加强城市水利、注重生态水利”的思路,以水利建设、水利管理、水利改革“三位一体”为总抓手,把水利作为基础设施建设的优先领域,把农田水利作为农村基础设施建设的重点任务,把严格水资源管理作为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战略举措,注重科学治水、依法管水,突出加强薄弱环节建设,大力发展民生水利,不断深化水利改革,促进水利可持续发展,努力走出一条有中国特色、湖南特点的水利现代化道路。

保江河安澜

为新湖南撑起“保护伞”

江河,总能留下历史的印记。

39.51米!2017年7月3日凌晨0时12分,湘江长沙站水位再一次涨到新高度,超历史最高水位0.33米。

39.51米,不仅是湘江超历史特大洪峰的新高度,更是我省持之以恒开展水利建设、力保江河安澜的新刻度。

在今年夏天,湘江干流2/3河段水位超历史最高水位;资水干流653公里河段、沅水干流全线超保证水位。湘江、资水、沅水洪峰相继汇入洞庭湖,最大入湖组合流量达81500立方米每秒,为有资料记录以来之最。洞庭湖3471公里全线超警戒水位,其中1/3堤段超保证水位。

与此前的大水年相比,还是那些江河,还是超警戒、超保证甚至超历史记录的洪水,还是防汛抗洪这个主题,但今年变了模样。

在党中央、国务院的坚强领导下,全省上下团结一致,戮力同心,迎难而上,奋起抗灾,把人民群众生命财产损失降到最低程度,夺取了今年抗洪救灾斗争的决定性胜利,谱写了湖南抗洪救灾史上新的壮丽篇章。

持续大规模的水利基础设施建设,为今年抗洪救灾斗争的决定性胜利奠定了坚实基础,为富饶美丽幸福新湖南建设撑起了“保护伞”。

湖南水系发达、水网密布,各类水库多达14121座,占全国水库数量的七分之一,水库总数居全国第一。作为防洪抗灾的重要工程设施,各类水库在发挥防洪、供水灌溉、发电等功能的同时,也因病险问题,成为汛期的“心腹大患”。为数众多的病险水库,犹如悬在老百姓头上的一把刀。

在水利部、财政部支持下,我省2011年以来完成国家规划内1070座小(Ⅰ)型和9049座小(Ⅱ)型病险水库除险加固任务,约占全国除险加固水库总任务的1/5。尤其是去年由省、市、县各级地方财政自筹资金组织实施的4036座一般小(Ⅱ)型水库,在今年特大暴雨洪水洗礼中安然无恙。

昔日的病险水库,不再是当地的沉重包袱,而成为各地防汛保安的重要保障。7月1日,沅水及其支流辰水同时暴涨,辰溪县南庄坪水库因洪水倒灌,整体被洪水淹没。事后当地干部表示:“幸好去年对这座水库进行了除险加固,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省水利厅建管处负责人感触更多:“在水库大规模除险加固之前,汛期水库出险是常事,我们部门有时是三四个组在外指导抢险。险情频发的时候甚至可能无人可派了,因为大家都出去指导抢险了。”今年6月22日至7月3日,超历史暴雨洪水导致各类水库蓄水猛增,其中624座中小型水库一度蓄满溢洪。但各地仅上报2起水库险情,且均得到有效控制。水库险情大幅减少,可以节省大量的防汛资源,集中精力抗洪抢险。

水库,只是近5年来我省加大水利基础设施建设投入的一个方面。为更好地保障江河安澜,2013年至今,我省完成水利总投资1176亿元,办成了多年想办而未能办成的事。其中,中央水利投资393.61亿元,一大批水利工程建成并发挥效益,极大提升了防灾减灾能力。

重大水利工程建设加快。2013年以来,全省一大批骨干性控制性工程相继建成。特别是涔天河水库扩建工程及灌区工程、莽山水库、毛俊水库等国家重大水利工程加快推进,流域洪水调控能力和水资源配置能力有效增强。

洞庭湖治理稳步实施。22个蓄洪垸堤防加固工程已基本完成,城陵矶附近3处重要蓄滞洪区安全建设已全面开工,蓄洪垸近1100公里堤防防洪标准由3-5年一遇提高到5-10年一遇,黄盖湖防洪治理项目今年9月启动实施。

