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文“红楼”唱得长沙人情未了

2017/9/17 9:50:10 长沙晚报
英文版歌剧《红楼梦》剧照。本版照片均为长沙梅溪湖国际文化艺术中心大剧院提供
“大胡子”导演赖声川。

长沙晚报记者 范亚湘

“感觉是在诗意与超现实之间游走”,观众看得如痴如醉

“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15、16日,用英文演唱的这首诗《红楼梦》里的诗,由著名华人导演赖声川率领的“梦之队”两度在长沙梅溪湖国际文化艺术中心大剧院唱响。

舞台一隅,一位头发花白、身披袈裟的和尚,独自跪拜、跪坐,继而静思起来。他身后的暗色幕布上,赫然是一块顽石,一旁还题有“石头记”三个字。

“Welcome to my dream!”老和尚忽然开口说,一声英文“欢迎光临太虚幻境”拉开了歌剧《红楼梦》带妆彩排的序幕。黛玉进贾府、宝黛读诗、元妃省亲、太虚幻境、宝玉和宝钗成婚……作为观众,湖南师范大学在读研究生、长沙人张丽雅惊讶得“差点合不拢嘴了,感觉是在诗意与超现实之间游走”。“我早在读小学5年级时就开始阅读《红楼梦》,近年来,几乎每个寒暑假都会重读一遍,每一次都有不同的理解,越读越对中国文化充满了好奇和自信,但我没想到还能像今天一样,把《红楼梦》这个‘中国故事’通过西方音乐讲述得如此曼妙、如此完美!”

英文版歌剧《红楼梦》围绕灵石和仙草的神话展开,它们仿若从天上降落凡间。灵石变成了宝玉,是被宠坏的贾府家业继承人;仙草变成了黛玉,她是孱弱多病、充满诗意的年轻女子,母亲去世后搬进贾府居住。

宝玉和黛玉陷入爱河,但遭到宝玉母亲王夫人的反对,她命令他与宝钗结婚。宝钗是一位美丽富有的女继承人,她与宝玉的联姻将得以偿还贾家欠皇帝的债。宝玉坚决反对,但在高潮部分的婚礼场景中,新娘却被调换,宝玉对黛玉的爱付诸东流……

英文版歌剧《红楼梦》剧情主线定位在宝玉与黛玉、宝钗之间的爱恋纠葛上,伴随着跌宕起伏的剧情、优美动人的旋律、轻灵飘逸的舞美及服装,展现了一个家族的兴衰荣辱和三个年轻生命的悲欢离合。

整场歌剧分为上下两幕,用英文呈现,配有中英文字幕。应用美声唱腔,伴随多种优美的合唱、重唱。中文字幕大量源引原著诗句,使得观众在欣赏美声唱腔的同时,与原著产生极大的共鸣。演出时长约 2 小时 30 分钟。歌剧只保留了宝玉、黛玉、宝钗、贾母、王夫人、薛姨妈和贾元春七个角色。利用虚实相间的舞台设计,还原宝玉的太虚幻境、黛玉葬花等小说中最具有标志性的场景。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洞察全局的老和尚。他是讲述者也是亲历者,将大观园里的故事娓娓道来。当宝玉梦灭剃度,老和尚的角色与宝玉合二为一。

跌宕起伏的剧情之中加入古琴、锣鼓等中国乐器以及江南丝竹、将军令等民族曲调,勾起了观众对《红楼梦》的回忆与憧憬。台上,卖力演出的演员演得如临其境,台下,沉迷的观众看得如痴如醉……

据该剧导演、台湾戏剧大师、《如梦之梦》《宝岛一村》导演赖声川介绍,该剧创作团队均为近年来取得了丰硕成就的华人组成,通过被誉为华人艺术家“梦之队”的创作,历时5年,耗资300多万美元,“从制作内容到制作团队再到舞美设计等方面创造了无数个歌剧之最”。

该剧于2016年9月在美国旧金山歌剧院首演并大获成功,让美国人好好地过了一把“中国传统文化之瘾”,并于2017年在香港艺术节作为闭幕节目演出,轰动香港。时隔一年,来到中国内地演出,仅仅在北京、长沙和武汉演出6场。

