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一男童摔伤手 父子俩辗转跑了7家医院

2017/9/24 16:01:45 三湘都市报

9月20日下午3点,长沙市阴雨绵绵。平日的这个时间,李绽应该陪着两岁大的儿子玩耍,或坐在钢琴前为学生授课。而此时,他却半躺在长沙市中心医院三楼留观室输液,头上包扎的纱布刚被拆除。

一周前,他辗转7家医院带子深夜求医,历时近8小时,行程54公里。没想到在一番折腾后,自己和两岁的儿子双双住进了医院。

辗转多家医院,都被建议转诊

说起这段曲折的求医之路,李绽仍是一肚子闷气。

家住长沙市汽车北站的钢琴老师李绽准备装修,部分提前进场的建材摆放在屋内。9月12日晚上6点半左右,两岁儿子皮皮不小心摔倒,右手掌向下撑在尖锐的铁块上,顿时鲜血直流。

年轻父母顿时慌了手脚,抱着儿子便往社区卫生院求助。社区医生见伤口太深,伤势较重,建议转诊上级医院。

晚上7点,李绽和妻子吴芳抱着儿子来到了中南大学湘雅医院急诊科,“值班医生周源查看伤口进行清创处理后,表示医院没有病床收治,建议转诊湘雅博爱康复医院。”

“博爱康复医院不是做康复的吗?附近有解放军163医院,不如去那里看看。”吴芳的哥哥建议。

到达163医院时已是晚上9点,“护士初步诊断了孩子伤口,给急诊值班医生电话通报病情后,拒绝接诊救治,建议转诊儿童医院。”

9点30分,李绽打车来到湖南省儿童医院,“急诊医生以伤口过深可能伤到血管神经,缝合难度大为由建议转诊长沙年轮骨科医院。”

情绪失控,与保安互殴入院

10点,心急火燎的李绽前往长沙年轮骨科医院。这一次医院没有拒收,在迅速办理住院手续后,缴纳预交费用3000元。“医生建议全身麻醉手术,此前在湘雅医院处理伤口只需要局部麻醉,再说刚刚进院就要五六千……”对治疗方式和收费均抱以怀疑态度,李绽提出退款转院,而值班收银人员却并不在岗位上。

焦急等待后,李绽开始变得狂躁起来,在大厅内嚷嚷吵喊。值班保安见状上前阻止,双方由口角冲突发展到肢体斗殴,“他(医院保安)还叫了另一名帮手。” 李绽回忆称,当时他去找医生,等了近30分钟仍没人搭理,加上一整晚的奔波求医,一次一次的被拒,妻子的埋怨,让他情绪失控。

看到丈夫被打倒在地,血流满面,吴芳拨打电话报警。随后,11点24分,120急救中心将李绽送往长沙市中心医院。市中心医院收治了李绽,但急诊科同样拒收儿子皮皮。

凌晨1点半,疲惫不堪的吴芳独自带着皮皮从南往北,奔赴20公里之外的湘雅博爱康复医院。凌晨3点,经过1个多小时的手术,皮皮的伤口终于被成功缝合。

至此,8个小时、54公里、辗转7家医院的求医之旅终于划上句号。

医院

无法治疗建议转诊是对患者负责

一场看似简单的小孩摔倒手裂伤为何如此棘手?求医之路为何如此曲折艰难?记者进行了回访求证。

记者首先联系上湘雅医院急诊科医生周源。“当时初步诊断可能伤到了肌腱神经,在进行简单清创处理后便找骨科医生进行了会诊。会诊结果伤势较重需紧急手术,但医院暂无床位,建议转诊。”

记者随后联系上解放军第163医院9月12日急诊当晚值班的易医生,她表示,“我们医院对儿科尤其是骨伤类能力有限,所以建议转诊省儿童医院。与其在救治不了的医院耽误,不如负责任地转诊至有能力的医院救治。”

湖南省儿童医院为什么也让李绽吃了闭门羹?当晚急诊科值班医生马体栋介绍:“我仔细查看了伤口,很有可能伤到神经血管,一般的小手术缝合我们可以做,但这种难度较高、对孩童手功能影响较大的手外科手术我们做不了。”

长沙年轮骨科医院护理部斐主任则称,“当夜患者家属情绪焦躁,难以沟通,最后因医疗费用未达成一致而转院。”

最后,长沙市中心医院同样以孩子手伤过重,技术能力不足为拒收理由。

声音

缓解医患关系:多一份关爱,多一份信任

李绽带子求医为何如此波折?省卫计委医政处处长高纪平分析,主要原因是医学信息不对称,医患沟通有难度。另外,患者就医预期过高,个别医院和医务人员夸大疗效,助长了不合理就医预期形成。同时,行业不正之风的影响也尤为严重,小病大治的情况仍有发生,加重了医患关系的不信任。

在医生给出明确建议并联系好转诊医院时,如果对医生多一份信任;当徘徊在无助与希望间的患者对于治疗产生质疑时,如果医护人员能多一点耐心、多一份关爱,医患关系就不会如此复杂。

(应受访者要求,李绽、吴芳为化名,感谢市民王先生提供线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