四水防洪能力不断提升。推进23条主要支流、330条中小河流治理和35个城市防洪工程建设,完成主要支流项目277个、中小河流治理项目274个,除险加固病险水库8174座。

非工程措施建设力度持续加大。初步建成110个县市区山洪灾害监测预警系统,“云平台+微应用”的防汛抗旱业务“云化”新模式全面应用,防汛抗灾科学化、信息化水平进一步提高。

这5年,我省有效应对了2013年超历史特大干旱,战胜了2014年沅水中下游超历史洪水、2015年13次强降雨过程和湘江中上游罕见冬汛、2016年15次强降雨过程及河湖长时间超警洪水以及2017年历史罕见的特大汛情。与上一个5年相比,这5年我省受灾人口减少16%,农作物受灾面积减少20%,倒塌房屋数量减少54%,因灾死亡(失踪)人口减少20%。

以人民为中心

推动民生水利新跨越

保障民生、服务民生、改善民生,我省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着力解决人民群众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水利问题,推动民生水利新跨越。

党的十八大以来,无论是农村安全饮水工程,还是农田水利,或者是水利扶贫工程,都以其新的成就诠释着民生水利的新跨越。

这5年,农村安全饮水工程持续推进。投资128.8亿元,建成各类农村供水工程9475处,解决了2520万(包括国家规划外的洞庭湖区256万人)农村人口的饮水不安全问题,是前5年解决人数的1.97倍,目前全省已有3755万农村人口解决了饮水不安全问题,农村自来水普及率由2012年的43%提高到2016年的76.6%。

在郴州市三十六湾地区,陶家河流域横跨临武、桂阳、嘉禾3县,流域面积592平方公里,曾经饱受重金属污染,流域内群众饮水不安全问题十分突出。

2015年9月底,陶家河流域13.8万人全部喝上了干净的自来水!“这是有史以来,集中解决陶家河流域农村饮水安全问题范围最宽、资金投入最大、受益人口最多的一项民生工程。”郴州市水利局负责人说。

临武县万水乡寨脚下村7组村民周儒山,在通水后特意作了比较:原来的井水烧开后,有一层水垢;而自来水烧开后没有水垢,“这说明水质好,我们放心喝。”此前,他的邻居周辛安先后打过两口井:第一口井,打到80多米还没有水,就放弃了;第二口井,打到130米,抽一次也只有1立方米水,打井总共花了2万多元。“现在通了自来水,一个月水费不到20元,光打井的钱就可喝100年的水了!”周儒山一脸的笑意。

这5年,农田水利工程建设大规模展开。全省累计完成投资102亿元,完成156个“小农水”重点县(项目县)项目、328个维修养护项目,节水改造大型灌区20处、中型灌区44处,更新改造大型灌排泵站27处。连续5年,累计在1.7万个村实施“五小水利”建设行动,新增和恢复灌溉面积704万亩,改善灌溉面积689万亩。农田灌溉水利用系数,从2012年的0.472提高到2016年的0.505,相当于增加蓄水6.6亿立方米,年新增粮食生产能力4.33亿公斤。

“农田水利建设滞后仍然是影响农业稳定发展和国家粮食安全的最大硬伤。”这是2011年中央1号文件对于农田水利当时现状的科学判断。在2013年大旱中,农田水利这块“短板”暴露无遗。

从水库到田间,“干、支、斗、农、毛”,5级渠道缺一不可。在农田水利中,如果把干渠、支渠比作“动脉”,那么斗渠、农渠、毛渠就像“毛细血管”。

从2014年起,浏阳市启动“农田水利畅通工程3年行动”,全民动员治疗“最大硬伤”,第一年投入“五小水利”的财政奖补资金就超过1.7亿元。浏阳市水务局局长邓华介绍,经过连续3年大干农田水利,浏阳市农田灌溉的“毛细血管”得以打通。