“长沙人对文化的追求有一种近乎难以描述的痴迷”

“为何把长沙作为华中地区首演第一站?”一脸大胡子的赖声川笑着说:“很多人可能还不知道,我很看重长沙,也经常来长沙,因为长沙是地理中心位置,如果长沙的戏剧能够得到发展,它就能够成为一个榜样,辐射全国。文化这东西你不能只在北京上海,长沙如果变成一个话剧中心或文化中心,我会更高兴。如果它能超过北京上海我会更开心,因为这表示我们整个文化就起来了。长沙是一座有历史和文化底蕴的城市,我觉得长沙本来就有这个潜力,应该要把它发挥出来。”

赖声川说,演出前几天,他每天起床第一件事就刷微信,“向我的粉丝推荐英文版歌剧《红楼梦》,推介长沙”。“文化”与“本土”,这是赖声川回答粉丝时给长沙做的“评语”。

2007年,赖声川第一次将“话剧”的概念带到长沙,由他导演的《暗恋桃花源》在长沙上演,一票难求。这部话剧在当时创造的热度,也让长沙这座城市第一次对“话剧”有了概念。

2011年到2012年,赖声川的三部话剧陆续在长沙上演,因为满脸胡子的赖声川,已成为长沙人的一张熟脸。《那一夜在旅途中说相声》《宝岛一村》《十三角关系》……2014年,赖声川再次来长沙,带来的是关于“契诃夫”的连台戏:《海鸥》以及《让我牵着你的手》。这几年,在长沙看到有国际大牌之称的赖声川,已不再是什么稀罕的事儿。

“我会不自觉地习惯观察生活。正是通过一次次对长沙的接触,我发现了长沙人的一大特质,那就是长沙人对文化的追求!” 赖声川说,外界对长沙的印象好像就是吃,米粉、臭豆腐、剁辣椒鱼头……“其实远不止这些,长沙人对文化的追求有一种近乎难以描述的痴迷,不管是传统的,还是现代的。文化的要求首先得是对生活有要求,如果你对生活都没有要求,那打打牌、看看电视就消遣过去了,但是长沙人不是,长沙人会要求更多,会要求不一样的东西。所以我感觉长沙整体的氛围是文化的,长沙人想要的更多!如果哪一天长沙出了一些很好的作品,我一点也不会惊讶,因为长沙具备这样的土壤。”

赖声川评价《红楼梦》,“是最能代表中国文化的质地的那部分,可谓中国意境与中国审美的最佳形象代言。”谈起这部歌剧的创作之初时,赖声川说:“它的缘起很奇妙,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当这部经典文学作品改编的歌剧以英语呈现,并打动众多以英语为母语的美国人群时,“中国文化走出去”完成了一次有效的传达。“所以这次《红楼梦》的国际改编,可列入具有象征性意义的文化事件中。”

不过,当见过不少“大场面”赖声川看到长沙观众对英文版歌剧《红楼梦》竟然这样喜爱,难免有些动情和高兴,“都有像长沙人这样对中国文化充满了热衷、自信和支持,未来中国的文化繁荣,都是我们可以预期的!”

“宝玉”是长沙人的女婿,剧中“洋角色”演得那样投入

作为一部中国经典文学巨著,曹雪芹创作于清朝的《红楼梦》早已被改编成电影、电视剧、地方剧,宝黛故事深入中国人的人心,旧时大家庭从繁盛走向衰败的变迁惊心动魄,但用英文演唱全剧还是第一次,实有“开创先河”之谓。可以想见,赖声川等主创人员承受了多大的压力。

不过,作为回报,英文版歌剧《红楼梦》曾在旧金山歌剧院公演6场,上座率达97%,广获好评。“香港、北京的演出也和长沙的情况差不多,场场爆满。”

同样感受到了压力的还有主唱、贾宝玉的扮演者、长沙女婿石倚洁。

石倚洁来自上海,成名于欧洲,从2007年起连续四年夺得国际声乐比赛金奖,常年活跃在世界歌剧舞台上。现在,石倚洁是湖南师范大学音乐学院声乐研究所所长。“之所以出任这个职务,这多少与我堂客是长沙人不无关系!”“贾宝玉”笑着说,毫不掩饰对长沙的感情和交往。但前几年,长沙人只看过他的几次演唱音乐会,“这回我演的是歌剧,而且是大家耳熟能详的贾宝玉。”

