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慢读丨从单身潮到程序员自杀,一部婚恋网发展史

2017/9/17 9:28:52 红网

近日,WePhone开发人苏享茂“因被前妻勒索1300万后跳楼”的事件在网络持续发酵。

这名身家千万的创业公司CEO和前妻翟某欣相识于世纪佳缘婚恋网站,短暂相处后闪婚闪离,最后以“终结生命”收场。

翟某欣(左)和苏享茂(右)

在这场悲剧中,婚恋网站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原本,婚恋网意在给闭塞的现实空间搭建便捷的交友桥梁,不知从何时起,它掺杂了“骗婚骗财”的沙砾?为弄清这一答案,今天,我们有必要梳理一番婚恋网的成长史。

网恋最火的那几年,婚恋网悄悄成立

追溯婚恋网的源头,避不开其母胎雏形——网恋。

千禧年前后,PC电脑逐渐走近千家万户。

此时,中国改革开放已有20年,国家渐渐富裕,城市青年们勇敢地追逐自由、快乐和爱情。那些年,中国经历了第三次单身潮。

QQ聊天室和文字游戏论坛的出现,给有条件接触互联网且有闲暇时光的人,提供另外一片天地。

在虚拟世界里,红男绿女,取着个性张扬的“网名”,隔着屏幕,靠着炙热的文字,来揣度对方心思、进行情感交流。

那时候,没有太多时间去考察对方的家世、资产等硬件条件,“聊不聊得来”才是至关重要的。线上聊得来,才会有线下煲电话粥、一次打爆一张电话卡的情况,才会有坐绿皮车十多小时、辗转多个城市会“网友”的浪漫故事。有的网恋情侣甚至步入婚姻殿堂,传成一段佳话。

正在那时,2003年,中国第一家婚恋网站——世纪佳缘成立。三年后,世纪佳缘、嫁我网、百合网等,都拿到了风投。

逐渐的,通过网络找对象不但在民间十分时髦,还得到官方的“盖章认定”。

小品《将爱情进行到底》。

2007年春晚舞台上,潘长江的小品《将爱情进行到底》,讲述一对离婚夫妻、在网络世界却再次恋爱的故事。这个节目,以国家电视台的高度,正面肯定了“网络爱情”的有趣、神秘、浪漫和唯美,似乎在暗示“这种方式,你值得拥有”!

剩男剩女遭逼婚,婚恋网迎来井喷

2010年前后,中国经济发展再次走高,婚恋网也迎来了发展的春天。

此时,社会大环境发生急剧变化。

伴随房价持续走高,人们越来越看重婚姻中的物质条件。

一档火遍全国的电视相亲节目,贡献了一句贴合时代的名言——“宁愿坐在宝马车里哭,也不愿坐在自行车后笑”;外加一档现象级的电视剧《蜗居》,其“陪男友打拼好几年,不及恋上事业有成已婚男”的戏码,让看客们在愤怒之于,又多了一分对现实的无奈。

《蜗居》剧照。

而婚姻,正是人生越级的绝佳机会——几乎没有人不认同“干得好不如嫁得好”。

这一时期,人们对婚姻的焦虑和渴望,集中反映在各大节日。甚至,节假日成了逼婚日相亲日,“剩女如何怼七大姑八大姨逼婚”“租个男/女友回家过节”等攻略帖,像有规律的涨潮,时不时填满网格。

婚恋网站在这时呈现井喷发展,报纸、电视、公交车站,随处可见婚恋网广告的身影。

2014年春节,百合网一个“因为爱不等待”——女主被奶奶频繁问“结婚了吗”的广告,成为一时热点。尽管广告的三观饱受争议,但不可否认的是,婚恋网已成为当时人们极其重要的交友方式。

百合网广告。

一个标志性事件是,明星胡彦斌也在婚恋网实名征婚。这让很多人看到新的希望,名人注册,还是实名,婚恋网比起其他社交网,似乎更严肃、更认真,是真正“以结婚为目的而谈恋爱”的网站。反正,这也只是认识人的一个渠道,不合适也不会少一块肉,于是,抱着这样的心态,许多人默默打开页面,填写起年龄、身份、职业等信息……

第四次单身潮来袭,婚恋网却有些鱼龙混杂

时间不知不觉来到2015年。

这年年底,国家民政部数据显示,中国单身人口已达到2亿,第四次单身潮正面来袭。

与此同时,中国的富豪人数也迎来历史最高。胡润研究院的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5月,中国大陆拥有约134万千万富翁,其中,北京每百人就有1.1个千万富翁,简直是一块广告牌掉下来,就有可能砸中一个富翁的节奏。

经济条件越来越优渥的人们,对爱情的期待也渐渐超越了物质的束缚。他们有资本、有能力拥有纯正的爱情,音乐、电影、文学作品和广告商,也不遗余力歌颂爱情的美好和伟大。再加上移动互联网的发展,人们靠一部手机,就能随时随地和网上对象交流。

于是,越来越多的人走出传统相亲模式,加入网络相亲大潮。

图/视觉中国

然而,现实却逐渐与愿望背道而驰。

一个事实是,有关“网络骗婚”的现象层出不穷。在百度输入关键词“婚恋网站、诈骗”,查到相关结果就有近200万条,其中涉及“酒托”“花托”等多种形式。

毫无疑问,苏享茂遭遇闪婚闪离索赔精神赔偿费等离奇情节,只是这群受害人中的一个。其前妻“年龄、婚史、工作”等信息不实,将婚恋网站审核会员资料时漏洞暴露无遗。这也从侧面再次反映,野蛮生长了多年的婚恋网,急需加强引导和管理。因为,如果再不加以重视,苏享茂的悲剧肯定不会是最后一个。

文丨许敏