这5年,水利扶贫连年发起攻坚。省水利厅累计安排贫困地区农村安全饮水省级以上投资35.64亿元,解决436万贫困人口安全饮水问题。特别是国家实施精准扶贫战略以来,我省已解决207万建档立卡贫困人口饮水安全问题,占450万贫困人口的46%,超额实现了预期目标。我省对贫困地区符合条件的水利项目实行“三个优先”,即优先列入规划、优先安排计划、优先落实投资,支持贫困地区补齐补强水利基础设施短板,提升水利基本公共服务能力。2017年已安排贫困地区中央水利投资29.5亿元,发放PSL贷款和专项建设基金达51.6亿元,分别高出全省平均水平19%、21%。

在罗霄山区的宜章县天塘镇台霄村,村委会主任袁远牛对水利扶贫项目体会很深。“以前一到汛期,农作物都泡在水里,经常颗粒无收。”他说,在水利扶贫项目支持下,如今该村建成高标准农田944亩,土地综合效益显著增加,村民收入也跟着显著提高。许多人通过土地流转将昔日的荒土种上了烤烟,并实行烟稻轮作。

依法治水管水

水生态文明建设由点到面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深刻总结人类文明发展规律,将生态文明建设纳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和“四个全面”战略布局。作为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内容,水生态文明建设正日益成为绿色发展理念在湖南的生动实践。

这5年,湘江保护与治理以前所未有的力度推进。

2013年4月1日,《湖南省湘江保护条例》实施,这是我国江河流域保护的第一部综合性地方法规,标志着我省依法治水管水又迈上了一个新台阶。随后,我省成立由时任省长杜家毫为主任的湘江保护和治理委员会,把湘江保护与治理作为省“一号重点工程”,实行“一部法”统领、“一把手”推动、“一盘棋”谋划、“一江水”同治。

湘江保护与治理实施近5年来,湘江流域共实施重点治理项目2768个,干流500米范围内2273户规模畜禽养殖场全部退出,清水塘、竹埠港、水口山、锡矿山、三十六湾等重点区域整治取得突破性成果。2016年,湘江流域水功能区水质达标率为93%,Ⅱ、Ⅲ类水质占总河长的比例达到98.7%,流域保护与治理取得了明显成效。

无论是工作内容、组织架构,还是推动模式、工作机制,省“一号重点工程”都与河长制的要求高度契合,为全面推行河长制积累了宝贵经验。2016年8月,杜家毫在调研“一湖四水”保护与治理情况时,要求认真总结湘江保护与治理省“一号重点工程”的成功经验,逐步向资水、沅水、澧水和洞庭湖区推广。

这5年,最严格水资源管理制度得以落实。

“节水优先、按方收费”,长沙县桐仁桥灌区率先实行水权改革,“就像林权、土地承包经营权可分到农户一样,水资源也可以分下去,这就是水权,不再是‘大锅水’了。”桐仁桥水库管理所所长易进通俗地说。

“大锅水”变“商品水”的背后,是我省建立了省、市、县三级水资源管理“三条红线”(水资源开发利用控制红线、用水效率控制红线、水功能区限制纳污红线)控制指标体系,严格用水定额管理、水功能区管理、排污口管理,积极开展节水型社会建设、水源地达标建设,对全省334个水功能区、124个水源地以及20个重要省界、25个市州界水体、27个其他重要河流实施监测。全省万元GDP用水量从“十一五”末的204立方米减少到2016年的123立方米。

这5年,河湖水生态保护与修复扎实推进。

一批水清岸绿的生态河流,成为水美城乡的风景线和附近居民的休闲场所。累计治理水土流失面积2442平方公里,新增农村水电装机24万千瓦,重点建设改造国家级水利风景区44个,省级水利风景区76个。长沙、郴州等全国第一批水生态文明城市建设试点工作基本完成,株洲市、凤凰县、芷江等全国第二批水生态文明城市建设试点稳步推进。