“《红楼梦》也叫《石头记》,我姓石,从小到大人家都叫我石头,扮演宝玉,就像我和长沙一样,这真是一种缘分。”在3年前接触宝玉这个角色的时候,石倚洁除了高兴,还有些忐忑不安,“在那之前,因为种种原因,我没有完整地读过《红楼梦》。”对于他而言,最困难的地方莫过于怎么样去演和把握好宝玉这个人?“因为《红楼梦》在中国人心目中的地位非常特殊,每个中国人在心目中都有自己的《红楼梦》,对每一个人物都有一个鲜明的、主观的印象。”

除了石倚洁、武赫、石琳等华人歌唱家,歌剧《红楼梦》中也出现了不少洋面孔,“王夫人”一角便由凯瑟琳·普拉赫特扮演。“其实外国演员比我们演这些角色要简单得多,因为他们并不是特别了解《红楼梦》这个故事,也不完全了解《红楼梦》在中国人心中的地位,他们只需要按照导演说的,按部就班去做就可以了,但不知你看到了没有,他们却演得那样投入!这充分说明了中国传统文化确实具有巨大的魅力,只要一接触,就会让人着迷……”

作为纯粹的观众,张丽雅在看完英文版歌剧《红楼梦》后,有更多的愉悦、欣慰和思考。“我在想,这部剧的成功,意味着中国文化已经不是一个简单走出去的命题了,中国文化本身就是一笔人类的共同文化遗产:既可以对‘纯老外’产生吸引力,同时更对中国人的胃口,让中国人自信满满!”张丽雅希望能以英文版歌剧《红楼梦》为起点,有理由乐见更多的中国经典文学作品成为外文版歌剧、舞剧、音乐剧……

“呵呵,要是将蒲松龄的《聊斋》改成歌剧用英文演唱,将会是什么样的情景?还有,能否把曾国藩、左宗棠等这些湖南人的故事也改写成英文版歌剧?”张丽雅说,当她看到梦幻似的英文版歌剧《红楼梦》舞台时,自然而然地就想到了辛追,想到了2000多年前曾在湘江、沅水一带苦闷徘徊的屈原,和那个站在定王台上眺望思念母亲的定王刘发……张丽雅仿佛还沉浸在英文“红楼”之中,情未了。

具体哪些“中国元素”最容易引起国际共鸣?湖南省社科院文学所负责人刘维说,举凡中医书法武术美食等等,都是妇孺皆知。但文化的输出、交融,也有难易、深浅之别。舌尖上的输出,就比较简单直接;武术的输出,也容易偏于“术”的层面;书法艺术的输出,虽其要在形式美,但象形文字的深奥容易让老外望而生畏。

刘维表示,不是不可以将辛追用英文歌剧的形式搬上舞台,“即使可能有相当的难度,但也应该要有这个自信。据我们了解,现在,越来越多的长沙人喜爱读《红楼梦》等‘四大名著’,这是长沙人对中国传统文化的一种自信……而最紧要的,也是最能代表中国文化坚密质地的部分,当推我们的中国古代文学经典,如《红楼梦》,它可谓中国意境与中国审美的最佳形象代言。还有《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当以英语为母语的人群被这些中国经典文学作品改编的歌剧所打动时,中国文化走出去才算是完成了一次真正的有效到达!”

赖声川:长沙人看完后红着眼睛与我交谈

范亚湘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部《红楼梦》,如何能让这部反映中国传统文化的经典之作走向海外,打动西方观众,是我们一直努力的方向。”赖声川说。

谈起英文版歌剧《红楼梦》的背后,赖声川表示,将《红楼梦》以歌剧形式搬上西方舞台,最初是由美国明尼苏达州一个旨在弘扬和传播中国悠久历史和文化的机构——传龙基金会向旧金山歌剧院提议的。时任旧金山歌剧院院长的大卫·高克利非常热衷于推动新的原创作品,他主动联系到曾获美国“麦克阿瑟天才奖”的美籍华裔作曲家盛宗亮,邀请他作曲及编剧。盛宗亮又找到出生于美国、曾获美国托尼奖的剧作家黄哲伦一起创作剧本。

