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人日报:一场与传销斗争的持久战

2017/9/17 10:05:07 《工人日报》

广西壮族自治区北海市建设派出所民警黄宜明还记得半个月前的那个不眠之夜,8月29日凌晨,2133名执法人员对该市传销人员聚集较多的27个小区进行地毯式清查,黄宜明就是执法人员之一。

北海市是我国首批14个沿海开放城市之一,但从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开始,这里出现了传销热潮,一度成了“南派”传销的集中地,一场与传销斗争的持久战,也由此展开。

急于求财最后一场空

事实上,黄宜明的工作早在10天前就已开始。为摸清传销人员的作息时间和人数,这10天里,他和同事们每天都是早晨5点起床,一整天都在蹲守摸排。行动当天,黄宜明与40名执法人员一起出动,凌晨2时10分,他们敲开了第一个传销窝点的门。

房门打开后,首先映入黄宜明眼帘的是3个睡在客厅里被惊醒的男人,客厅茶几上散落着数本传销资料。4个女生住在卧室,衣柜里放满了传销资料和传销交流笔记,这7个人挤在一个空间里生活,却来自不同省份,互不认识。打击传销10年的他见过太多这样的场景,经验告诉他:打对了。

一直到当天凌晨4点,黄宜明所在的分队才结束排查。这次行动北海市共清查传销窝点311个,查获涉传人员1228名,由于需审讯人数数量庞大,不少参与“8·29”行动的民警连续工作了三天三夜。这样的工作状态,他们却早就习以为常。

“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北海传销出现第一波热潮,当时从珠海来了一个传销公司团伙,来了两三千人。” 北海市公安局海城分局局长陈征全已有11年的打击传销工作经验。据陈征全介绍,上世纪90年代初大量外来人员涌入北海,虽然北海市经历了90年代中期的萧条,但该市宜居的环境和北部湾开发的前景,使得仍有数以十万计的外来人员留了下来,不少涉传人员也就此留在北海。

今年是韩彦生活在北海的第6个年头。他个子不高,平日爱穿着普通的T恤衫,和本地人一样,他的皮肤被海滨城市的烈日晒得黝黑,走在人群中,没人察觉得到他外地人的身份,只有在开口说话的时候,带着河北口音的普通话才会暴露出来。

6年多前韩彦创业失败,从深圳辗转到广西另谋营生,在来桂的火车上,他无意间看到了别人遗落在桌子上的一本传销书。一边是创业失败心中的愤懑,一边是传销吹嘘的赚大钱美梦,急于求财的韩彦深信不疑地来了,没想到结局却只是一场空。“大概做了七八个月,主要负责讲课。”为了发展下线,韩彦为其他传销团伙做讲师,做了很久后,不仅没有挣到钱,进传销时统一交的69800元也打了水漂,家里堆着的好几袋子传销书,是传销最后留给他的东西。

饭馆里曾贴满看不懂的“标语”

“最多的时候北海市每天能有近20台大巴车涉嫌违法做‘涉传一日游’,每台大巴车可以拉四五十人。”谈到北海市传销猖狂的日子,北海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反不正当竞争执法科科长沈晶如是说。

在传销犯罪猖狂时期,银滩、北部湾广场、新华书店、长青公园等都曾是传销人员“晨会”的聚集地,传销头目通过“晨会”的形式,对目标人群进行洗脑,甚至就连北海市公安局大楼的三根柱子也曾被传销人员曲解、编纂为传销的三个下线。传销多了,北海市的租房价格开始不正常上涨,那几年,北海市新开了不少饭馆,饭馆里贴满了普通人看不懂的“标语”。

“2007到2008年,我们买的车好,是帕萨特,我们帮他们(传销头目)接送机或者带他们的客人到市内转一转。”《工人日报》记者到达北海市火车站附近进行实地采访,从事客运工作的张师傅给记者说起曾与传销人员“合作”的日子,“跟他们讲好,人来了我们配合他们接人,他们则配合我们带人去假玉器珠宝店购物。”

张师傅坦言,当时传销犯罪的目标下线都是有钱的大老板。之所以和传销人员合作,是因为这些下线购物能力强。

形势严峻之下,北海市组建了打击传销工作专业队,该队伍由公安、检察、法院、工商等部门30多名公职人员与100多名协警组成,专门负责北海市打传工作。正式开始运作后,这只“打传”队伍坚持“每天必打,每打必有成效”,北海非法传销人员总量开始大幅度下降,传销人员对北海市产业的畸形影响也逐渐减小。

“传销佬”少了,房子也就没人租了。2015年上半年,北海市大部分小区房租价格下降幅度比较大,与2014年同期相比,北海市房屋租赁费用约降低50%左右。北海市东峰广场小区的租房价格就曾因传销人员而高涨至2000元,传销人员走后,这里的房价下降到600元也鲜少有人问津。据统计,2016年北海市市打传队共捣毁大型传销窝点54个,清查出租屋5907间,查封3152间,小区查获涉传人员15065人,一群由内蒙古而来的传销犯罪体系从北海市全部撤出。

随着北海市打击传销犯罪力度逐渐加强,北海市传销的数量逐渐减少,张师傅渐渐对传销产生了反感,也没再和传销人员“合作”。

“传销不死,决不收兵”

北海市打击传销的过程中,多种新型传销案件出现,打击传销工作难度也逐渐增加。为了将非法传销彻底赶出北海,北海市打传工作从2017年3月开始下放海城和银海两区,由海城区、银海区政法委分别牵头组织成立区打传队。

权责下沉后,海城和银海两区公安、工商等部门协调逐渐畅通,双拳头“打传”也逐渐显露出成效。北海市连续破获了“五行币”新型传销、“优优良品”微商组织及通过购买虚拟货币发展下线的新型传销。

2017年6月6日,北海市成功收网“2.17”传销大案,一举抓获传销专案涉案人员245名,其中A级传销骨干目标104名,这是北海有史以来战果最为丰硕的打传专项行动,有效挤压了传销活动空间,涉传“一日游”得到有效控制。6月28日经广西壮族自治区综治委批准,对北海市银海区传销问题突出的警示予以取消,北海市不再有因传销问题被自治区综治委警示督办的县区,“8.29”行动后,北海市打传工作再次取得了阶段性的成功。

“北海市的传销犯罪态势是呈波浪式的,与传销犯罪的斗争一直都是拉锯式的。”对于北海市下一步的传销工作,陈征全表示,北海市正在着力打造无传销小区(社区),将已经清查过的小区着力打造成无传销小区(社区),创建一个、巩固一个。

如今的北海市街头,“平安北海”的公益广告牌随处可见,曾蚁集在北部湾一号前“传授交流经验”的人鲜少出现了,《疾风扫阴霾—北海市“6.6”打击传销统一行动纪实》也在北海市区内10块大型户外LED屏连续滚播。在这场与传销团伙的战争中,北海市正发起猛攻,他们带着“传销不死,决不收兵”的信念,将传销犯罪撵出北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