洞庭湖区沟渠塘坝清淤增蓄行动持续推进,正在实现“旱能灌、涝能排”的目标,湖区沟渠过流能力、水生态环境明显改善。为此,省级财政2016年投入奖补资金4亿元,安乡县2016年度就完成248条730公里的大中型沟渠疏浚任务。在沟渠网络上,初步实现大中型沟渠连接通畅,小微型沟渠通村达户,形成完整的沟渠网络;在沟渠疏浚上,实现清空见底,坡面整洁,岸线顺畅,建筑物完好,环境同步,管护到位,正在实现“活水”“清水”“蓄水”的总体目标。

省水利厅今年9月发布的《湖南省水资源公报》表明,2016年,全省主要江河上布设水质监测站453个,监测河长10142.3千米。Ⅱ~Ⅲ类水质河长全年期为9961.6千米,占总评价河长的98.2%;全省共监测评价省级水功能区331个,达标301个,达标率为91%。

这5年,我省始终坚持依法管水治水,提升水利公共服务能力。

继《湖南省湘江保护条例》首开全国江河流域保护先河后,新修订的《湖南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水土保持法〉办法》也于2014年1月1日起施行,《湖南省河道采砂管理办法》也建立了“政府主导、水利主管、部门配合”的管理体制。今年,《湖南省饮用水水源保护条例》已经省人大常委会二审,有望年内正式出台。

按照“全覆盖、无盲点”要求,全面落实水行政执法责任制,执法队伍建设不断加强。完成长沙、衡阳省级执法控制点建设和新化、桃源、祁阳水行政执法责任制标准化建设试点任务,稳步实施沅水、资水、澧水及环洞庭区省级执法控制点建设。

引源头活水

改革洪流汇洞庭

改革,中国共产党的鲜明旗帜,当代中国的时代特征,党的十八大以来的鲜明主题。我省水利部门深入贯彻党中央、国务院全面深化改革精神,全面落实省委、省政府和水利部关于水利改革的部署,解放思想,凝心聚力,水利改革工作谱写出新篇章,为水利发展引来源头活水。

2011,乘着中央1号文件关于加快水利改革发展的东风,湖南水利率先在全国开展水利综合改革试点,在此基础上,2014年7月,省水利厅出台深化水利改革实施方案,并成立深化水利改革领导小组,逐年将各项改革任务分解到责任人,加快推动全省水利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改革攻坚,进行了一系列大胆尝试和探索,共推进各项水利改革任务223项,已完成191项,水利发展的体制机制障碍不断破解,行业发展活力进一步释放。

“以前办理水行政审批,需要业主来回跑不同的业务处室,费时费力。现在,只要资料齐全,回家等结果就行了,还可网上实时查询办理进度。”2016年5月23日,在省水利厅行政审批窗口,正在办理水土保持方案审批业务的五凌江永电力有限公司耿女士,明显感受到了办事的方便。

群众少跑腿的背后,是省水利厅水行政审批上演了一出审批事项“瘦身”、审批时限“缩水”、审批服务“塑形”的“变形记”。2016年3月出台的《湖南省水利厅水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实施意见》提出,以进一步简政放权、推进水行政职能转变为目标,以精简前置审批事项为重点,深化水行政审批制度改革,推进投资项目涉水前置审批分类合并实施,改善审批管理方式,优化审批流程,真正实现简政放权。

这5年,通过简政放权,水利部门全面提升行政工作效率。

省水利厅水行政许可项目按照上位制度要求或取消或下放,由16项调整为11项,其中8项分级下放到市县,实现审批事项精简,做到了权力进一步下放,极大加快了工程建设前期工作推进。实行项目审批“一个窗口进、一个窗口出”,对一个项目同一阶段涉及多项或多级审批的,由行政审批窗口指定一个部门牵头实施审批合并办理,水行政审批项目办理时限较法定期限提速三分之一以上。

这5年,通过明晰权责,我省逐步完善水生态文明体系。

将“山水林田湖”作为生命共同体进行系统治理,开展水体确权划界,推进“河长制”,探索城市水利“多规合一”,开展水生态文明建设。

推进水流产权确权试点。印发《湖南省河湖管理范围及洞庭湖区堤防管理与保护范围划界技术导则》,在试点县推广实行。完成了《湖南省河湖管理范围划界确权试点技术方案》及试点县划界成果的初步审定工作,形成全省河湖划界的工作方案和技术方案。

