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在世湖南籍飞虎队员陈科志回长沙

2017/9/17 9:34:29 红网

离家81年还是一口地道长沙话

唯一在世湖南籍飞虎队员陈科志回长沙,92岁中英文流利还爱玩微信

正在发言的湖南籍飞虎队老兵陈科志。
9月16日,湖南省贸促会,湖南籍飞虎队老兵陈科志展示自己获得的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组图/潇湘晨报记者 杨旭 此行目的

“我是长沙人,就住在南门口。”11岁离开长沙,如今已经92岁,辗转在外81年,陈科志仍然说得一口地道的长沙话。

9月16日,陈科志从洛杉矶直飞长沙。身为唯一在世的湖南籍飞虎队员,他参加过上百次飞行,两年前被授予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尽管年事已高,他生活依然时尚,主动要求加微信。

潇湘晨报记者 杨杰妮 长沙报道

“来来来,我们加个微信……”9月16日上午,92岁的第二代飞虎队老兵陈科志乘坐飞机从洛杉矶直飞长沙后,稍微收拾了一下,就又出门赶到了省贸促会,这也是他们此行的第一站。见到记者,他不仅长沙话、普通话、英文流利切换,还主动要求加微信,说有信息补充可以微信发过来。

“我是长沙人,就住在南门口”

“我是长沙人,就住在南门口。”虽然11岁就离开了长沙,陈科志仍然说得一口地道的长沙话。这天,他穿着一套深色的西装,胸前挂着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

“飞虎队中,华人大约有3000名,大都是地勤人员,广东人占大多数。现在在世的没几个了,洛杉矶还有一位,身体不太好。我是现在唯一在世的湖南籍。”陈科志说。

讲到当年在飞虎队的故事,陈科志仍然记忆犹新。1942年底,美军14航空队(军)在昆明征青年学生入伍。他由于在香港读书时老师授课都是用英文,说得一口流利的英语,被美军第14航空军录取成为飞虎队一员,分配在昆明巫家坝机场担任美国主机械师的助手,从事战斗机维修与保养工作。

对“驼峰航线”印象最深

“在我记忆深处,驼峰航线绝对是最惊心动魄的。”陈科志说。

1942年5月,日军占领缅甸,并入侵中国云南西部,切断了中国的战略运输线——滇缅公路,中美两国被迫开辟驼峰航线运送战略物资。驼峰航线西起印度阿隆姆邦,进入中国云南航线全长约500余英里,沿途山脉海拔平均5500米,最高海拔7000米,山峰起伏连绵,犹如驼峰。该航线是世界航空史和军事空运史上飞行高度大、气候条件恶劣、最为艰险的空中运输线。

为向中国大后方运送战略物资,陈科志曾100多次乘C-46和C-47运输机飞越危险万分的驼峰航线。“那时的飞机不是喷射式,两个引擎,有时候遇到气流反风向,飞机飞行很慢,运输机设有降落伞,飞到喜马拉雅山相当危险。”陈科志说,自己很lucky,“我参与了上百次飞行,每一次都有飞机在身边掉落。很多次死亡近在咫尺,但最终幸免于难”。

至战争结束,飞虎队以500架飞机的代价,击落日机2600架,击沉或重创223万吨敌商船、44艘军舰、13000艘100吨以下的内河船只,击毙日军官兵66700名,战功赫赫。

受邀见证 芷江飞虎队纪念馆开馆

陈科志说,上一次回长沙,还是在两年前。这一次回来,主要是为了庆祝芷江飞虎队纪念馆开馆。

今年3月起,位于湖南芷江侗族自治县的飞虎队纪念馆启动提质改造。飞虎队纪念馆建于2005年,是中国唯一一座全面反映陈纳德及其率领的飞虎队援华抗战的专题性纪念馆,至今已建成12年时间。

“馆内陈列12年未更新,加之原有陈列的资源和技术水平有限,展示内容不够充分、手法较为单一。”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受降纪念馆、湖南芷江飞虎队纪念馆馆长吴建宏表示,提质改造后的飞虎队纪念馆会从过去的三个部分增至七个部分,展出2016年底在“美国纪念珍珠港事件75周年之飞虎队之夜活动”中征集到的80余件珍贵物品,以及近年从海外、台湾等地区征集到的飞虎队员原物。

同时,还将新增中美两国官方纪念表彰飞虎队、中国籍飞虎队员档案,中国籍飞行员烈士名册,苏联援华志愿航空队历史和驼峰航线等内容。这一次回湖南,陈科志就是受邀来见证飞虎队芷江纪念馆重新开馆迎客的重要时刻。

此行中,陈科志还有另一个身份,那就是美国洛杉矶湖南总商会荣誉会长。此次跟陈科志一起回到湖南的包括美国洛杉矶湖南总商会会长段成金等一行10人。段成金是湖南怀化人,这次随行的也有不少企业家,都是在外打拼的湖南人,希望能够回家乡寻找投资机会。“我们也是来经贸交流的,希望能够寻找更多合作机会。”

此外,他们还将参加在长沙举行的九一八纪念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