铭记历史就是前进的动力——哈尔滨“七三一”受害者祭奠活动侧记

2017/9/16 20:15:22 新华社

新华社哈尔滨9月16日电 题:铭记历史就是前进的动力——哈尔滨“七三一”受害者祭奠活动侧记

新华社记者杨思琪

“我们怀着沉痛的心情,悼念在日本侵华战争中受害的同胞,缅怀历史,珍爱和平。”78岁的人体实验受害者家属张可伟说。

9月16日9时30分,由哈尔滨市委宣传部主办,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罪证陈列馆和哈尔滨市平房区人民武装部承办的七三一受害者祭奠活动在七三一部队人体实验中心—“四方楼”遗址内举行。

此次“七三一”受害者祭奠活动现场,天气阴沉,一片静默。在一排排花圈映衬下,被炸毁的断壁残垣显得格外肃穆。

1931年,九一八事变爆发后,东北全境陷于日本帝国主义的铁蹄之下。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在哈尔滨建立基地,从事人体实验研究,并实施细菌战。

张可伟的父亲张慧忠就是人体实验受害者之一。张可伟说,父亲16岁入党,曾在国际反帝情报组牡丹江情报站工作,是国际反法西斯战线的一名电报员。

1941年,发现电报信号的日军把电报点围堵,父亲被日本宪兵队捕获,经过多次刑讯后,被特别移送至七三一部队,成为“活体实验材料”。

“当时叫‘马路大’,日语意为‘扒了皮的木头’,一个活生生的生命变成了没有尊严的编号,这是对生命的蔑视。”张可伟说。

那时张可伟两岁,弟弟只有几个月大,兄弟俩曾和母亲一同被抓进日本宪兵队,被关押一个多月之久。

“进了‘七三一’,就没有活着出来的。”张可伟说,父亲遇难时年仅31岁,这些年他一直在找寻与父亲有关的印记。

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罪证陈列馆馆长金成民介绍,在七三一部队,至少3000人被用作人体实验材料残害致死,有20万人在细菌战中饱受迫害。

“这不仅是我们一个家庭的惨剧,更是整个民族曾遭受的屈辱。”张可伟说,要让子孙后代铭刻这段历史。

恰逢第17个全民国防教育日,前来参加爱国主义教育活动的哈尔滨市第八十四中学初三学生李秉燃说:“我们都应该牢记日本帝国主义给我们带来的伤痛,为祖国的美好明天而奋斗。”

据介绍,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罪证陈列馆多年来致力于七三一部队人体实验受害者遗属寻访、取证及慰问工作,依据档案资料和见证人口述,累计寻找到40多位受害者遗属。在翻阅档案,结合史实认真考证的基础上,已为其中3位受害者成功申报为烈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