编剧黄哲伦,托尼奖获得者,出生在美国,不会说中文,通过英文版的《红楼梦》来思考剧情,反而打破了很多局限,把故事切得很小,让整出戏剧有了更大的发挥空间。

盛宗亮最初找到黄哲伦的时候,他并不想要接手。黄哲伦知道《红楼梦》是一部多么宏大的巨著,有专门的“红学会”在世界范围内做多项研究,这会是一项非常艰巨的任务。最终说服他的是盛宗亮对如何浓缩这个故事的设想。中国与西方的文化差异也是对他的另一项挑战。中国文化偏向于含蓄,而西方文化相对奔放,如何将两者平衡,是他的首要任务。

2013年,剧本第一稿写好后,在黄哲伦的建议下,盛宗亮来到上海找到正在排演《如梦之梦》的赖声川,请他担任导演。之前曾经导演过歌剧《西游记》《莫扎特》的赖声川,对导演歌剧并不陌生,便欣然应允。

“导演越早介入越好,会对整部戏的发展大有助益。此时,作曲、作词、导演‘三驾马车’已经备齐。”盛宗亮见到赖声川时第一句话说。再加上后来加入的叶锦添,也是在业内享誉盛名的舞台及美术设计师,曾获奥斯卡最佳美术设计奖。如此阵容强大的创作团队,倾情演绎一个大起大落、凄美动人又荡气回肠的经典中国故事。

《红楼梦》的标准英译本超过 2400 页,是世界名著《战争与和平》的两倍。如何将120回的原著浓缩成2小时30分钟的歌剧?如何让东西方观众同时欣赏歌剧舞台上的中国故事,考验每一位主创人员。

在美国旧金山首演当天,不少观众盛装出席,大多选择了色泽亮丽及做工精细的中式传统服饰。容纳3146人的歌剧院内座无虚席,后排站席还有数十人,谢幕时掌声和喝彩声此起彼伏,应验了主创团队的预估。

擅长在西方舞台上讲故事的黄哲伦和自称已成为半个红学家的盛宗亮大刀阔斧将纷繁复杂的原著人物精简为7个,并以宝、黛、钗三人爱情为主线,交织着贾、薛两大家庭因失皇宠而衰败,最后黛玉投河、宝玉出家……

在黄哲伦看来,无论是政治阴谋还是三角恋爱,都能引起观众强烈共鸣。

盛宗亮表示,就像西方经典歌剧《茶花女》或《托斯卡》一样,任何一部伟大的歌剧都讲述一个精彩故事,即使语言不同。

“《红楼梦》是一部面向世界的作品,相信凄美不幸的爱情悲剧和家族蒙难对所有人都有吸引力。”盛宗亮用新古典主义手法创作这部歌剧,但借用了中国京剧中的乐器镲、锣等,并用古琴来表现黛玉的细腻情感。

服装设计叶锦添,凭《卧虎藏龙》荣获奥斯卡最佳艺术指导,英国电影学院最佳服装设计,来自香港。曾任电视剧《红楼梦》设计,歌剧版也沿用了电视剧中的风格,有些服装具有建筑的廓形,像展翅欲飞的风筝;有的则用轻薄的布料织就而成,当光线透过这些布料,会形成鲜明的层次;还有一些服装非常抽象,使得角色内部的“精神光环”得以展现,美轮美奂……

叶锦添想要表现“新东方主义”美学。在英文版歌剧《红楼梦》中,叶锦添把传统理念作为一个基础,将其扩展到梦的境界。因此它是一半现实,一半想象。为了给这则史诗级的爱情故事一个完美的舞台和服装呈现,叶锦添整整花了两年时间,想要在这些服装中注入一种情感、一种精神和些许哲理,并希望能够寻找一种表达中国传统的新方式。

赖声川说:“《红楼梦》注重爱情,同时包含了中国传统的‘儒释道’精神,这是最中国的元素,也是我们最想表达的部分……这次在长沙演出,有一些长沙人看完后红着眼睛与我交谈,这我觉得非常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