严格河湖管护,以“河长制”促进“河长治”。建立以党政领导负责制为核心、以节水治污控源和生态保护修复为重点、覆盖省市县乡村五级的河长体系,每条河流都有“河长”了。今年,21类重点任务已明确细化到流域、到区域、到河段、到点到人,各项要点工作正加紧推进,“责任明确、协调有序、监管严格、保护有力”的河湖管理保护机制逐渐清晰。

创新城市水利管理机制。选定岳阳市等8个城市开展试点工作,编制了城市水利规划,切实发挥“多规合一”实效,探索城市水利管理新方向、新思路。

推进水生态文明建设。长沙、郴州和株洲、芷江、凤凰等市县,分两批被列为国家水生态文明建设试点,在新宁等地开展了省级水生态文明城市试点建设。

这5年,通过完善制度,我省有效提升水利工程建设管理水平。

积极谋划破解水利工程建设存在的“难题”和“隐患”,在招投标监管、建设管理模式、工程质量监管等方面下功夫、求实效。

创新水利工程招标投标监管,推行电子化招标投标。2015年12月,省水利厅建成了湖南省水利工程电子招标投标系统并投入运行。截至目前,我省省级公共资源交易中心和8个市级交易中心完成了本地交易中心的系统部署建设、实现了招标投标电子化。

推进信用体系建设。加强市场主体信用信息管理,对我省从业的市场主体在全国水利建设市场信用信息平台建立信用档案并公示,目前已公示的从业单位800余家,其中外省从业单位300余家。省水利厅出台《湖南省水利建设市场主体红黑名单管理暂行办法》《湖南省水利工程质量重大事故“黑名单”制度(暂行)》《湖南省水利工程建设责任主体项目负责人质量终身责任制实施办法》,有效规范工程建设市场管理,完善质量监管相关制度。2016年12月8日,省水利厅发布通告,决定将湖南三湘工程管理有限公司等5个市场主体列入我省水利建设市场黑名单,对怀化市水利水电工程总队等12家市场主体分别记不良行为记录一次,并处以罚款、没收违法所得、1年内不得参与水利项目投标甚至注销执业资格等处罚措施。

这5年,通过多方开源,我省进一步完善水利投入稳定增长机制。

公共财政投入充分发挥主导作用。公共财政投资稳步增长,省级财政水利投入实现了逐年递增,今年规模已达45亿元,较2012年增长近6倍。

水利建设融资机制逐步建立。省水利厅分别与建设银行湖南分行、交通银行湖南分行、农业银行湖南分行、国家开发银行湖南分行、农业发展银行湖南分行等金融机构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其中,交通银行湖南分行明确优先支持水利,实行最优惠的贷款利率;农业发展银行湖南分行把支持水利改革发展作为政策性信贷的重点,从农田水利、农村饮水安全等5个方面加大政策性信贷投入。发挥市场对资源的配置作用,建立水利建设项目市场融资机制,已有36家水利投资公司实行资产整合;省水利发展投资有限公司由省财政再注入资金,优化资产结构。

引导鼓励社会资本投资水利。积极开展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PPP试点,引导社会资本参与水利建设,构建多元化、可持续的资金保障机制。将莽山水库立项为国家层面联系的社会资本参与重大水利工程建设首批试点项目,水库枢纽工程建设采取项目法人“投融资-建设-经营-移交”的模式,围绕建立健全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机制,公平公正公开选择投资经营主体,完善政府投资、经营产品定价、财政补贴、金融支持等政策推进试点改革。洮水水库工程项目实行国家投资与引入社会资本建设经营相结合模式,提出了“公益由财政补助,投资由效益弥补,移民由政府包干”招商建设模式,将洮水水库建设和二级电站开发项目、县城供水项目、旅游开发等项目实行“1+3”捆绑式开发,全面实施项目法人招标;汉寿县人饮工程以PPP特许经营权模式,通过公开招标,与北控水务投资有限公司签订建设合同,融资推进建设。

水利三湘气象新。这5年,在三湘大地上绘就的治水画卷,构成了富饶美丽幸福新湖南的新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