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一间民宿 长沙民宿喜欢“群居” 是离尘不离城的地理空间

2017/9/17 10:49:53 红网

  

撰文/潇湘晨报记者 常立军

如果把长沙的民宿在地图上标注并连接起来,就会发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长沙的民宿基本上是连片成圈的。在城市,它们集中在景区周围,如岳麓山和新民学会;在乡野,它们和长沙自驾旅游圈基本重合,如长沙县北部的乡村旅游区。

这样的现象,说明了民宿的繁衍生息,符合一个以短时间旅行为目的的法则。城市民宿,需要一个“离尘不离城”的地理空间。郊野民宿,则更多地考虑了乡村的田园风景和良好的可到达性。独木难成林,民宿在某个片区的聚集现象,是产业集群效应的体现。

城区民宿,“隐”似乎是一种共同选择

岳麓山周边,是长沙河西城区民宿的扎堆地。

在长沙,岳麓山是一个气质独特的地方。只要一走进去,山间的气息就立刻弥漫过来。各种植物混杂而成的清新,溪水散发出的湿润,历史遗存的古老沧桑,都会让人立刻脱俗。城市中的烟火气,在这里瞬间就消失无踪。有的只是令人迷恋的山野静谧。

这里是长沙城区人文与自然之美融合得最完美的地方。

山不在高。岳麓山只有300.8米,却能名扬天下。人文之盛,是主要原因。从有着“惟楚有材,于斯为盛”的岳麓书院进门,沿着“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的诗意上山,走清风峡。一路上,有隋舍利塔的神秘,有五轮塔的庄严,有清末民初历史大转折时期的波澜壮阔。半山之处,有古麓山寺的钟声回荡,山顶之上,是云麓宫的仙风道骨。从古至今,这里的文化积淀,厚重得让人品读不尽。

就是这样的岳麓山,生长出长沙城区最集中的山间民宿群落。然而,想要找到这些民宿,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隐”,似乎是民宿的一种共同选择。它们大多藏在道路极为复杂的山间民房区或某个小区之内。

在靠近大学城的刷把冲,博尔赫斯诗歌图书馆隐没在大片的民房里。我们能够找到它,要感谢那棵300年的古樟树。那棵树实在是太大了,从很远的地方就能看到它,茂密的树冠覆盖了周围几座房屋。博尔赫斯诗歌图书馆也在它的荫蔽之下。在村里,只要问起古樟树,无人不知。

更加难找的是位于武警医院对面的麓墅。为了找到它,我们在枫林路边的一条小路上来回走了至少三趟。后来联系主人,被告知从路边的那个北京烤鸭店进去即可。我们循着烤鸭的香气,终于找到了目标。原来只是一个路口之差造成的错误。

除此之外,岳麓山下,还有一个以新民学会为中心绕圈而成的民宿聚集区。在这里,有湘遇小筑、天鹅之旅等数家民宿。河西文化地标之一的岁时纪书店也在这里。这一片浓厚的历史文化氛围,与周边的繁华闹市形成了明显的气质差异。

吸引长沙民宿落脚的,不只是岳麓山。与河西岳麓山山间的幽静不同,河东的民宿,多隐藏在老街的繁华之中。

沿着书院路走进马益顺巷,这里是保持着长沙原汁原味风貌的老街。秋日傍晚,阳光正好,街上的人们悠然踱步。即使是摆摊卖货的商家,也不会刻意地去招呼行人。路边盛开着紫茉莉和鸡冠花,一位娭毑正在精心地侍弄着这些花草。由旧公馆蜕变而成的马益顺捌玖就在这里。这是一家以老公馆为基础改造而成的民宿。马益顺巷是长沙的六大公馆群落之一。正是因为民宿的推动,它的保护和利用,才得以进入了一个全新的境界。

不必名山大川,乡间民宿更钟情小山水

长沙郊区的民宿,大致集中在几个区域:以开慧、金井、春华、果园四个镇为主的长沙县民宿群;以莲花镇为主的河西民宿群;以望城白箬铺镇光明村为主的望城民宿群;以雨花区跳马为核心片区的雨花民宿规划区。如果在地图上把它们连起来,就是围绕在长沙的一个圈。

山水田园,是乡间民宿的永恒主题。然而,长沙的郊区,并没有太多名山大川。它们更钟情于“小山水”。

这些“小山水”,多是由低山丘陵和大河的支流构成。基本保持着原生状态的村落,分布在这些“小山水”之上。虽然没有壮丽的景观,但却更富有田园气息。聚集在长沙乡野的民宿,大多选择了这样的地理空间。

在莲花镇桐木村,三家民宿沿莲花河依次排列,在它们背后,是连绵的丘陵。这里是河流谷地地貌。而在长沙县的开慧镇,慧润乡村民宿则选择了一个以山区水库作为民宿的地理空间。飘峰山与水库间的开阔地带,成为旅行者们游玩或露营的乐园。同属于慧润旗下的锡福村福仙居民宿,则将整个山谷地包揽下来。数间民宿依次分布在谷地的坡上,层次分明。

除此之外,我们发现了长沙乡野民宿的另外的一个共性。它们几乎无一例外地建于长沙市的“美丽乡村”示范村。而获得这个名号的村落,全都达到了乡村旅游区的规划标准。风格统一的民居、绿意盎然的植被、平整的道路以及良好的民风,这些,都成为民宿发展的丰厚土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